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邻家小说网 > 小说库 > 尘埃落定

更新时间:2021年11月26日

尘埃落定(阿来)最新章节_尘埃落定全文在线阅读

尘埃落定

作者:阿来分类:历史小说类型:历史军事

一个声势显赫的康巴藏族土司,在酒后和汉族太太生了一个傻瓜儿子。这个人人都认定的傻子与现实生活格格不入,却有着超时代的预感和举止,成为土司制度兴衰的见证人。小说故事精彩曲折动人,以饱含激情的笔墨,超然物外的审视目光,展现了浓郁的民族风情和土司制度的浪漫神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22.英国夫人

我的叔叔和姐姐回来了!

叔叔从印度加尔各答。姐姐从英国。

姐姐先到了叔叔的印度,再和他经西藏回到了家乡。他们下马,上楼,洗去尘土,吃了东西,我都没有轮上跟他们说一句话。只是清清楚楚地看见了他们。叔叔那张脸叫我喜欢

他的脸有点像父亲,但更圆,更有肉,更多笑意。照我的理解,他不是什么都要赢的那种人。不想凡事都赢的人是聪明人,说老实话,虽然我自己傻,但喜欢聪明人。说说我认为的聪明人有些吧。他们不太多,数起来连一只手上的指头都用不完。他们是麦其土司,黄特派员,没有舌头的书记官,再就是这个叔叔了。看,才用了四根指头,还剩下一根,无论如何都扳不下去了。我只好让那根小指头竖在那里,显出很固执的样子。

叔叔对我说话了,他说:“小家伙玩指头呢。”他招招手,叫我过去,把一个宝石戒指套在了那根竖着的手指上。

母亲说:“礼重了,叔叔的礼重了,这孩子会把宝物当成石头扔掉的。”

叔叔笑笑:“宝石也是石头,扔掉就算了。”他又俯下头问我:“你不会把我的礼物扔掉吧?”

“我不知道,他们都说我是个傻子。”

“我怎么看不出来?”

父亲说:“还没有到时候嘛。”

这时,姐姐也对我说话了,她说:“你过来。”

我没有马上听懂她的话,想是又到犯傻的时候了。其实,这不是我犯傻,而是她说自己母语时,舌头转不圆了。她完全知道那句话该怎么说,可舌头就是转不过来。她含糊不清他说:“你过来。”我没有听清她要说什么。但看到她对我伸出手来,是叫我到她那边去的意思。在此之前,她给我们写的信口吻都十分亲密。就比如说我吧,她在信里总是说:“我没见过面的弟弟怎么样,他可爱吧。”再就是说,“不要骗我说他是个傻子,当然,如果是也没有什么关系,英国的神精大夫会治敲他。”母亲说,小姐是好人,她要接你去英国。现在,这个好人姐姐回来了,说了句含糊不清的话,然后对我伸出手。我走到姐姐面前,她却不像叔叔一样拉住我的手,而是用手和冷冰冰的眼光把我挡住了。屋子里很暖和,可她还戴着白白的手套。还是叔叔懂她的意思,叫我用嘴碰了下她的手背。姐姐笑笑,从皮夹里拿出些花花绿绿的票子,理开成一个扇面,递到我手上。叔叔教我说:“谢谢夫人。”

我问:“夫人是英国话里姐姐的意思吗?”

“夫人就是太太。”

姐姐已经嫁给英国一个什么爵爷了。所以,她不是我姐姐,而是太太,是夫人了。

夫人赏我崭新的外国票子。都是她从英国回来,一路经过的那些国家的票子。我想,她怎么不给我一个两个金币,不是说英国那里有很漂亮的金币吗?我想,她其实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她。过去我想见到她。那是因为常常看到她的照片。看照片时,周围的气味是从麦其家的领地,麦其家的官寨的院子里升起来的。但现在,她坐在那里,身上是完全不同的味道。我们常常说,汉人身上没有什么气味,如果有,也只是水的味道,这就等于说还是没有味道。英国来的人就有味道了,其中我们相像的是羊的味道。身上有这种味道而不掩饰的是野蛮人,比如我们。有这种味道而要用别的味道镇压的就是文明人,比如英国人,比如从英国回来的姐姐。她把票子给了我,又用嘴碰碰我的额头,一种混合气味从她身上十分强烈地散发出来。弄得我都差点呕吐了。看看那个英国把我们的女人变成什么样子了。

她送给父亲一顶呢绒帽子,高高的硬硬的,像是一只倒扣着的水桶。母亲得到了一些光亮、多彩的玻璃珠子。土司太太知道这种东西一钱不值。她就是脱下手上一个最小的戒指,也可以换到成百串这种珠子。

叔叔后来才把礼品送到各人房间里。除了戴到我手上的戒指,他给我的正式礼物是一把镶着宝石的印度宝剑。他说:“你要原谅我,所有人里,你得到最少的礼物。小少爷的命运都是这样的。”他还问我,“孩子,喜欢自己有个叔叔吗?”

我说:“我不喜欢姐姐。”

他问我:“哥哥呢。”

我说:“他以前喜欢我,现在不了。”

他们并不是专门回来看我们的。

他们回来时,汉地的国民**和共产党都跟日本人打起来了。那时的中央**已不在我们祖先去过的北京,而在我们不熟悉的南京。**活佛也去了那里,所以,我们认为国民**是好**。藏族人的伟大活佛不会去没有功德的地方。我的叔叔做从印度到西藏的生意时常到日喀则,伟大**的札什伦布寺就在那里。因为这个原因,他的生意也跟着做到了南京。叔叔还捐了一架飞机给国民**,在天上和日本人打仗。后来,国民**失去南京。叔叔出钱的飞机和一个俄国飞行员落到了被条天下最大的河里。叔叔是这么说的:“我的飞机和苏联小伙子一起落在天下最大的河里了。”**活佛想回西藏,叔叔带上资财前去迎接,顺便回来看看家乡。我看得出来,这时,就是父亲让位给他,他也不会当这个麦其土司了。

当然,他对家里的事还是发表了一些看法。

他说,第一,从争斗的漩涡里退出来,不要再种鸦片了;第二,他说,麦其家已经前所未有地强大,不要显得过于强大。他说,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土司不会再存在多久了。总有一天,西部雪域要倒向英国,东边的土司们嘛,自然要归顺于汉人的国家;第三,在边境上建立市场是再好没有的想法,他说,将来的麦其要是还能存在,说不定就要靠边境贸易来获得财富了;第四,他带侄女回来是要一份嫁妆。

父亲说:“我把她给你了,你没有给她一份嫁妆吗?”

叔叔说:“要嫁妆时,她巴不得再有两三个有钱的老子。”

父亲说:“看你把她教成什么样子了。”

叔叔笑笑,没有说话。

姐姐的表现叫一家人都不喜欢。她要住在自己原来的房间,管家告诉她,这房间天天有人打扫,跟她没有离开时一模一样。但她却皱着鼻子,里里外外喷了好多香水。

她还对父亲说:“叫人给我搬台收音机来。”

父亲哼了一声,还是叫人搬了台收音机给她,叔叔都没想到她居然从那么远的地方带了电池来。不一会儿,她的房间里就传出怪里怪气的刺耳的声音。她把收音机旋钮拧来拧去,都是这种声音。叔叔说:“你省省吧,从来没有电台向这个地方发射节目。”

“回到伦敦我就没有新鲜话题了。”她说,“我怎么出生在这个野蛮地方!”

土司愤怒了,对女儿喊道:“你不是回来要嫁妆的吗?拿了嫁妆滚回你的英国去吧!”

哥哥闻讯从北方边境赶回来了。说来奇怪,全家上下,只有他很欣赏姐姐,在我们面前做出这个英国夫人才是他真正亲人的样子。可亲爱的姐姐对他说:“听说你总去勾引那些村姑,一个贵族那样做很不体面。你该和土司们的女儿多多往来。”哥哥听了,哭笑不得。好像她不知土司的女儿们都在好多天驿马的路程之外。并不是有月亮的晚上一想起,抬腿就可以走到的。

他恨恨地对我说:“麦其家尽是些奇怪的人!”

我想附和他的意见,但想到他把我也包括在内就算了。

姐姐口来一趟,父亲给了她整整两驮银子,还有一些宝石。她不放心放在别的地方,叫人全部从地下仓房里搬到了四楼她的房间里。

父亲问叔叔说:“怎么,她在英国的日子不好过吗?”

叔叔说:“她的日子好得你们不能想像。”叔叔说,“她知道自己不会再回来了,所以,才要这么多银子,她就是想一辈子过你们想都不能想的好日子才那么看重那些东西。”

父亲对母亲说:“天哪,我不喜欢她,但她小时候还是讨人喜欢的,我还是再给她些金子吧。”

母亲说:“反正麦其土司种了几年鸦片,觉得自己比天下所有人都富有了。”

土司说:“她实在长得像她母亲。”

土司太太说:“金子到手后,她最好早点离开。”

叔叔说:“你们不要心痛,我给她的东西比你们给她的东西多得多。”

姐姐得到了金子后,就说:“我想上路了,我想我该回去了。”

土司太太说:“夫人不再住些时候?”

姐姐说:“不,男人离开女人久了,会有变故的,即使他是一个英国绅士。”

他们离开前,姐姐和哥哥出去散步,我和叔叔出去散步。瞧,我们也暂时有了一点洋人的习惯。哥哥有些举动越来越好笑了。大家都不喜欢的人,他偏偏要做出十分喜欢的样子。

他们两个在一起时,说些什么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我和叔叔散步却十分愉快。他对我说:“我会想你的。”

我又一次问他:“我真是个傻子吗?”

叔叔看了我半晌,说:“你是个很特别的孩子。”

“特别?”

“就是说,你和好多人很不相同。”

“我不喜欢她。”

叔叔说:“不要为这事费脑子了,她不会再回来了。”

“你也不回来了吗?”

叔叔说:“我会变成一个英国人吗?我会变成一个印度人吗?不,我要回来,至少是死的时候,我想在这片天空下合上双眼。”

第二天,他们就上路走了。叔叔不断回头。姐姐换了一身英国人的白衣服,帽子前面还垂下一片黑纱。告别的时候,她也没有把那片黑纱撩起来一下。

姐姐就要永远离开了我们,离开家乡了。倒是父亲还在担心女儿的未来,他问叔叔:“银子到了英国那边,也是值钱的东西,也是钱吗?”

叔叔说:“是钱,到了英国也是钱。”

姐姐一直在跟叔叔谈论一路将经过些什么样的地方。我听到她一次又一次问:“我们真会坐中国人的轿子吗?”

叔叔说:“要是你愿意就坐。”

“我不相信黑衣服的汉人会把一座小房子抬在肩头上走路。”

哥哥说:“那是真的,我坐过。”

叔叔说:“我担心的不是这个,我担心路上有土匪。”

姐姐说:“听说中国人害怕英国人,我有英国护照。”

说话时,他们已经到了山口上,我们在这里停下来,目送他们下山。姐姐连头都没回一下,叔叔不断回头对我们挥动帽子。

姐姐他们走后,哥哥又开始对我好了。他说,等他当了土司,要常常送姑娘给我。

我傻乎乎地笑了。

他拍拍我的脑袋:“只要你听我的话。看看你那个塔娜,没有屁股,也没有胸脯。我要送给你大**大屁股的女人。”

“等你当上土司再说吧。”

“那样的女人才是女人,我要送给你真正的女人。”

“等你真当上土司了吧。”

“我要叫你尝尝真正女人的味道。”

我不耐烦了,说:“我亲爱的哥哥,要是你能当上土司的话。”

他的脸立即变了颜色,不再往下说了,但我却问:“你要送给我几个女人?”

“你滚开,你不是傻子。”

“你不能说我不是傻子。”

这时,土司出现了,他间两个儿子在争什么。我说:“哥哥说我不是傻子。”

土司说:“天哪,你不是傻子,还有谁是傻子?”

未来的土司继承人说:“那个汉族女人教他装傻。”

土司叹息一声,低声说:“有一个傻子弟弟还不够,他哥哥也快变成傻子了吗?”

哥哥低下头,急匆匆走开了。土司脸上漫起了乌云,还是我说了许多傻话,才使他脸上又有了一点笑容。他说:“我倒宁愿你不是傻子,但你确实是个傻子嘛。”

父亲伸出手来,抚摸我脑袋。我心里很深的地方,很厉害地动了一下。那个很深很黑暗的地方,给一束光照耀一下,等我想仔细看看里面的情景时,那光就熄灭了。

23.堡垒

从麦其土司的领地中心,有七八条道路通向别的土司领地。也就就是说,周围的土司们能从那七八条道路来到麦其官寨。

春天刚刚来临,山口的积雪还没有完全融化,就像当年寻罂粟种子一样,每条道路上又都出现了前来寻找粮食的人。土司们带着银子,带着大量的鸦片,想用这些东西来换麦其家的粮食。

父亲问我和哥哥给不给他们粮食。

哥哥急不可耐地开口了:“叫他们出双倍价钱!”

父亲看我一眼,我不想说话,母亲掐我一把,对着我的耳朵悄声说:“不是双倍,而是双倍的双倍。”

我役有说双倍的双倍,而是说:“太太掐我了。”

哥哥看了母亲一眼,父亲看了我一眼,他们两个的眼光都十分锐利。我是无所谓的。母亲把脸转到别的方向。

大少爷想对土司太太说点什么,但他还没有想好,土司就开口了:“双倍?你说双倍?就是双倍的双b倍还不等于是白送给这些人了?我要等到他们愿意出十倍的价钱,这,就是他们争着抢着要种罂粟的代价。”

哥哥又错了,一脸窘迫愤怒的表情。他把已经低下的头猛然起,说:“十倍?!那可能吗?那不可能!粮食总归是粮食,而不是金子,也不是银子!”

土司摸摸挂在胸前的花白胡须,把有些泛黄的梢子,托在手中,看了几眼,叹口气说:“双倍还是十倍,对我都没什么意义。看吧,我老了。我只想使我的继任者更加强大。”他沉吟了半晌,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好了,不说这个了,现在,我要你出发到边境上去,你的兄弟也出发到边境上去。你们都要多带些兵马。”土司强调说,他是为了麦其土司的将来做出这个决定的。

父亲把脸转向傻子儿子,问:“你知道叫你们的兄弟去干什么?”

我说:“叫我带兵。”

父亲提高了声音:“我是问,叫你带兵去干什么。”

我想了想,说:“和哥哥比赛。”

土司对太太说:“给你儿子一个耳光,他把我的意思全部弄反了!”

土司太太就给了我一个耳光,不是象征性的,而是重重的一个耳光。这样的问题,哥哥完全可以回答,但土司偏偏不去问他。而我总不能每次回答都像个傻子吧。偶尔,我还是想显得聪明一点。土司这样做就是要两个儿子进行比赛,特别要看看傻子儿子是不是比他哥哥更有做土司的天分。我看出了土司这意思,大胆地说了出来。

我这话一出口,太太立即对土司说:“你的小儿子真是个傻子。”顺手又给了我一个耳光。

哥哥对母亲说:“太太,打有什么用,怎么打他都是个傻子。”

母亲走到窗前,燎望外边的风景。我呢,就呆望着哥哥那张聪明人的脸,露出傻乎乎的笑容。

哥哥大笑,尽管眼下没有什么好笑的事情,但他还是禁不住大笑了。有些时候,他也很傻。父亲叫他去了南方边界,又派他去了北方边界,去完成建筑任务,他完成了,但却终于没能猜出这些建筑将作什么用途。直到麦其的领地上粮食丰收了,他才知道那是仓库。

土司吩咐我们两个到边界上严密守卫这些仓库,直到有人肯出十倍价钱。我到北方,哥哥去南方。

对前来寻求粮食的土司,麦其土司说:“我说过鸦片不是好东西,但你们非种不可。麦其家的粮食连自己的仓库都没有装满。明年,我们也要种鸦片,粮食要储备起来。”土司们怀着对暴发了的麦其家的切齿仇恨空手而回。

饥荒已经好多年没有降临土司们的领地了,谁都没有想到,饥荒竟然在最最风调雨顺的年头降临了。

土司们空手而回,通往麦其领地的大路上又出现了络绎不绝的饥民队伍。对于这些人,我们说:“每个土司都要保护自己的百姓,麦其仓库里的粮食是为自己的百姓预备的。”这些人肚子里装着麦其家施舍的一顿玉米粥,心里装着对自己土司的仇恨上路,回他们的饥谨之地去了。

我出发到北方边界的日子快到了。

除了装备精良的士兵,我决定带一个厨娘,不用说,她就是当过我贴身侍女的桑吉卓玛。依我的意思,本来还要带上没有舌头的书记官。但父亲不同意。他对两个儿子说:“你们谁要证明了自己配带这样的随从,我立即就给他派去。”

我问:“要是我们两个都配得上怎么办?麦其家可没有两个书记官。”

“那好办,再抓个骄傲的读书人把舌头割了。”父亲叹了口气说,“我就怕到头来一个都不配。”

我叫索郎泽郎陪着到厨房,向桑吉卓玛宣布了带她到北方边界的决定。这决定太出乎她的意料了。我看到她站在大铜锅前,张大了嘴巴,把一条油乎乎的围裙在手里缠来缠去。嘴里蹑喘着说:“可是,少爷……可是,少爷……”

从厨房出来,她的银匠丈夫正在院子里干活。索郎泽郎把我的决定告诉了他。小厮的话还没有说完,银匠就把锤子砸在了自己手背上,脸涮一下白了。他抬头向楼上望了一眼,真碰到我的眼光时,他的头又低了下去。我和索郎泽郎又往行刑人家里走了一趟。

一进行刑人家的院子,老行刑人就在我面前跪下了,小尔依却只是垂手站在那里,露出了他女孩子一样羞怯的笑容。我叫他准备一套行刑人的工具,跟我出发到边境上去。他的脸一下就涨红了,我想这是高兴的缘故。行刑人的儿子总盼着早点成为正式的行刑人,就像土司的儿子想早一天成为真正的土司。老行刑人的脸涨红了,他不想儿子立即就操起屠刀。我举起手,示意他不要开口。老行刑人说:“少爷,我不会说什么,我只是想打嗝,我经常都要打嗝。”

“你们这里有多余的刑具吗?”

“少爷,从他刚生下来那天,我就为你们麦其家的小奴才准备好了。只是,只是……”

“说吧,只是什么?”

“只是你的兄长,麦其土司将来的继承人知道了会怪罪我。”

我一言不发,转身走出行刑人家的院子。

出发时,小尔依还是带着全套的刑具来了。

父亲还把跛子管家派给了我。

哥哥是聪明人,不必像我带上许多人做帮手。他常常说,到他当土司时,麦其官寨肯定会空出很多房间。意思是好多人在他手下要失去其作用和位置。所以,他只带上一队兵丁,外加一个出色的酿酒师就足够了。他认为我带着管家,带着未来的行刑人,特别是带着一个曾和自己睡过觉的厨娘,都是十分正常的,因为他弟弟是个傻子。我打算把塔娜带上,叫他见笑了。他说:“有人群的地方就有女人,你为什么要带上这个小女人?你看我带了一个女人吗?”

我的回答傻乎乎的:“她是我的侍女呀?”一句话惹得他哈哈大笑。

我对塔娜说:“好吧,好吧,不要哭了,就在家里等我回来吧。”

去边界的路上,许多前来寻找粮食,却空手而归的人们走在我们队伍的前面和后面。

我们停下来吃饭时,我就叫手下人给他们一点。因为这个,他们都说麦其家的二少爷是仁慈少爷。跛子管家对我说:“就是这些人,要不了多久,就会饿狼一样向我们扑来。”

我说:“是吗,他们会那样做吗?”

管家摇了摇头,说:“怎么两个少爷都叫我看不到将来。”

我说:“是吗,你看不到吗?”

他说:“不过,我们肯定比大少爷那边好,这是一定的,我会好好帮你。”

走在我马前的索郎泽郎说:“我们也要好好帮少爷。”

管家一鞭子抽在他身上。

我大笑,笑得差点从马背上跌下去了。

跛子管家对我说:“少爷,你对下人太好了,这不对,不是一个土司的做法。”

我说:“我为什么要像一个土司,将来的麦其土司是我的哥哥。”

“要是那样的话,土司就不会安排你来北方边界了。”他见我不说话,一抖马缰,走在和我并排的地方,压低了声音说:“少爷,小心是对的,但你也该叫我们知道你的心思,我愿意帮助你。但要叫我知道你的心思才行啊。”

我狠狠地在他的马屁股上抽了一鞭,马一扬蹄,差点把麦其家忠心耿耿的跛子管家从马背上颠了下来。我又加了一鞭,马箭一样射出去了,大路上扬起了一股淡淡的黄尘。我收收僵绳,不一会儿,就落在后面,走在下人的队伍里了。这一路上,过去那个侍女,总对我躲躲闪闪的。她背着一口锅,一小捆引火的干柴,脸上竖一道横一道地涂着些浓淡不一的锅底灰。总之,她一点也不像当初那个教会我男女之事的卓玛了。她这副模样使我感到人生无常,心中充满了悲伤。我叫来一个下人努替她背了那口锅,叫她在溪边洗去了脸上的污垢。她在我的马前迈着碎步。我不说话,她也不说话。我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我不会想再跟她睡觉,那么,我又想干什么呢,我的傻子脑袋没有告诉我。这时,卓玛的双肩十分厉害地抖动起来,她哭了。我说:“你是后悔嫁给银匠吗?”

卓玛点点头,又摇摇头。

“你不要害怕。”

我没想到卓玛会说出这样的话:“少爷,有人说你会当上土司,你就快点当上吧。”

她的悲伤充满了我的心间。卓玛要我当上土司,到时候把她从奴隶的地位上解放出来。

这时,我觉得自己的确应该成为麦其土司。

我说:“你没有到过边界,到了,看看是什么样子,就回到你的银匠身边去吧。”

她在满是浮尘的春天大路上跪下了,一个头磕下去,额头上沾满了灰尘。看吧,想从过去日子里找点回忆有多么徒劳无益。看看吧,过去,在我身边时总把自己弄得干干净净的姑娘成了什么样子。我一催马,跑到前面去了。马的四蹄在春天的大路上扬起了一股黄尘。后面的那些人,都落在尘埃里了。

春天越来越深,我们走在漫长的路上,就像是在往春天深处行走一样。到达边界时,四野的杜鹃花都开放了。迎面而来,到处寻找粮食的饥民也越来越多。春天越来越深,饥民们脸上也越来越多地显出春天里连天的青草,和涌动的绿水那青碧的颜色。

哥哥把仓库建得很好。我是说,要是在这个地方打仗,可真是个坚固的堡垒。

当然,我还要说,哥哥没有创造性。那么聪明,那么叫姑娘喜欢的土司继承人,却没有创造性,叫人难以相信。当我们到达边境,眼前出现了哥哥的建筑杰作时,跛子管家说:“天哪,又一个麦其土司官寨嘛!”

这是一个仿制品。

围成个大院落的房子上下三层,全用细细的黄土筑成。宽大的窗户和门向着里边,狭小的枪眼兼窗户向着外边。下层是半地下的仓房,上两层住房可以起居,也可以随时对进攻的人群泼洒弹雨,甚至睡在床上也可以对来犯者开枪。我哥哥可惜了,他要是生活在土司之间边界未定的时代,肯定是一个世人瞩目的英雄。照我的理解,父亲可不是叫他到边界上来修筑堡垒。父亲正一天天变得苍老,经常把一句话挂在嘴边,说:“世道真的变了。”

更多的时候,父亲不用这般肯定的口吻,而是一脸迷惘的神情,问:“世道真的变了?”

我的兄长却一点也不领会这迷惘带给父亲的痛楚,满不在乎他说:“世道总是要变的,但我们麦其家这么强大了,变还是不变,都不用担心。”

父亲知道,真正有大的变化发生时,一个土司,既使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强大的土司,如果不能顺应这种变化,后果也不堪设想。所以,土司又把迷惘的脸转向傻子。我立即就感到了父亲心中隐隐的痛楚,脸上出现了和土司心中的痛楚相对应的表情。土司看到自己心里的痛楚,显现在傻瓜儿子的脸上,就像父子两人是一个身体。

父亲说世道变了,就是说领地上的好多东西都有所变化。过去,祖先把领地中心的土司官寨都修成坚固的堡垒,不等于今天边界上的建筑也要修成堡垒。我们当然还要和别的土司进行战争,枪炮的战争打过,我们胜利了。这个春天,我们要用麦子来打一场战争。麦子的战争并不需要一座巨大的堡垒。

我们权且在堡垒里住下。

这是一个饥荒之年,我们却在大堆的粮食上面走动,交谈,做梦。麦子、玉米一粒粒重重叠叠躺在黑暗的仓房里,香气升腾起来,进入了我们的梦乡。春天的原野上,到处游荡着青绿色面孔的饥民。其中有好多人,直到临死,想要做一次饱餐的梦都不能够。而我们简直就是在粮食堆上睡觉。下人们深知这一点,脸上都带着身为麦其家百姓与奴隶的自豪感。

24.麦子

该说说我们的邻居了。

拉雪巴土司百多年前曾经十分强大。强大的土司都做过恃强凌弱之事。他们曾经强迫把一个女儿嫁给麦其土司,这样,拉雪巴土司就成了麦其土司的舅舅。后来,我们共同的邻居茸贡土司起来把他们打败了。麦其土司趁便把自己兄弟的女儿嫁给拉雪巴土司做了第三任妻子,这样,又使自己成了拉雪巴土司的伯父。

一到边界,我就盼着亲戚早点到来。

但拉雪巴土司却叫我失望了。

每天,那些脸上饿出了青草颜色的饥民,围着我们装满麦子的堡垒绕圈子。一圈,一圈,又一圈,一圈,一圈,又一圈,绕得我头都晕了。要是他们想用这种方式来夺取堡垒那就大可笑了。但看着这些人老是绕着圈子,永无休止,一批来了,绕上两天,又一批来绕上三天,确实叫人感到十分不快。但我们过去的舅舅,后来的侄儿,却还不露面。他的百姓一个接一个死去,转着转着,就倒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或者,拉雪巴土司是想用这种方式唤起我的慈悲和怜悯。可他要是那样想夷话,就不是一个土司了。在这片土地上,没有任何土司会把希望寄托在别人发慈悲上。只有可怜的百姓,才会有如此天真的想法。眼下,只有春天一天比一天更像春天。这一天,我把厨娘卓玛叫到跟前,吩咐她不做饭了,带十个下人架起十口炒锅,在院子里炒麦子。很快,火生起来,火苗被风吹拂着,呼呼地舔着锅底,麦子就在一字排开的十口炒锅里僻僻啪啪爆裂开了。管家不解地看着我,我说:“我可不是只为了听听响声。”

管家说:“是啊,要听响声,还不如放一阵机枪,把外面那些人吓跑算了。”

管家是真正的聪明人,他把鼻头皱起来,说:“真香啊,这种味道。”然后,他一拍脑门,恍然大悟,说:“天哪,少爷,这不是要那些饿肚子人的命吗。”他拉着我的手,往堡垒四角的望楼上登去。望楼有五层楼那么高,从上面,可以把好大一个地方尽收眼底。饥民们还在外面绕圈子,看来,炒麦子的香气还没有传到那里。管家对我说:“想出好主意的人,你不要着急。”

我说:“我有点着急。”

指挥炒麦子的卓玛仰头望着我们,看来,炒焦了那么多麦子,叫她心痛了。我对她挥挥手,她懂得我的意思,我身边的人大多都能领会我的意思。卓玛也挥一挥手,她的手下人又往烧得滚烫的锅里倒进了更多麦子。从这里看下去,她虽然没有恢复到跟我睡觉时的模样,但不再像下贱的厨娘了。

火真是好东西,它使麦子变焦的同时,又使它的香气增加了十倍百倍,在生命死亡之前全部焕发出来了。诱人的香气从堡垒中间升起来,被风刮到外面的原野上。那些饥民都仰起脸来,对着天贪婪地掀动着鼻翼,步子像是喝醉了一样变得踉踉跄跄。谁见过成百上千的人,不分男女老少全部喝醉的情景呢。我敢保证没有谁看到过。那么多人同时望着天,情景真是十分动人。饥饿的人群踉踉跄跄地走着,不看脚底而望着天上。终于,他们的脚步慢了下来,在原地转开了圈子。转一阵,站法,站一阵,倒下。

麦子强烈的香气叫这些饥饿的人昏过去了。

我亲眼看到,麦子有着比枪炮还大的威力。

我当下就领悟了父亲为什么相信麦子会增加十倍价值。

我下令把堡垒大门打开。

不知哥哥是在哪里找的匠人,把门造得那么好。关着时,那样沉重稳固,要打开却十分轻松。门扇下面的轮子雷声一样,隆隆地响着,大门打开了。堡垒里的人倾巢而出,在每个倒在地上的饥民面前,放上一捧炒熟的麦子,香气浓烈的麦子。做完这件事,已经是夕阳衔山的时候了。昏倒的人在黄昏的风中醒来,都发现了一捧从天而降的麦子。吃下这点东西,他们都长了力气。站起来,在黄昏暧昧光芒的映照下,一个接一个,趟过小河,翻过一道缓缓的山脊,从我的眼前消失了。

管家在背后咳嗽了一声,我没有以为他是受了风,感冒了。“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我说。

“要是跟的不是你,而是大少爷,想到什么话,我是不敢说的。”

我知道他说的是老实话。但我还是问:“因为我是个傻子吗?”

管家哆嗦一下,说:“我要说老实话,你也许是个傻子,也许你就是天下最聪明的人。不管怎样,我都是你的人了。”

我想听他说,少爷是聪明人,但他没有那样说。我心里冷了一下,看来,我真是个傻瓜。但他同时对我表示了他的忠诚,这叫人感到十分宽慰。我说:“说吧,想到什么话,你尽管说就是了。”

“明天,最多后天,我们的客人就要来了。”

“你就做好迎接客人的准备吧。”

“最好的准备就是叫他们以为,我们什么都没有准备。”

我笑了。

知道拉雪巴土司要来,我带了一大群人,带着使好多土司听了都会胆寒的先进武器,上山打猎去了。这天,我们的亲戚拉雪巴土司是在密集的枪声里走向边界的。我们在一个小山头上一边看着拉雪巴土司一行走向堡垒,一边往天上放枪,直到他们走进了堡垒。我们没有必要立即回去。下人们在小山头上烧火,烤兔子肉做午餐。

我还在盛开着杜鹃花的草地上小睡了一会儿。我学着那些打猎老手的样子,把帽子盖在脸上,遮挡强烈的日光。本来,我只是做做睡觉的样子,没想到真睡着了。大家等我醒来,才吃了那些兔子。大家都吃得太饱了,坐在毯子一样的草地上,没人想立即起身。附近牧场上的百姓又送来了奶酪。这样,我们就更不想起身了。

对于吃饱了肚子的人,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季节呀!

和风吹拂着牧场。白色的草毒花细碎,鲜亮,从我们面前,开向四面八方。间或出现一朵两朵黄色蒲公英更是明亮照眼。浓绿欲滴的树林里传来布谷鸟叫。一声,一声,又是一声。一声比一声明亮,一声比一声悠长。我们的人,都躺在草地上,学起布谷鸟叫来了。这可是个好兆头。所有人都相信,一年之中,第一次听见布谷鸟叫时,你的情形就是从现在到下次布谷鸟叫时的情形。现在,我们的情形真是再好不过了。山下,有人眼巴巴地望着我们满仓的麦子。我们在山上,用人家打仗都没有用过的好武器打了兔子,吃了,喝了可口的酸奶,正躺在草地上,布谷鸟就叫了。

这太好了。

我叫一声:“太好了!”

于是,先是管家,后来是其他人,都在我身边跪下了。

他们相信我是有大福气的人。他们在我的周围一跪,也就是说,从今天起,他们都是对我效忠过的人了。我挥挥手说:“你们都起来吧。”这也就是说,我接受了他们的效忠了。

这不是简单的下跪,这是一个仪式。有这个仪式,跟没有这个仪式是大不一样的。一点都不一样。但我不想去说破它。我只一挥手:“下山!”

大家都跃上马背,欢呼着,往山下冲去。

我想,我们的客人一定在看我们威武雄壮的队伍。

我很满意卓玛为我所做的事情。

她在每个客人面前都放上了小山一样,胀破三个肚皮也无法吃完的食物。客人们看来也没有客气。只有吃得非常饱的人,只有胃里再也装不下任何食物的人,脸上才会出现那样傻乎乎的表情。

桑吉卓玛说:“他们就是三天不吃饭也不会饿了。”

我对她说:“干得漂亮。”

卓玛脸红了一下,我想对她说,有一天,我会解除她的奴隶身份,但又怕这话说出来没什么意思。管家从我身后,绕到前面,到客人们落脚的房间里去了。卓玛看我看着她,脸又红了。她炒了麦子,又很好地款待了客人,这两件事,使她又有了昔日在我身边时那样的自信。她说:“少爷,可不要像以前那样看我,我不是以前那个卓玛了,是个老婆娘了。”

她咯咯地笑着,女人发笑的时候,也会显出傻乎乎的样子来。我想,我该对她表示点什么,但怎么表示呢。我不会再跟她上床了,但我也不能只对她说今天的事做得很合我的心思。正在为难,管家带着一个拖着脚走路,靴子底在地板上弄出唰唰声响的大胖子走了过来。

卓玛在我耳边说:“拉雪巴土司。”

听说拉雪巴土司才四十多岁,看上去却比我父亲显老。可能是过于肥胖的缘故吧,走在平平整整的地板上,他也气喘吁吁的。他手里还擦着一条毛巾,不断擦拭脸上的汗水。一个肥胖到走几步路都气喘,都要频频擦汗的人是很可笑的。

我想笑,就笑了。

从管家看我的眼神里,知道他告诉我笑得正好,正是时候。这样,我就无需先同不请自来的客人打招呼了。

喉咙里有很多杂音的拉雪巴土司开口了:“天哪,发笑的那个就是我的外甥吗?”他还记着很早以前我们曾有过的亲戚关系。这个行动困难的人不知怎么一下就到了我面前像对一个睡着了的人一样,摇晃着我的双臂,带着哭腔说:“麦其外甥,我是你的拉雪巴舅舅呀!”

我没有回答,转过脸去看天上灿烂的晚霞。

我本不想看什么晚霞,我只是不想看他。当我不想看什么时,我就会抬眼望天。

拉雪巴土司转向管家,说:“天哪,我的外甥真是传说中那样。”

管家说:“你看出来了?”

拉雪巴土司又对我说:“我可怜的外甥,你认识我吗?我是你的拉雪巴舅舅。”

我突然开口了,在他没有料到时突然开口。他以为他的傻子侄儿见了生人,一定不敢开口,我说:“我们炒了好多麦子。”

他擦汗的毛巾掉在了地上。

我说:“拉雪巴家的百姓没有饭吃,我炒了麦子给他们吃,他们就回家了。要是不炒,落在地里发了芽,他们就吃不成了。”我说这话的时候,炒麦子的浓烈的香气还没有在城堡周围散尽呢。好多地方的鸟儿都被香气吸引到城堡四周来了,黄昏时分,鸟群就在宣告这一天结束的最后的明亮里欢歌盘旋。

说了这句话,我就上楼回房间去了。

在楼上,我听见管家向拉雪巴土司告辞。拉雪巴土司,那个以为麦其家的傻瓜好对付的家伙,结结巴巴他说:“可是,我们的事情,还没有说呢。”

管家说:“刚才少爷不是提到麦子了吗?他知道你不是光来走走亲戚。明天早点起来等他吧。”

我对随侍左右的两个小厮说:“去通知卓玛,叫她明天早点起来,来了那么多鸟儿,好好喂一喂它们。”吩咐完毕,我上床睡觉,而且立即就睡着了。下人们在我下巴上垫了一条毛巾,不然的话,梦中,我流出的口水就要把自己打湿了。

早上,我被从来没有过的那么多鸟叫声惊醒了。

说老实话,我的脑子真还有些毛病。这段时间,每天醒来,我都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我睁开眼睛,看到天花板上条条木纹像水上的波纹曲曲折折,看到从窗子上射进来的光柱里悬浮着细细的尘土,都要问自己:“我在哪里?”然后,才尝到隔夜的食物在口里变酸的味道。然后,再自己回答:是在哪里哪里。弄明白这个问题,我就该起床了。我不怕人们说我傻,但这种真正有的毛病,我并不愿意要人知道,所以,我总是在心里悄悄地问自己,但有时也难免问出声来。我原先不是这铲的。原先,我一醒来就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在哪一个屋顶下,在哪一张床上。那时,我在好多事情上还没有变得现在这么聪明,所以,也就没有这个毛病。一点也没有。这样看来,我的傻不是减少,而是转移了。在这个方面不傻,却又在另一个方面傻了。

我不想让人看到我已经在原来傻的方面变聪明了,更不想叫别人看出我傻在哪些方面。

最近这种情况又加剧了。大多数时候,我只问自己一个问题,有时,要问两个问题才能清醒过来。

第二个问题是:“我是谁?”

问这个问题时,在睡梦中丢失了自己的人心里十分苦涩。

还好,这天早上只出现了一个问题。

我悄悄对自己说:“你在麦其家的北方边界上。”

我走出房门时,太阳已经高高升起,拉雪巴土司和他的手下的一干人都站在下面楼层上。他们在等我起床。卓玛指挥手下人在院子中央用炒锅使麦子发出更多的香气。鸟们都飞到堡垒四周来了。我叫了一声卓玛,她就停下来。先派人给我送上来一大斗炒开了花的麦子,下人们也每人端了一些在手上,当我向鸟群撒出第一把麦子,大家都把麦子往空中撤去。不到片刻功夫,宽敞的院子里就落满了各种各样的鸟。卓玛把堡垒沉沉的大门打开,一干人跟着她,抛撒着麦子,往外面去了。

这场面,把我们的客人看得目瞪口呆。

我说:“他们拉雪巴土司领地上,鸟都快饿死了,多给它们吃一点吧。”说完,把斗交到小尔依手上。这个总是苍白着一张死人脸的家伙,往楼下院子里大把大把撒下麦子时,脸上涌起血色了。

我请客人一起用早饭。

拉雪巴土司再不说我是他侄儿了,而是说:“我们是亲戚,麦其家是拉雪巴家的伯父。”

我哈哈大笑。见我高兴,他们脸上也显出了高兴的神情。

终于谈到粮食了。

一谈粮食麦其家的二少爷就显得傻乎乎的,这个傻子居然说,麦其家仓库里装的不是粮食,而是差不多和麦子一样重的银子。“拉雪巴土司嗓子里不拉风箱了,他惊呼:“那麦子不是像银子一样重了吗?”

我说:“也许是那样的。”

拉雪巴土司断然说:“世上没有那么贵的粮食,你们的粮食没有人买。”

我说:“麦其家的粮食都要出卖,正是为了方便买主,伟大的麦其土司有先见之明,把粮仓修到你们家门口,就是不想让饿着肚子的人再走长路嘛。”

拉雪巴土司耐下性子跟傻子讲道理:“粮食就是粮食,而不是银子,放久了会腐烂,存那么多在仓库里又有什么用处呢。”

“那就让麦子腐烂,让你的百姓全饿死吧。”

我们的北方邻居们受不了了,说:“大不了饿死一些老百姓,反正土司家的人不会饿死。”

我没有说话。

拉雪巴土司想激怒我,说,看看吧,地里的麦苗都长起来,最多三个月,我们的新麦子就可以收割了。

管家帮补了一句:“最好赶在你的百姓全部饿死之前。”

我说:“是不是拉雪巴家请了巫师把地里的罂粟都变成了麦子。”

拉雪巴土司差点就叫自己的汗水淹死了。

我们很好地款待他们。然后,把他们送过边境。送客时,我们十分注意不越过边界一步。我对我们的邻居们保证过,绝对不要人马越过边界一步。分手时,我对可以说是舅舅,也可以说是侄儿的拉雪巴土司说:“你还会再来。”

他张了张口,却说不出那句争气的话,是的,他不敢说:“我再也不来了。”

他又喘了几口粗气,什么也没有说,就打马进了山沟。

我们一直目送他们消失在边界那边幽蓝的群山里。

8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