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邻家小说网 > 小说库 > 异域公主:驸马带我走

更新时间:2021年11月09日

异域公主:驸马带我走(桫椤林公主)最新章节_异域公主:驸马带我走全文在线阅读

异域公主:驸马带我走

作者:桫椤林公主分类:武侠小说类型:武侠修真

一段人与鱼儿的爱情故事,一段绝世虐恋,原是宿敌,却有着躲不开的一段缘,是爱,还是恨,一切终究在孽缘之中酝酿发酵……“哎,小鱼儿,我要救了你,你怎么报答我?”“以身相许怎么样?”“可以呀!但是你若变的很丑,我可不要!”“那我就变的英俊帅气一点咯!”“可是还是不行啊!”“为什么......?”“我若喜欢上你,这岂不是孽缘,岂不是人鱼恋?呃,不行,不行!”“我原先不是鱼啊,我原先是亡国的王子。”红鱼儿反驳,它不认为自己做久了锦鱼,就真的是鱼了。&nb...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行人穿过紫仙亭,几经周折,来到闵月亭。

闵月亭是一个八仙亭,亭子的八个角龙飞凤舞堪称巧夺天工。

在闵月亭的四周,清晨的低脚雾笼罩在白色的琉璃树上,此琉璃树为千年神树,琉璃花为琉璃树上的神花。其花色泽明艳,气味芬芳馥郁。

“小姐,恰逢近日琉璃花盛开,我家公子命人做了琉璃花甜饼,你坐下尝尝。”白糖扶着蓝仑公主坐下,亲手用筷子夹了一块琉璃花甜饼放进了蓝仑公主对面的小碟子里。

“先让我尝尝!”

“为什么?”

“我家小姐吃东西之前,我都要先尝一下的。”宛衣夹起一块放进嘴里,细细咀嚼了一下满意地赞叹:“嗯,味道不错,公主,快尝尝。”

“是吗?”蓝仑公主望着碟子里小巧精致的糕点轻轻地夹起了它,咬上一口,味道冰凉爽口,丝滑有劲道。

“怎么样?”肖公子望着薄雾里的琉璃树,眉宇间舒展着一股英气。“近日你们来我家府上,算你们好运气,这琉璃树种在这冰莲池中,平日汲取的都是天地之灵气 ,尤其是此树初开的花朵做成的糕点,食之一块,可增寿十余载,亦还有返老还童之效。平时,这些糕点,外人即使奉上钱物武功秘籍等贵重之物也难得此一块,今日,我心情好,命下人做了许多,权当是过节了。”

“是吗,那我得多吃几块,多攒些阳寿,好让自己青春不老。”本来不怎么喜爱吃糕点的白羽公子匆忙拿起筷子夹起一块放进了嘴里,一口一个,连接吃了三四个。

宛衣看着他,索性放下了筷子。“吃,把这一盘子吃完,祝你长命百岁,寿与天齐!”

“哈哈!我对长命百岁不感兴趣,只是觉得味道不错。”白羽公子不好意思再吃下去,便夹起一道黑色的鱼,细细品尝。“这是莫虚谷中的黑鱼吧?来自天外的莫虚谷中,此鱼性格极为怪异,唯有在清晨的雨季才跃湖而出。像我们住在沙漠的人,想吃什么,都得去往他处寻找,可怜可悲。”

“那又怎么了,这里虽然地处沙漠,但来往客商众多,别说这莫虚谷的黑鱼,就是东海鲨鱼我也能给你寻得来。”肖公子不以为然,他自持一身功夫了得,想要什么岂不是如囊中取物般唾手可得?

“肖公子,你家的水源从何而来?”蓝仑公主望着亭外悠悠之水不禁犯了好奇。

“这,自然是靠七彩葫芦了,我们红石村的这些水泉靠的可不是月亮泉,靠的乃是我父亲从天界讨来的七彩葫芦。”

“肖公子,红石村这么重要的机密被你一语道破,你就不怕心有不轨的人偷听了去,抢了你家的七彩葫芦?”白羽公子摁下了肖公子的手,示意他说话点到为止。

“怕什么,就这两个姑娘家家的,难不成,还能盗了我家七彩葫芦不成?”

“那你说,我们尔蓝城最缺什么?”

“水啊!”

“那你如此卖弄,岂不是为自己无端招惹祸端?”

“我相信你们才口无遮拦的,罢了,我不说了,继续饮酒赏花。”肖公子有些不乐意了,他拿起酒杯饮了一口,无意中瞟见远处几个黑影一闪而过,便起身追了上去。

“怎么了?”白羽公子紧随而至。

“有人偷听我们谈话。”

“看吧,你这张臭嘴,迟早要给你家招来祸端。”

他们两人飞跃出亭,却寻不到黑衣人的任何踪迹。

“小心你家的七彩葫芦吧,俗话说,财不可外露,若是让小人听了去,必动其心,必生其计。”白羽公子摇了摇头,无心再寻找黑衣人,遂返回闵月亭。

此时闵月亭里,菀衣正在婉转的向白糖打探红石村的来历。不巧,刚说到关键处白羽公子回来了,肖公子却不知去向。

“肖公子呢?”

“他?继续在寻找黑衣人呢。”

“肖公子口中所说的七彩葫芦是真的吗?”菀衣有些质疑,便向白羽公子求证。

“假的,那有什么七彩葫芦,纯属无稽之谈!”白羽公子意图混淆视听,他目光闪烁,并不愿意据实相告。

“是吗?那这湖中之水是从哪里来的,还有红石村入口处长满火莲的那一片片水域,这些水源都来自哪里?红石村到底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个,你要是想知道就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估计不用问别人,就那个肖公子绝对的有问必答。”白羽公子走向亭子外的断桥上,神色忧郁地敷衍宛衣。

“哼,若是这样,我与我家小姐就在此住上半个月也无妨。”

“你们两个姑娘家的,打听红石村的秘密干嘛?”

“闲来无事,好奇呀!”

“有些事情,还是少知道为好。”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

“他人之事,与我何干?”白羽公子不屑地笑了笑,然后沿着闵月亭外的断桥走向离水面最近的一棵琉璃树下。

这棵琉璃树生于长满火莲的池水之中,在池水的深处,一群红色的锦鱼相互追逐着游来游去。

“这湖里的锦鱼真大!”白羽公子望着池中之鱼不禁赞叹。

“是么?”依靠在栏杆上的紫衣听了心生好奇,拉着白糖走了过去。

“这湖中之鱼比我的岁数都大,有的甚至百岁有余。”白糖指着红莲下游荡的锦鱼儿向宛衣介绍。

“百岁有余,那不成精了?”宛衣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

“嘘,小声点,真正成精的可不是百岁。”白糖生怕宛衣竟然了池中之鱼,便压低着嗓门说:“有的一两千岁的都有。”

“什么?还有一两千岁的?”

“小声点,这是我们肖府的秘密。”

“你们肖府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没多少?”

“那你说的这条一两千岁的鱼呢?它现在在哪里?”

“不知道。”白糖神色闪烁不定,开始搪塞:“或者它已经死了,归西了。”

“不会吧,都成精了,怎么会死掉呢?”白羽公子不信,他望着池中悠悠之水幡然醒悟:“怪不得那么年青,原来她是条鱼精。”

“白羽公子是猜到了谁吗?”宛衣追问。

“没有!”白羽公子避而不答,他抓起眼前琉璃树的白色枝条一跃而起,进入了琉璃树林中。

这林中之树,树干白而通透,枝叶晶莹如白玉,白羽公子飘行其中,隐约感到此林透漏着个中玄妙,但又难以名状。

他唯一想不明白的便是这林中之雾,薄如轻纱,伸出手去,似有触感,又似无形。

坐在亭中的蓝仑公主起身行至断桥,宛衣和白糖正在向池中抛洒食物。

锦鱼们似乎饿了,它们相互拥挤着,争抢着从空中掉落的美食。

“白糖你告诉我,那个一千多岁的鱼精去了哪里?”宛衣软磨硬缠,意欲打破砂锅问到底。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

“看你欲言又止的,肯定是知道些什么。”

“这,你还是不要问了。”

“为什么?”

“有些事情还是少知道的为好,免得招惹杀身之祸。”

“不会的,我是属猫的,天生的死不了。”宛衣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蓝仑公主挥手打断了,她示意她不要再继续追问下去了,宛衣有些不甘心,但只好闭嘴作罢。

蓝仑公主望着池中的锦鱼突然心生愧疚,她自语到:“该回去了。”

“小姐说什么?要回家吗?”

“嗯!”

“小姐不想再继续?”宛衣欲言又止,暗示蓝仑公主。

“一时好奇之意,知多知少是足?”蓝仑公主眉目流转,望向琉璃树林,白羽公子此时不知去了何处,把她们几个生生地撂在这里了。

她现在心中有些急切,宫中荷花池里的那条红锦鱼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她似乎隐隐地感觉到,红锦鱼正在焦急地等待着自己,而自己倒好,却在宫外玩的流连忘返了。

“小姐,小姐?”白糖把手在蓝仑公主的眼前晃了晃,甜甜地问:“小姐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我在想我们该回去了。”

“小姐今日刚醒来,还未曾在肖府内游玩,你不知道,我们肖府还有很多好玩的地方,比如,紫方亭,花月阁,兰亭桥,春雪踏梅河等等,你们来一次什么都没有看就这么走了,岂不可惜!”白糖列举着肖府内的著名景点,试图挽留二位。

“是啊,小姐,我们再玩两天吧!”菀衣心有不甘,白糖口中的景点令她心驰神往,既然来一次,不去看看,确实是憾事一件。“小姐,再玩一天,好不好,后天,后天我们回去?”

“你这个小丫头啊!”蓝仑公主摇了头,无耐地说道:“外面的世界就这么好玩么,天生的野性。”

“小姐是同意了?”

“嗯,再停留一天,你到时候可不要耍赖啊?”

“遵命!”菀衣拱手后退,然后拉着白糖继续站在断桥上看红莲湖中的锦鱼。这些鱼儿,吃饱了的,寻了一片有水草或浮萍的地方,摆动着尾巴休息,没吃饱的鱼儿,则一波跟着一波地朝着掉落食物的地方争抢食物。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