您的位置 : 邻家小说网 > 小说库 > 朕,大腿,抱

更新时间:2021年10月30日

朕,大腿,抱(故人旧友)最新章节_朕,大腿,抱全文在线阅读

朕,大腿,抱

作者:故人旧友分类:都市小说类型:都市言情

上辈子表姐占了她的宅子,救了皇上。那么她这辈子绝对不会让这样的机会溜走。不过吴祈萱好像脑子不太好使。真龙躺在柴房动也不能动,眼睁睁的看着自家宝去给那个替身靶子献殷勤。朕!大腿!金的!他!大腿!碳烤猪蹄!小姑娘你看准人抱!《宿主事业心太重[快穿]》系统是崩溃的,我让你过来攻略人,并不是让你来创业的!“你再给我干一行爱一行试试?”“没让你拿销售第一?”这样都能攻略成功?随你随你=作者专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晚上的,一束明亮的光直接照亮了大半个吴府。像是点燃了烽火台一样,刚才还万籁寂静的夜晚瞬间嘈杂了起来。

吴祈萱在窗户口看着远处的火光,此时井里头几乎没有水,用来救火的是一袋又一袋的沙土,她却不知道沙土的效果如何,大约半个时辰之后,那能够照亮半个吴府的火光终于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浓浓的黑烟。

“小姐……”流风轻轻走到了祈萱的背后,给她披上了一件外衣:“火已经扑灭了,您一晚上光看着火势也不曾休息一会,奴婢伺候您睡觉吧。”

吴祈萱看着天边泛起鱼肚白,哪里还有什么补觉的心思:“天都亮了,还睡什么。等着吧,一会且有的闹腾。”

“就是这样,小姐才更应该歇一会。”流风上前关上了窗户,转身扶着吴祈萱的肩膀往后退了两步:“好歹眯一会,到时候无论谁闹腾了才有心劲去收拾他们啊。”

她半推着将吴祈萱推到了穿上,给蹲下给她褪下了鞋袜:“就一个时辰,奴婢听着慈恩院的动静,有消息了就将您唤起来。”

“好流风,我此时心里头装着事情,你就是让我睡,也睡不着的。”吴祈萱也知道流风心疼自己,半推半就的倒在了床上,她脑袋确实也有些昏昏沉沉的。

“奴婢给小姐点上安神香,小姐一定能睡着的。”

流风说着便要将香炉打开,立刻点上了香,怕小姐反悔似得,只是那点完香的手指略微还有些颤抖,她生怕吴祈萱发觉,自是不敢转过身子来,只敢听着更漏声音滴答滴答的响着,每一声都是过的如此的漫长……

直到听见了绵长的呼吸声,流风着提着的心才算是放下一截来,忙不迭打开香炉盖子灭掉那点了许多的安神香,这才将鼻中的布条取出,正欲出去禀报,忽然看见房门开了一条小缝,早间清冽的风吹进来撩动了幔帐。

这时,赵氏从屏风后面绕进来,穿的还是昨日那一身的绣染襦裙,眼底略微的有些发青,想必还不曾就寝。

“正要跟的夫人禀报。”流风轻声的说道:“燃了安神香,小姐已经睡了。”

赵氏点了点头,绕过流风去看床上的女儿。她的女儿平日里将养的极好,得了家人所有的疼宠却并没有养成刁蛮任性的性子,反而懂事有礼,她本就是庶女的女儿,有了萱姐儿之后,不愿意她有一丝一毫的委屈。

可是为什么她不过离了萱姐儿五日,她就变成了事事谨慎,字里行间都是算计?赵氏经历过那些勾心斗角的后宅日子,自是不愿意女儿重蹈覆辙的,她根本没有教过萱姐儿这些,那么她又是从何处学来的?

赵氏身手去摸萱姐儿就连睡觉都紧紧皱着的眉头,轻轻给抚平了,她的萱姐儿遭遇了什么变成这样她不得而知,但是肯定和赵府的那个赵铂芸脱不了关系。

但凡想想能从那个赵铂芸嘴里面吐出来的话,她就恨不得将赵铂芸撕成两半扔出府去。

“娇娇。”赵氏的语气很轻,就像是哄她睡觉到将要睡着时候可以放低的语气:“将外祖母和表姐赶出府去,这个罪名你不能担,你还小,不知道名声对于一个姑娘有多重要,但是娘不在乎。”

赵氏的声音依旧是很低,低的在一旁的流风都听不到,仿佛是说给自己听的:“娘为了你,什么都不在乎。”

她忽然看向站在一旁的流风:“辛苦你了,你也去休息吧。萱姐儿今日想必睡得熟,不需要起夜的。”

流风行了礼,她自然也担心小姐,根本没有回房睡觉的心思,她早就想好了是在困得不行了就在旁边的塌上稍微眯一会,这样小姐若是醒来有什么吩咐、又或是责骂,她也都能听着,伺候着。

只是夫人也是一夜没睡:“奴婢斗胆,不知小姐醒来若是问夫人何处去了?”

“我没事,又不是拿刀枪跟人家拼命。等萱姐儿醒来之后,她想去哪就去哪,她担心的事情,那时候我这个当娘的也应该给她解决了。”

赵氏果真是拼了以后的名声来给她女儿善后的,她说罢就去了慈恩院,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就算是赵氏有心瞒着,也拖延不了多久,她到哪里的时候:太太王氏正由丫鬟服侍着穿衣,想去尽地主之谊看看亲家沈氏。

“太太。”赵氏刻意屏退了左右,甚至院子里面的人也都赶了出去:“太太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情,倒是亲家,才在山上受了惊,如今我府内又出现了这样的事情,未免又要受惊。”王氏忽然看向儿媳赵氏:“我吴府怎么会发生烧粮这样的事情?你可查清楚了?”

“媳妇将昨日守夜的人都叫来询问了。”赵氏看向那无风自动的门帘,音调依旧不改,不过稍微往那处借着行礼的姿势站了站:“他们都说自己是忽然不知怎么就晕倒了,等醒过来的时候粮仓已经火势冲天,等灭了火才发现,大部分粮食已经被偷走……”

“被这么一烧,府内供咱们主子用粮食不足三日,还需想法子采买才是。”

王氏也是见过外头乱的连一碗粥都能闹出人命的景象,叹了一口气:“外头现在人人自危,哪里能买到粮食啊。不如问问亲家……”

“太太!”赵氏忽然大声说道:“您还不明白么?若是那些饿疯了的人串通了府上家丁来偷粮,他们大可以悄无声息的,为何要火烧粮仓?”

“这分明是在给我们下马威。如同在梵业寺外头的那群反贼在寺外叫嚷一样,咱们又哪里有护卫的僧人?他们是冲着母亲来的,铂芸她施粥事小,可是她这是等同于告诉全城,她巡抚千金在咱们府上住着。不然为何光烧离着夫人最近的东粮仓,那群反贼的残忍太太你也是见过的。”说道此时,赵氏的嗓子已经出现了哭音:“今日是火烧粮仓,明日若是误伤了萱姐儿笙哥儿,那我也不活了啊太太。”

她这么一通吓得王氏也没了分寸:“那你说我们该如何?若是将亲家请离这件事情是万万不可。”王氏她一家子都是武将出身,从小而濡染沾染了一身侠义心肠,若是在危难关头将亲家丢下这样的事情,她是万万不可能做出来的。

殊不知赵氏要的就是她这样反对的态度,若是两人都上赶着将沈氏赶出去,倒有些刻意了。

“那我们走啊,太太。”赵氏生怕沈氏不答应一样:“媳妇都已经想好了,咱们现在就去梵业寺,一来梵业寺僧人会武,能保护的了我们,再者梵业寺交了香油钱之后自然是不会短了咱们的吃喝。”

“更何况那群反贼才在梵业寺闹了事情,一时之间绝不会再闹。”

王氏皱着眉头,这个祖宅是祖上传下来的,又如何能这样弃置?正欲说:要去的话你带上萱姐儿和笙哥儿一同去躲躲,我老太婆一条贱命,就在此守着。

谁知她一个字还不曾说出来,她门口那藏青色的帘子被怒气冲冲的一掀,沈氏扶着赵铂芸的手就走了进来,只盯着赵氏恶狠狠的看着:“真不愧是我养的好女儿,要将嫡母往火坑里推?”

“亲家,你们吴府不欢迎我,我一个老太婆也不让你为难。”沈氏做足了姿态:“今日我们祖孙二人本就是来辞行的,却不曾想听到这些……”

来辞行?沈氏不让赵铂芸乱说话,赵铂芸便一个字都不敢说了,只是奇怪的看着沈氏,明明来之前来说定然要借此事让王氏将吴府让出来。

怎么在门口听了一会,初衷就变了?

沈氏这话自然说的是坚定不已,还不等的王氏劝说,气势汹汹的扭身就走。

赵铂芸实在是忍不住在回去的路上轻轻的问祖母:“祖母,我们这一走去哪啊?”

去哪?赵氏刚才不是都给咱们找好了地方么?赵氏在屋内所说的话每一个字都说到了她的心坎上,原先是来兴师问罪的,现在人家主家都不敢住了,可见这个地方的确不是个容身之所。

沈氏本想回答,忽然看见鬓角凌乱正在往这里跑的吴祈萱,她看到沈氏二人,吓得倒退了一步,似乎回过神来,连忙要行礼:“外祖母,表姐。”

沈氏扯出了一抹笑容:“是你母亲叫你过来的?”

她这外孙女这么匆忙的跑来,定是她那个好女儿将她叫来的,她若是晚去了一会那肯定人去楼空。原先只是信了八成,现在确信了个十成。

吴祈萱眨了眨眼睛:“外孙女是来给祖母请安的。”

请安?衣服都皱成这个样子,头发散乱的去请安?沈氏笑容不改:“那你快去请吧,别让你祖母久等。”

吴祈萱越想越不对,她抓紧跑到了王氏的房间里:“祖母,我刚才看到外租母……”

她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室内的气氛有些不对。还不等她细想,赵氏遍抢着说道:“娇娇,你刚才看到你外祖母了?她刚才来辞行,我们正要去送送……”

“是么?”想着昨晚烧粮仓时候莫名消失的守夜仆从,她此时简直高兴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连忙上前抱住祖母:“祖母,太好了。我们护住吴府了。”

可是她的欣喜却不曾传给王氏半分:“你很高兴?”

“这一切都是你的主意,你还拿你母亲做挡箭牌?我却不知道我这把老骨头会不会有朝一日,被你用同样的理由弃掉。”

祖母从未与她说过这样的重话,吴祈萱愣了神,还是赵氏拖着她跪在地上:“太太,这一切都是媳妇的主意,萱姐儿她不过还是个孩子,又怎么能想到这些?”

“昨日她所说的那些,你当我没有听到么?”王氏看着跪在地上的吴祈萱,她不生赵氏的气,她知道赵氏是庶女,从小就是在那些阴私里头滚出来的,可是萱姐儿不一样,是她捧在手心上,一个字一个字教她念的,吴祈萱如此的行为,无异于再告诉她,她所教的仁义礼信全都没有被吴祈萱记住哪怕是一个字:“你可知你这是不孝!”

“我的孝道仅限双亲和祖母您一共三人。”吴祈萱虽然跪着,背部却是挺的极直。眼泪一颗一颗的从她的眼眶中流出:“吴府祖宅是祖母的命根子,我定不会让外祖母夺了去。”

“所以你就为了一个猜测,用这么阴私的法子?”

“但凡有一点可能,都不可以!”她忽然红了眼眶,被夺去祖宅一家人流离失所过的日子一幕幕的出现在她的眼前:“我舍不得祖母受苦。”

吴祈萱抿着唇:“母亲也是为了保我,还望祖母不要怪罪母亲。”

“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不会罚你么?”王氏说道:“你给我去祠堂好好反省反省!你去问问祖先,他们认不认同你的做法。”

吴祈萱狠狠地磕了个头,声音大的直让王氏的心也跟着为之一颤。

她这孙女向来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的,何时擅自做主过?此事做的太多阴险,她决不能让孙女从此之后成了一个只顾着自己的阴险狡诈之人。

“你别怨恨你祖母。”赵氏连忙说道:“你祖母她也是为了你好。”

吴祈萱噙着泪水看了王氏一眼“祖母对孙女的期许,希望孙女虽为女子,但是也要成为一个光明磊落无愧于心之人。孙女记着的……”

她缓缓的叩头在地:“孙女无愧于心。”

“还不快去给我跪着!”

那祠堂吴祈萱除去每年的祭拜,上下两辈子加起来因为被罚也就进去过两次。这是第二次……

却道是熟门熟路的点燃了火烛,寻来了软垫,稳稳的跪了上去。不一会却闻到一股血腥味,她心觉不好,寻来一根棍子将桌帘撩开,一个被血衣裹着的人出现在她的眼帘。

“不是吧,又是你?”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