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邻家小说网 > 小说库 > 宙1

更新时间:2021年10月30日

宙1(武敬南)最新章节_宙1全文在线阅读

宙1

作者:武敬南分类:游戏小说类型:强强

“崔公子,过不了多久我就放你出来,暂时还是委屈你在里面待一阵子。”道士算着日子,动身了。另一边,面容枯槁的小桃已经彻底瘫在了地上,四年里,只能通过黑屋里的小窗摸到一点外面的阳光,她的脸色极其惨白,似乎随时会死去,手脚都被拷上铁链,和厚重的墙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明。

林凡仍旧睡着,东公子半坐着睡在他旁边,崔靖被黑绳绑着,因为实在太困,东公子就睡了,为了一防万一,也怕崔靖魂魄归体后再去找木妖救小桃,就没松绑。

据崔靖所言,小桃应该是遇上了什么人,在他的控制下,开始了复仇。至于为什么小桃会在木妖身体里,就不得而知了。

宙纪10032年春,距小桃被关,已有四年。崔靖被道士囚禁,关在一间寺庙改成的监狱中,几度越狱,却都被那道士抓了回去。道士似乎并不想杀他,除了把他关住,日常起居,吃穿用度,都并不差,甚至逢年过节还会派人去寺里表演些节目,还曾经带崔靖出寺看过病,只是把崔靖盯得很紧。

“崔公子,过不了多久我就放你出来,暂时还是委屈你在里面待一阵子。”

道士算着日子,动身了。

另一边,面容枯槁的小桃已经彻底瘫在了地上,四年里,只能通过黑屋里的小窗摸到一点外面的阳光,她的脸色极其惨白,似乎随时会死去,手脚都被拷上铁链,和厚重的墙壁相连,每天有人给她送饭,那些东西都是边角料,猪不吃的,牛不吃的,都会送到这里来。老鼠大白天爬来爬去,大嚼着碎屑,甚至在她吃饭的盘子上睡觉,仿佛没有这个人。地面上是食物残渣和排泄物混合后的腐臭,墙壁上长出了层厚厚的青苔。看守她的狱卒里有个青年男子,这人还给她写过情书,只是□□脆地拒绝了,而他唯一的母亲在那场疫情中去世了,设局抓人,甚至后来的合伙□□,他都首当其冲。开始时,他还怜香惜玉,下手没那么狠,后来,小桃一天天憔悴,他开始像看一只死老鼠一样看着眼前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疯了的女人。有些好心的村民来给小桃送食物和衣服,给她提来了干净的热水,可被道士知道后,那些人被打得再也不敢来了。狱卒们也把道士的话奉若神谕,道士让他们想办法折磨她,虐待她,但就是不能让她死。小桃呢?刚开始,她还抱着期待,心心念念地等那个人来,可一天,两天,三天……她终究是没等到那个人,等来的,只有变本加厉的□□,和日益冰冷的心。她不是没想过死,她不吃不喝,想把自己饿死,可那些人掐住她的喉咙生灌。她咬过舌,把铁勺磨尖割过腕,撞过墙,头破血流,可每次道士都能把他救活。

“你没有选择死的权利,砧板上的肉没有选择死的权利。”

她曾经大病一场,那是一种旧世界要坍塌,新世界要建成的感觉,很痛,很难受,但她很期待,死亡的曙光就要降临了。可道士给她服了一颗丹药,临走时还踩了她一脚。之后,她发现自己再怎么不吃不喝,再怎么伤害自己,都没有丝毫作用。真正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她开始一整天一整天地坐着,几个时辰不眨眼,等待着没有尽头的远方。

而村子呢?道士来了以后,教了他们一些强身健体之法,讲邪祟,讲妖魔,讲驱邪除祟降妖伏魔之术。村里的粮食年年丰收,村民的日子也越来越好,春暖花开之际,桃花漫天而起,芳香流溢。村民还专门为道士建了个小庙,日夜香火不断,听道士的指导,摆了一尊镀了薄金的佛。

当真是世外桃源。

没有人会记起曾经那个孟家,曾经那个人美心善的孟桃,那个还被关在猪栏房改成的小黑屋里的不知死活的人。

竹屋里。

“我想问问,你可见过那人?”

“没有,他当时穿一身黑,蒙着面,我又离得远。只是小桃跟了他很久,很听他的话。”

穷冬,寒风猎猎,飞雪满天。

道士命人把厚厚的冰面凿开,寒气逼人。小桃还是穿着那件刚入狱时的白衣,残破不堪。手脚被拷住,绑在一块大石头上,目光呆滞。河岸不远处,一个男人被五花大绑。他趁道士不在,一路狂奔,翻山越岭,磨破了衣服,磨破了手脚,踩着斑斑血迹,摸索着道路回村,却最后目睹着她,自己的爱人,缓缓地沉入江底。嚎啕,痛哭流涕,还是无能为力。

夜里,他想把小桃的尸体捞出来,却看见一个黑衣男子抱着小桃的尸体和道士缠斗。道士气急败坏地去抢,却明显不是对手,被打得节节败退,身上有了多处创伤。那黑衣男子变出几个小鬼,小鬼们朝道士疯狂咬去,道士招架不住,仓皇逃去。道士跑后,黑衣男子也迅速离开了。

崔靖一路尾随,看到男子穿过密林,把小桃抱进了一间竹楼。他在村里这么多年,还从没发现这竹楼,可能因为竹楼在森林中央地带,他不常来,所以不清楚。他不敢妄动,藏在树林里,静待着。再出来,却是两个人。被沉入江底的小桃,竟站了起来!跟在黑衣男子身后,很快就没了踪影。小桃身上的铁链未解,目光冰冷。

“竹楼里的阵法就是那男子设下的?”

“应该是,只是我并不懂。小桃经常会来这里,所以我觉得有什么蹊跷。她死而复生,应该就是因为这个阵法,迷乱心志,应该也是,所以我想破了这个阵法,应该就能让小桃恢复神志,或者入土为安吧。”

“所以,你死后久久不愿离开,还真是心有牵挂,不为报仇。”

“我灵魂归体,实力比之前更强。你能破了那阵法,想必也不会弱。你们可以乘船从河里走,我帮你们把江尸引开,你帮我破了阵法,这已经是莫大的恩情,现在我去找小桃,希望能解开她的心结。之前贸然附体在你的朋友身上,很对不住,我已数百年没有遇到过这种机会,不想放过,若有他日,我必报君之恩,绝无二话。”

“算了,这半江尸军,料你也引不开。若我没猜错,那河中江尸也多半和那黑衣人有关,能设下如此阵法的,绝不简单。水路估计走不通了,我还是帮你把那木妖解决了,看看陆路怎么走吧。至于报恩,我破这阵法着实花了不小的代价,将来怎么报,我自然会告诉你。至于躺下的这位,待他醒了你自己同他说。

我还有一点不理解的是,小桃和木妖是什么关系,小桃既然不是精怪,为何能驱动树木为她所用。我炸阵法时,听到了木妖的惨叫,想来那木妖,小桃,应该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只是具体如何,我还不清楚。”

“我死后被投入江中,许多事也不清楚,只是我觉得小桃似乎被那木妖控制了,但还记得我,所以没有一见到我就下杀手,而且,木妖似乎对你身旁这位很感兴趣。她昨天受了伤,应该比较虚弱,宜早不宜迟,我们还是快去吧。你这朋友待在这里,应该比较安全。这竹屋周围是一圈迷雾,野兽什么的很难靠近,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森林中央,木妖。

“靖哥哥,你来了。”没有那种刺耳的声音,是个很温柔的女声,柔和如春日桃瓣触水而入。巨木中央的洞还没有合上,里面露出一个清丽的女子,藤蔓缠绕着她,只露出半张脸 。

“我来了,小桃,该死的都死了,该报的仇也都报了,你随我一起去转世轮回吧。”崔靖浮在小桃前,眼中是无限柔情,他本也俊朗,此时更显可亲,若不是这许多事,二人也是令人艳羡的一对璧人了。

“不行。”

“是这桃树困住你了吗?我灵魂归体,一定能救你出来。”

“不是。”小桃似有话想说,“该死的还没死绝,那个道士,我还没找到他。”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估计早就死了,你又何必与自己为难。”

“不!就算他死了,甚至投胎转世了,我也一定要将他千刀万剐,碎尸万段,要他死上千遍!其实我还要感谢他,要不是知道他处心积虑要杀我全家,为了一己私利,我可能刚被抓时就自杀了。要不是他,我也看不清有些人的真实面目,还又傻又天真地信着善恶到头终有报。要不是他,我也遇不上公子,尝不到报仇雪恨的滋味。”

“什么瘟疫,分明就是他下的毒,就是为了探出到底哪些人是木灵之身,好夺他们的魂为自己增强修为,供自己驱使。”

“那他为什么不自己动手,非要借刀杀人呢?东公子问。”

“能借人之力,何必亲自动手?再说,夺魂之前,他也并不很强,不知道木灵之身到底好不好对付,找其他人先试探。只是我实在想不到,他三言两语就把那些无知的蠢货骗得服服帖帖,像狗一样听话。”

“可为什么当初只有你们家里人安然无恙?”崔靖问了一句 。

“木灵之身,百毒难侵。”东公子一旁解释。

“孟姑娘,那道士为什么杀了其他人,独独把你留下?”

“我死前也一直疑惑,甚至怀疑我之前,或者前世得罪过他,可在我死前,他告诉我,留着我只是为了折磨我。我的木灵之力格外强烈,只要怨气够深,执念够重,死后被他奴役,就是极好的武器。我这一生,我全家性命,竟因他一句武器葬了。我不甘,不甘!”

崔靖在一旁静静地听着,很伤心的样子。

“那你后来又怎么会被树妖困住?黑衣男子又是谁?”东公子问。

“你是谁?为什么要打听公子?那个木灵之身和你什么关系?”小桃顿时警惕起来,藤鞭已经蓄起了力 。

“他无恶意,你要不想说,就算了。

这些年,苦了你,我的誓言,终究是违背了。

你若执意要复仇,我随你,等你心愿了却,我们再一同转世,来世,我许你灿烂一生,好好守你。”崔靖看着眼前憔悴的小桃,心痛难忍。

“我,不怪你。”不怪你这些年没能陪我,不怪你眼睁睁看我沉江,不怪你让我一个人握住红绳在牢狱中从希望等到绝望,只怪你,没早点来找我,没早点娶我。

“我当初不是有意杀你的,我…”小桃的声音哽咽起来。

“我知道。”

竹楼内。

夜里,小桃睁眼便看见一黑衣男子,蒙面,眼睛很漂亮。

“你醒了。”

小桃觉得身体里的力量更强了,往日的记忆再次涌现。

这男子感受到江底强烈的怨气,匆忙赶来,正碰上一个道士夺她的魂。打退了道士,男子把她送到竹楼来,想探求如此怨气的答案,将她化鬼而生。

听了小桃的倾诉,男子叹了口气,细声安慰她,和她聊了很多。

“我可以帮你,让你变强,只是,你要全身心地把自己的灵魂交给我。”

“多谢公子。”

男子设了一个阵法,将自己与小桃的契约融入其中,把她心中怨念,恨意和执念的威力发挥到极致,还加了攻防阵法,以免有人破坏。

平静的村子再次不平静。

开始有人精神怠惰,神志不清,又有人躺在床上,动弹不得,有人走着走着就昏迷,有人半夜一转身,就再也没有回过家。那几个狱卒,死相极为恐怖,被悬在村口麦场上。尸体莫名其妙地失踪,人们在河边洗菜时,发现了泛白的人头,已经被泡腐了。人们找道士,道士找到了小桃,他放出小桃家人的灵魂,和小桃打。小桃招架不住,也怕把家人的魂魄打散,隐忍不出。村里暂时平静了。

突然有一天,道士跑了,临走时抱走了那尊金佛。

道士在追杀小桃,无论如何,他要把这个难得的木灵之魂收了。小桃很强,但她不敢打,一旦把家人魂魄打散,就完了。她一直跑,道士穷追不舍。走到无路可走时,道士笑了。从他的包裹里飞出上千魂奴,把小桃围住,好像密密麻麻的狼围着一只绵羊。那些魂魄啸叫嘶吼,目露凶光,最前面的,是小桃的父亲、母亲、敬爱的二哥、三姐…还有自己最小最可爱的妹妹。她拼命抵挡,可实在太多,她快挡不住了,不一会儿,她的肉已被撕下几块,感觉不到痛,但能感觉到虚弱,那种任人宰割的无力感再次袭来。

一声笛音传开,桃花雨从天而降,墨衣红笛,漫天花雨,那些受控的魂灵捂住耳朵,表情狰狞,似乎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在空中打滚,张牙舞爪。渐渐地,群魂平静了下来,荒乱中,道士逃了,但带走了小桃最小的妹妹。

“我只能帮你到此,你乃木灵之身,可以好好利用。”然后他在小桃耳旁说了些话。

临走时,他给了小桃一瓣桃花。“若了了心愿,或者无处去,拿这个来找我。”

踏一路花雨,闻悠扬笛鸣,上千魂灵跟在他身后,向远方而去……

看小桃愣了一会儿,崔靖有些担心。

再说话,小桃已是目露凶光,杀意四散。

“快走,你们不是我的对手。”小桃只感觉快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撑爆了,忍不住扭了扭脖子。紫藤缠得更紧了。

“崔靖,既然那么想陪我,就当我的傀儡吧!这个人留下,我到时候交给公子,那个木灵之身我也志在必得!”小桃双眼泛红,黑气缠身,眼看就要大开杀戒。

“不好,她和树妖融为一体,又刚吸收好木灵之力,要爆发了!”

巨大的藤鞭挥来,周围的刺藤似乎瞬间膨胀起来,本来毫无生气的藤尸也涨大了身体,朝他们涌来,这参天巨木,竟然开始移动,渐渐显出一个人形。化成人的模样,还是那张妖艳的脸,甚至有了曼妙的身姿,身上的藤蔓向手脚处聚集,绾住的藤发也披散开来,树根拔地而起,她站了起来,开始走动,一只大手朝他们抓来,一掌拍中了崔靖。东公子抓住被打飞的崔靖,飞身而遁。

不知不觉,已然入夜。

山峦之上,一双金色的眼睛朝森林中央杀来,几十双红色眼睛紧随其后,漫山遍野的绿色如沧海袭来,浩浩荡荡,气吞山河。

“来了?好,就一并收拾!”熟悉的男女双声,熟悉的诡异。

树妖大踏步向前,率领一众刺树藤尸,正面硬撼。

又一次血雨腥风,嚎叫声,痛吼声,撕裂声,打击声……汇聚一堂,打破了夜的宁静。群狼围袭刺树,断尸喉拔树根,嘴里淌血,嘶咬不止。藤尸穿狼身,咬狼喉,树刺围杀,把一匹匹狼扎出千百孔洞,呜咽而死。木妖的大掌狠狠拍下来,一片片狼成为肉饼,内脏横流,鲜血满地,可一个个狼头紧紧咬住那只手,木妖臂上藤蔓拧住狼头才扯下,可哪怕如此,还是挡不住木妖疯狂的攻势。头狼静待时机,突然一声狼嚎传出,许多红眼灰狼朝头狼跑了过去,那些狼竟开始叠起了罗汉,头狼顺势而上,一跃而起,直冲向木妖脖颈,巨大狼牙恨恨咬上,像使出了毕生力气,竟咬出一道裂痕。其他狼也卯足了劲咬,逮住哪里咬哪里,肚子,手臂,脚踝……所有能咬上的地方都咬上,一下拖住了木妖前冲的脚步,木妖只得回手去打,幸而野狼们借助藤蔓攀爬,没有一下子被打中。木妖虽强大,却并没有灰狼灵活,几掌下来,并未打中。周围,酣战仍在继续。木妖恼了,控制全身藤蔓缠向身上的狼灵活,一边开始瞅准目标,一个接一个抓去,灰狼虽灵活,终究耐不住快速奔跑,尤其木妖还在不断动来动去,一匹匹狼开始被狠狠甩出,有些砸在地上直接狼头破裂,脑浆直流。狼王又发出一声迅疾的嚎声,还在木妖身上的灰狼闻声与狼王会和,朝木妖胸口和脖子攀去。他们开始拼命撕咬,木妖胸口出现了一个裂缝,发出木头断裂的声音,透出一股木香味,流出树汁来。抓住机会,一群狼朝这个裂缝撞击,撕咬,向里面挤压,列缝一点点变大,越来越大。那怕木妖拍来大手,狠狠砸在他们身上,把他们拍得大口大口吐着鲜血,他们也不放慢撕咬的速度,他们是在用生命搏斗!藤蔓缠上,大手抓去,一个又一个倒下,一个又一个补上,濒死的狼,使出最后的气力咬出,竟把木妖的右手咬烂了,而缠住它们的藤蔓也被咬断了不少,缝隙大了,大了,更大了!狼王在看到一张人脸时,眼睛兴奋地大张了一下,迫死亡命地朝里冲,底下群狼看了,纷纷冲过来,一口口咬上来,把木妖腿部都覆盖住了,木妖竟一时动弹不得,刺树看此情景也纷纷赶来,挑开野狼,聚在木妖脚下。狼王就快要咬住小桃了!这时,木妖的身体向前一倒,下面的狼见势跳开,胸口处的狼则帮狼王对付着愈加疯狂的藤条。轰----,木妖身下的树,狼,其他,都被下压,尘土弥漫。狼王顶住坠势和阻挡的紫藤,咬向被藤条绑住的女人,这时女人却突然右移,避开了致命一咬,左手直接从狼王喉咙下方捅去,深入脑内,而后使劲使劲向外摔。木妖右手撑地,站了起来。胸口处的几匹狼吐血不止,眼里的光很快就散了。一只金眼狼被胸口的紫藤甩出,狼头重重甩在地上,没有一丝活气,喉咙流着血,小泉一般。

紫藤一碰沾了狼血的左手就缩了回去,像被烫得生疼。缝隙中的小桃神情恍惚,然后定了定神。群狼发出低沉的哀鸣,犹豫着要不要撤。几匹残存的红眼灰狼互相看了几眼,拿不定主意。战场上,是遍地的狼尸、碎屑和断刺零枝,狼群已然损失过半。突然,木妖举起右手,“杀!”刺树再次行动,四散而出,朝狼杀去,最边缘的刺树连成了一个包围圈,把狼群向内逼,包围圈逐渐收紧,把群狼向木妖的方向逼。而木妖举起右手,朝狼群锤去。一匹红眼灰狼瞅准一棵较弱的树,带头冲了过去,其他狼紧随其后,一匹匹狼冲去,咬根的,挡刺的,缠住木妖的,各行其道,配合默契。包围圈被打破了!一匹匹狼冲了出去!可木妖的脚步也加快了,根本挡不住,眼看着木妖就要冲到破口了!

后方突然出现一股水流,水流上方是一只漆黑木舟,东公子和崔靖!

水流之中,是一具具江尸。

为报仇,小桃化鬼杀人,把村民们沉入冬日冰冷的江水中,其中有凶手,可有些只是当初一事的旁观者,有些当时躲在家里,有些还只是孩子,甚至有些只是路过的外地人。无辜殒命,他们也怨,也恨,也阴魂不散,在江中等待多年。如今,机会来了。

东圣以木舟将江水引来,冲向木妖,木妖竟被一圈江水包围,而后浸在巨大的水柱中,江尸们纷纷咬上木妖,那是无变的痛快和畅意。木妖召集刺树,去阻止这些江尸。刺树们进了水圈,一具被刺藤洞穿控制住的的藤尸,在遇到一个穿红肚兜的小江尸时收了冲势,那小江尸停了下来,停在这具女藤尸上方。那女藤尸像是见了丢了许久的十分珍贵的东西,忍不住想去摸他。接着又极为痛苦地挣扎着要摆脱刺藤的控制,她强撑着不动,伸出自己的脖子。那小江尸犹豫地咬了上去,一个头缓缓落下,还有一行黑色的泪。周围的刺树上,一个又一个头掉下,剩下几个没掉头的,也强撑着不动。

小桃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这许多年,为了报仇,她都做了些什么?

她把村里的人一个个,一家家杀死,把他们的尸体投进冰冷的江水中,甚至活沉。后来,为了找道士,她与森林中的千年古树融为一体,把几乎半个森林变成了自己的傀儡,这样,把一些深藏其中的村民揪了出来,绞死,再沉江。因为她认为,雪崩之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那些人,那怕没参与,也是冷漠的看客,他们该死。再后来,为了加大搜寻力度,她开始吸收这片森林的灵气,充沛的灵力让她感觉复仇在望,有好几次,她通过大地上的树木精确地感受到了那道士的位置,她就要成功了!可灵气被抽干,森林开始死去。开始是些小花小草,蛇虫鼠蚁,后来是兔子,是鹿,是野猪…最后,只剩刺藤,地鼠和狼了。她明显感觉到自己就要能摆脱地面,就要能走出去了!她就要离开森林,彻底报仇了!甚至,她开始杀掉路过的游人,把河底的江尸捞上来做成藤尸,开始动狼的主意。她终于从土里站了起来,甚至可以化形为常人,去寻仇了!这时,狼群中走出一位少年,少年年少,却把她打成重伤,自己多年算计毁于一旦。若不是她和森林古木连在一起,关系着森林灵脉,早就被杀了。为了恢复,她干脆改了阵法,放弃了清晰神志,只有一个念头,复仇,复仇。再后来,遇上一个木灵之身,她怎能放过?更何况,这是公子要的人。她掂量着力度,既能吸收灵气,又不让他魂飞魄散,只是没想到,棋差一招。少年不在,却来了个引尸人。想自己这九百多年,竟都在痛恨中,在复仇中度过,也是无趣极了,可怜极了,糊涂极了。

悄然不知,自己已经活成了自己曾最痛恨的样子。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