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邻家小说网 > 小说库 > 狼烟血

更新时间:2021年11月09日

狼烟血(骜凰)最新章节_狼烟血全文在线阅读

狼烟血

作者:骜凰分类:赘婿小说类型:天作之合

“谁……”他尚未发声明晰,便被我用掌封住了口,我讨好的笑着:“嘘!”他的心理素质真好,此刻他不着一丝慌乱,我这方细细端详他,五官深邃,一双堇黑如墨的鹰眸正上下打量着我,我脸一红,急急拿开手,他的唇极薄,照人间的话说,他该是个凉薄的人。被他似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春和景明,桃红柳绿,江南的风景端的是天下无双。

即在夜里,秦淮湖畔,诗词唱和,十里红灯垂锻,万种风情。

俍景的门正是在这时被我踢开的。

“谁……”他尚未发声明晰,便被我用掌封住了口,我讨好的笑着:“嘘!”

他的心理素质真好,此刻他不着一丝慌乱,我这方细细端详他,五官深邃,一双堇黑如墨的鹰眸正上下打量着我,我脸一红,急急拿开手,他的唇极薄,照人间的话说,他该是个凉薄的人。被他似笑非笑的盯着看,我才恍然发觉,为堵住他的嘴,我是从门外扑进来的,他倒在地上,墨汁浸湿了他的衣裾,也溅了几滴在我的裙上,而我压在他的身上,以极暧昧的姿势顺倒了他。

我急忙扑腾着起身,他眸光一暗,一只强有力的胳膊猛的将我禁锢在他的怀中,一刹那,我的脸更是红得过分。

却不想俍景倾身而起咬住我的耳朵:“月黑风高,姑娘独身来寻俍某,孤男寡女,你说,嗯?俍某怎能负了这良辰美景呢?”

“你,你,想歪了,我有喜欢的人的……”

“公子?”门外忽然传来敲门声,我一惊,挥起拳头恶狠狠的盯着他,一副你要敢说出去我打死你的表情。俍景失笑,抬声道:“无事,你且退下。”

“公子,可得关紧了门窗啊,这年月,采花贼可多了起来,公子忒俊俏,惹上一个两个也是很正常的,唉!公子,小的可不是指公子有龙阳之癖,小的回了……”

声音越来越远,俍景似有余味的看着我“采花贼啊……”

“我不是……”我小声的说。

“姑娘身上有妖气啊。”

我惊得一哆嗦“这你都闻得出来,我是好妖,没有害过人的,你不要吃我……”

俍景闻言失笑:“有趣!不知深夜造访,所谓何事?”

我急忙拉住他的袖口:“有的有的,我来找你铸笔的——”

“何笔?”

“狼豪!”

“狼豪品次有差,更何况在下的规矩姑娘可知,绝不轻易下字。”

“我不是来求字的,是铸笔。上好的狼豪,万年难遇。求你了……”

俍景似笑非笑的望着我,“狼毫以雪狼为最佳。”

“还有呢?”

“一千根。”

“恩?”

“要一千根。”

“那,那你是答应了?”我开心的跃起抱住他的脖子,又笑又跳,他蹙了蹙眉,却为拨开我的爪子。我捏了个诀儿,化作原形,温驯的趴下,他眸光一闪,全是惊艳。

“我反正不是人,你随意拔吧。”

“这么小一只,俍某如何舍得?”

“少废话,动手吧!小爷我忍得——”

俍景一愣,莫名开怀,真是容易信人的小东西。

空气中有莫名的甜香,我一头栽在床榻上,神志模糊开来,天杀的,他竟然下药……

我醒时,俍景已经将铸好的狼毫笔放在了我的面前,他坐在案前,信手挥毫,烛光如豆,已是夜尽天明。我撑起身,捧起那支笔,古玉的笔身,莹白的笔锋,美极。我从怀中掏出一柄小刀,在笔头歪歪扭扭的刻上婳字。俍景突然出声:“婳儿,你这字可毁了我的心血。”

“乱讲,我这是为它锦上添花。”我笑得眉眼弯弯:“真漂亮,和你一样好看!”我一巴掌拍在他的肩头“兄弟,从此以后小爷便罩着你,你的钱就是我的钱,当然,我的钱还是我的钱,就这样,大恩不言谢,我回去了……”我嘴硬的跑开。

“婳儿?”

“恩?”

“可会再来,我一人总无趣的很。”

“会,”我大笑“一定会来欺负你的。”

走出门我方才弯下腰揉肚子,下手真狠。

苍旻的生辰转眼即到。

他是妖主,他的生辰大宴自是妖界各族年年轮办,今年,便到了龙宫。龙族起初亦不过是几尾画鲤,跃了龙门,受了天劫方登仙界,因此,妖主生辰亦有他们出席。

龙宫一向奢华,这豪宴自是一切从繁。各族妖众,几方仙人魔路皆会于一堂,苍旻带着我姗姗来迟。歌舞已起,所有人都纷纷落了座。苍旻一袭金边雪袍,银发飞扬,我望着这个背影痴了一路。

其实早已痴了千年万年而不自知,只换回一声:“痴儿。”

“嗷嗷!”我循声而去,云飞正向我挤眉弄眼,赤眸中满是惊艳。我穿着蚕娘缝制的霓裳舞衣,羽翅般莹着暖光,发髻绾作半式,垂泻的银丝一步一袅,火红的绢牡丹缀在发间,流珠在发尾飞腾。臂间飞缎微扬。眉心用朱砂描画着狼族特有的三足火图腾,妖冶至极。

今日,我的确是来献舞的。

云飞依然是一袭飞红,长身玉立,一柄折扇抚的悠闲,灼灼桃花明眸说不出的风流,宛若惊鸿。我抬头望了望苍旻,他微点了头,我便迫不及待的跑过去,他展臂环住我,稳住我的身子,我没看到,几步之外苍旻的眸瞬间黑沉。这一桌上全是我最爱吃的菜,想是云飞特意备的,满满一桌,只有我和他两人。

“嗷嗷,看看你,再看看小爷我,啧,可像新婚燕尔!”

“噗——”

“慢点吃,没人和你抢……”

那人的声音远远传过来,苍旻的拳紧了又松,终于敛下表情,举杯示意。他的身旁空留着位子,却无人敢上前,那本是准备给谁的,大家都心知肚明。

龙王起身:“开宴——”

苍旻坐在九龙金尊之上,目光却穿过舞姬如花笑靥,落在那火红的身影上。那人脸上的绚烂让他的指倏尔扣紧,苍旻忽而愣住,他,对龙三竟有了敌意,是因为婳儿?不知。

几番觥筹,终到了我献舞的时辰。我听着周遭恶言相讥,青丘狐族舞步,展袖伏拜,隔了山山水水望着苍旻,他的容颜被掩在模糊的水雾之下,他一直看着我,嘴角噙笑。

“祝妖主寿与天齐,祝我妖界万古不朽——”

百花齐放。

我望着那人,真美。

我想起焕翎的话。鬼妖殊途,鬼的轮回,过了奈何,饮下孟婆,便择六道。妖啊,须借了忘川河畔艄公的渡船,沿着忘川河而下,听那河底被水冲刷千年的亡魂的哀哭,任死气蚕食着记忆,遗忘了一切,便到达彼岸。曼珠沙华将花叶相生,引着那空留灵窍的魂魄,绕着双生树归去,入万丈霞光。

或许成人,成魔,成妖。

又或者,灰飞烟灭。

可我,独独不想忘却苍旻。

我扬起一抹笑,踏着云彩走下莲台,回到云飞的身边。

苍旻望着她,一天一个模样,如今正似人间十五六的女子,正是最好的华年。

我是最后送上礼的。相较之下,它这般平凡,然而,我将最好的祝念祭在上面,那一滴滴心头血,是我最好的祝念。

苍旻轻轻抱着我,抚着我的发“婳儿……真好。”

“苍旻喜欢它吗?”

“喜欢……”

“婳儿好开心。”

苍旻捏着狼毫的手倏尔一紧,连着心口木木的疼,纤白的的笔锋,唯有她,才能。

我转身步出几步,便被挤上前的各族女子挤出十步以外。我回头看苍旻,他周旋于莺莺燕燕之间,面不改色,笑容温暖而疏离。

我收回目光,转身离开,彻骨的寒冷漫天而来,我愣了良久,再回头,他的身旁已放了各种至宝,却独独不见我的。

我悲从中来,眼前一片模糊,我大步大步地跑出龙宫。

天地同庆妖主生辰,这偌大的四界,唯独是我,这般寂寞。

天界有四海八荒。

魔域有幽冥地煞。

鬼都有黄泉碧落。

妖界有五仪四极。

人间有江南塞漠。

唯独我在哪里,唯独我的命运被寄在北辰天宫的一颗星上,上古杀神,那不是我,不是。我的眼变得一片血红。被封的灵力蠢蠢欲动,谁能与我救赎。

那人,却独独不会是苍旻。

“婳儿——”一声呼唤将我拉了回来。我慌忙拭泪,云飞已将我抱住,薄茧细细摩挲我的泪迹,他一脸心忧。

“云飞……”我颤着声音,靠在他的怀中,泪水大颗大颗落下。

“婳儿……”他开口,眉宇间是我从未见过的落寞“忘了他……”

我抬起头,静静望着他。

“做我的妻,可好?我不想再看你,有一丝一毫的委屈……”他的眸中全是认真。

我心下大恸,云飞啊云飞,他该是深海里的蛟龙,我生寿将近,我又如何能束住他的步子。但我的心在一刻,温暖如春。

“忘了他,婳儿。”

“云飞……”

“婳儿!”他抱着我的力气陡然增大,他垂首,猛然的吻住我的唇,辗转厮磨,我一怔,一时间竟忘了反应。他蹭着我的脸,离开时又戏谑的笑了。

“怎么办,小王我好巧不巧就爱上了,袖手天下,我只要你一个……”

“云飞。”良久,我回过神“我……”

“他何尝喜欢过你,婳儿,莫再痴下去了。”他流连于我的发鬓,檀口清启。

“云飞!”我推开他,触及他眼中的落寞。“为什么要这么说?”

“婳儿,画地为牢,你又如何舍得对自己残忍。你若不信,东海明珠可探前世今生,我带你去——”他一把抓住我的手腕。飞身去往藏宝阁。我吓得往回缩,我不知有何在等我,但那噬心的恐惧,我一步也不想涉足。直到云飞将我的手按在东海明珠流转的莹身之上,刹那间,刻骨的痛楚与华光将我包围住……

沙场,人间,十里桃花,美好的女子,翩跹的少年……

片段连成一段美好却唏嘘的姻缘,我喉间一甜,朱红飞溅。

抬眼,已分不清是泪是血。

姬姽婳,你怎么可能胜过那个名唤蝶音的倾城女子。

他们这般刻骨的过往,你如何胜过。

除了焕翎,人人皆当我小孩心性,戏耍罢了。

然,我真真是,喜欢他……

我想缩回手,却被明珠吸住,滔天的热流从掌心蔓延全身,时而有如坠入寒窖,时而又如濒身火海,忽冷忽热,痛不欲生。犹如剜心刮骨。

云飞大惊失色,几次想将我拉开,却都被无形的热流灼伤,我双目赤红连着发缠绕呈红色,血一般的诡异。那边笙歌曼舞,我闭眼便可见那人风华绝代的模样。

好疼,好冷,好热。

泪血浑浊,打在我的衣裙上。

光华散去,我没了丝毫气力。如破碎的蝶一般,在云飞错愕的目光中倒了下去。

我看到他面无血色的冲过来,我闭上眼。

世间一片黑暗……

后来我才知道,明珠并非唤醒我灵力的楔子,那沉睡的记忆才是。

也便是这一夜,尝过大彻大痛的我,封存的灵力破土而出。

后来,后来云飞告诉我,那一夜,他吓得抱我回龙宫的气力都失却。

他修书给苍旻,说我与他去了人间洗耍,席散过后,苍旻独身回了万妖殿。

我当真大病了一场。

梦里全是厮杀的血戮,我怕极,挣扎着要醒,却如被抓住了一般,带我愈加沉入那骇人的梦境。

我睡了整整七天,身子时冷时热,神雪珠在我体内苏醒,翻灼,如同濒死。云飞抱着我,任我将他的手咬的鲜血淋漓,却怎么也唤不醒我。

他一遍遍呢喃,婳儿,我不该带你去的。

醒来,看看我,可好,你开心比什么都重要。

梦里的我灰飞烟灭,尸骨无存,忘川河畔,摆渡的艄公信自摇着船,向彼岸而去,苍颜白发,空空的望着满天的灵尘,那漫天的金色灵尘,是我吗?谁杀了我。

我木木的流泪,自心底蜿蜒成一条小河,云飞抱着我,不敢松手,全是绝望。

七天后,我浮上了梦境,睁开了眼。

阳光普照,云飞躺在我身边,他脸上泪迹未干,火红的发也凌乱不堪,形容憔悴。我心疼的抚上他的眉眼,撩开他眼前的碎发。

他猛然转醒,愣了良久,背光的容颜有些不真实,他忽而笑了,伸手狠狠的纳我入怀,笑容天真一如孩童。

“婳儿——”

“婳儿……”他一遍遍的唤着我的名字。下巴阂在我的肩窝,竟有了湿迹。

我拍开他的手,笑着开口:“云飞,我要被你勒死了……”

他急急放开我,心慌的样子叫我又好气又好笑。

“云飞,我饿了,我要吃烧鸡……”

“好,好,我马上去备,好婳儿,你乖乖等我……”

他起身出去,痛涩瞬间辗转他的眉眼,她不提,他岂不知她怕伤了他。

我的笑容凝固下来。

一声叹息,我回头。

白羽墨一身青衫,颀长的身影如斯寂寥……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