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邻家小说网 > 小说库 > 穿的就是这个调调

更新时间:2021年11月15日

穿的就是这个调调(佑耳果)最新章节_穿的就是这个调调全文在线阅读

穿的就是这个调调

作者:佑耳果分类:赘婿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这宫里的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也就只有姐姐你这般对人好。”那张苍白的面容似乎活了过来,殷红的小嘴一张一合的吐着上辈子她说过的话。玑瑶,晏姮儿上辈子遇见她的时候,她还是皇帝身边的一个磨墨小婢,连品级也没有。是这宫中最低等的,人人可欺的那种微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晏姮儿朝那里看去,瞬间愣住了。

那个面容她一辈子都忘不了。

“姐姐你真是一个善良的人。”

“以后我就跟着姐姐你了。”

“这宫里的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也就只有姐姐你这般对人好。”

那张苍白的面容似乎活了过来,殷红的小嘴一张一合的吐着上辈子她说过的话。

玑瑶,晏姮儿上辈子遇见她的时候,她还是皇帝身边的一个磨墨小婢,连品级也没有。是这宫中最低等的,人人可欺的那种微末小人。

可谁曾想就是这样的一个被任何人不曾在意的人竟然是皇帝心中守护了许久的人,就是这样一个人满满占据了郭淮的心不曾留给她半分。

她努力了大半辈子,为郭淮染尽后宫鲜血,竟然只是为了给玑瑶腾出一片朗朗乾坤来。

想到前世她晏姮儿竟然一直庇护玑瑶还为她与贤妃起了正面冲突,晏姮儿就觉得自己简直蠢透了。

玑瑶是怎么成了她身边的宫女,尽管隔了一生跨越了一道生死,可她还能清清楚楚的记得。

那日,她去寻皇帝,便见到一个瘦弱的小宫女哆哆嗦嗦跪在门外。

那时太阳正盛,站在太阳低下一会儿便晒的人头晕眼花是一刻也呆不了的。

可这个小宫女却整整跪了一个上午,起因竟是墨散了墨水。在皇帝忍不住踹了她一脚的时候,晏姮儿终于开口求情道:“陛下何必与一个小宫女置气。”

“实在是她太笨了。我可不要这么笨的宫女。”

“陛下不愿收留她,她可如何是好。”

“既然娥儿你心疼她,就赏赐给你吧。”

玑瑶身体不好,晏姮儿便将她养在内室。以至于所有人都忘了她宫中还有这么一个人来,包括她自己。

郭淮演技一项极好,他看着你的那双眼睛如此深情,似乎是会说话一般。直叫人为他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就连自己心爱的人都能狠心下得去脚演一场如此逼真的苦肉计。目的仅仅是为了将她送进自己身边。

正是因为如此,晏姮儿从来没有怀疑过他们,当初跟在皇帝身边最久的淑妃曾说道玑瑶与皇帝是青梅竹马,她还笑了笑不以为然。

如果不是那道封后圣旨,不是她亲眼看着玑瑶身批五彩凤袍,哪怕她至死也不会相信皇帝的心上人竟然是玑瑶。

晏姮儿恍惚之间回过神来笑了笑,看了一眼盛怒的皇帝。突然觉得时光正好。

晏姮儿是绝不会再傻傻的去救皇帝的心上人了,她看了一眼执行刑法的总管太监,那脸上阴阴的笑意令人恶心。

“这是怎么回事?”

这太监知道晏姮儿从小便在太后面前露脸,今后还是要入宫为妃的。今日又是太后邀她入宫因此也不敢得罪,给足了她面子恭敬回道:“晏姑娘您还是不要管了,这些人可是得罪了太后的。”

“噢?”

这时候郭淮似乎才注意到晏姮儿来,强迫自己将目光转到晏姮儿身上,只是他还做不出高兴的样子来。只好面无表情,“娥儿你来了。”

“陛下曾说过绝不会令我不开心。不知这话可还做数。”

郭淮不知晏姮儿怎的突然提起这话来,可是如今正是需要她入宫的时候便笑道:“君无戏言。”

“那好,我不想再看到他。”晏姮儿看似随意的用手指着面前的刑罚太监。

郭淮哈哈笑了起来,“既然娥儿你不想见到他,孤保证你永远都不会再见到他。”

那太监本来看着宫女惨状正暗暗兴奋突听的这话,吓的猛然间跪在了地上,“求陛下饶命。”

见皇帝不甚在意,十分机灵的转去求晏姮儿,可他还没到晏姮儿脚边就被两个御林军拉了下去。

“叮”恶意诬陷宫女偷盗的太监已被处决。为宫女报仇任务完成,增加十二点生命值。

仿佛一束阳光涌进了身体里,晏姮儿觉得暖洋洋的,全身似乎拥有使不完的力气。

没想到完成任务竟然是这么简单,她只是实验一下而已,没想到这样也可以。

“皇……”话还没说完,晏姮儿突然觉得天旋地转,全身的力气又瞬间被抽走,昏倒前似乎听到系统的警告音。

“叮”恶意残害人性命,扣除全部生命值。

晏姮儿欲哭无泪,怎么还可以这样,那是不是意味着她要再次死了呢。

地球有句至理名言怎么说来着,没有最坑爹只有更坑爹。

晏姮儿无故晕倒在太后宫门口,皇帝急宣太医医治。

然后连接着宣了十几位太医,皆是摇头叹气,言其活不过今晚。

皇帝无奈,只好将人抬回了晏府。

晏姮儿觉得自己好像即将脱离□□,回复到灵魂状态。那种孤独无助近乎要使她窒息,或者已经窒息了。

晏束在酒肆正喝的七横八竖忽然听人声喧沸,“晏小姐刚被人从宫中抬了回来,据说活不过今晚。”

“是那个阉贼的女儿吗?呸,他当初卖主求容,如今又想女儿入宫为妃。也当有此报应。”

“兄台你有所不知,这晏家小姐可并非那晏臣亲女啊。”

“哈哈,是他女儿才奇怪了。”

“据说晏小姐可是从宫里出来的,那长的真是美若天仙,真是可惜了。”

“哈哈,宫里的出身也不知道亲爹是谁呢,再美有什么用。”

晏束虽然知道坊间对他晏府多有闲言碎语,可他却听不得人说晏姮儿的坏话。

晏束摔碎了手里的酒壶,歪歪斜斜的起身一脚踹倒了那嘴中不干净的人,旁边的人认出晏束的身份来都噤若寒蝉的逃走了。

晏束一把抓起那人的来,口中喊到:“我不许你说娥儿的坏话。”

那人梗着脖子从喉咙挤出一丝声音来,“人都快死了,还有什么说不得。”

“你说什么。”晏束松开那人失魂落魄般跑回晏府。

他不顾众人阻拦,闯进晏姮儿闺房。

此时的晏姮儿禁闭双眼面色苍白发气散乱毫无生气的躺在床上。

那凌利的眼神不会再出现了,她永远不会再高昂着脖子盛气凌人的跟自己对峙。

明明不久之前还用力的甩掉了自己还她的鞋子,为何眨眼之间就变成了这样。

晏束这一刻毫无酒意,只见他双手紧握跪在了晏姮儿床边,两行清泪从眼底流出。

那双手因为太用力已经被自己所伤,有献血浅浅从指缝流出。晏束握住晏姮儿无力摆在身边已经有些发凉的左手。

“娥儿,娥儿你这是怎么了。”晏束觉得自己的世界自看到这样的晏姮儿之后就逐渐开始崩塌了。

他想过自己会死去,可从来没想过晏姮儿会死。

他还来不及说一句:“我的娥儿”,本来苟延残喘掩弃姓名活在这世间就只是为了看看她。

可如今……

晏姮儿只觉得光影交汇之处,有人紧紧拉着自己的手不放她离去。

等到白雾散去,她竟出现在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之上。

一位白衣卿相跪在大殿之下,头颅垂的低低的,“陛下,我愿辞官隐于万里之外,只请你放过晏妃娘娘一条生路。”

“噔蹬噔”一阵脚步声传来,在这寂静无人的大殿显的尤为清亮,那人从金龙宝座走下来。

晏姮儿认得这人,正是郭淮,而此处赫然就是金銮大殿。

“晏姮儿她害死了德妃,证据确凿,我如何救得了她。”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