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邻家小说网 > 小说库 > 小苍兰

更新时间:2021年11月07日

小苍兰(冬月廿一)最新章节_小苍兰全文在线阅读

小苍兰

作者:冬月廿一分类:爱情小说类型:天作之合

“喂?”电话里传来一声清朗的笑声,好像在笑宋勉那一声喂里隐藏的小脾气。旋即又换了腔调,安抚他难藏的情绪。“阿勉,不舒服吗,还是吵你睡觉了?”贺珵的声音留在耳边,正带着清晨的气息,宋勉稍稍喘息,抓了把头发“没...昨天睡得急没吃药。怎么了哥,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翌日一早,宋勉睡得混混沌沌,昨夜太暖,融得他迷迷糊糊的倒在床上睡了去。

小花匐在床下圆圆的一圈盘卧在地毯上,屋子里很暖,睡得正香。

宋勉坐起身怔楞了片刻,心口有些沉的发慌,这才想起昨晚睡得急,药也忘了吃,当即就这昨夜的凉水灌下小把药片,任由嘴里苦味溺散,眉也没皱。

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没顾得上看直接划过接听,声音有些虚软

“喂?”

电话里传来一声清朗的笑声,好像在笑宋勉那一声喂里隐藏的小脾气。旋即又换了腔调,安抚他难藏的情绪。

“阿勉,不舒服吗,还是吵你睡觉了?”

贺珵的声音留在耳边,正带着清晨的气息,宋勉稍稍喘息,抓了把头发

“没...昨天睡得急没吃药。怎么了哥,善善不舒服吗?”

贺珵没倚靠背,略显清瘦的背坐的挺直,一手拖着电话一手那笔在做病情记录,稍一仰头看了看挂表。

“好着呢,在我这你还不放心。”话留一顿,笔下的小楷已经收了最后一尾,按下笔帽,话里多些专注。

“不过你很久没来复查了,这病可大可小,但你的身体你总得有分寸,别轻易冒险。”

宋勉歪头在肩上夹着手机,两手利落的换好了衣服,嘟囔着“知道了...这两天忙着呢,过几天吧,我再去看看善善。”

贺珵嗯了一声儿,表示同意了,掐着挂表的秒针在上班时间跟宋勉道别挂了电话。

手机刚搁下,诊室的门就已经被敲响了,他不习惯关紧门,那一扇虚掩的门就被那敲着的手机吱的一声儿打开了一条缝。

贺珵听见门外的人嘟囔了一声儿,夹着些粗话,顺手掀开一页病录,拧眉开口“请进,门没关。”

门开后,贺珵坐正身,看清来者,准备重复日常一遍遍的问询,还没能开口,就见那人一脸不耐,把随身的包仍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剑眉敛着,正对着他,满脸的不耐烦好似要从那抿着的薄唇中迸发,脸上几处擦伤,看着并不严重。

“外伤在六楼,出门左拐就是电梯,右拐尽头有步梯。”

贺珵将来人的无礼看在眼里,并未开口冒犯,只是他今早心情很好,难得的想温善些。

“我没病。”

那人跨过小茶几,三两步走向贺珵,坐在了贺珵对面的椅子上,看着年纪不大,带着的随身的包也价格不菲,少年气很强,像是在上学的学生。

他未约束坐姿,大喇喇的坐着,眉目藏不住的烦躁,可贺珵却从中又察觉出几分不安的意味,衔了衔唇边,像笑

“我是秦时杰,秦氏集团的小儿子,我妈让我娶你妹妹,可你今天看着了,我就是个匪子,配不上什么名媛。”

他眉紧的一皱,往贺珵跟前俯身,像是赌气“叔,你不能让你妹妹误入虎穴吧。”

贺珵难得的有些笑气难发,丢了笔倚在靠背上打量着他,长相挑不出什么毛病,身材也同样一绝,可那满身难藏的侵略性的气息,让贺珵十分不适。

贺家是书香世家,贺珵自小交友也同样儒雅,并非是看不上不拘小节的人,只是难以应对,就像此刻。

秦时杰口中的贺小姐,是贺珵叔叔的女儿,可贺珵在他叔叔那一家可谓自小攀不上好脸色,自从贺父逝世,贺家的掌舵人便成了贺珵的叔叔,贺涵更是自认高人一等,从不将贺珵放在眼里。

只是这样高雅脱俗的贺小姐,怎么就看上了眼前这个坐在自己眼前,说自己是匪子的秦小少爷了?

贺珵不觉得有趣,对这种所谓的家事素来性致不高。

“你认错人了,我是独生子,没有妹妹。”

“而且——我不到三十,顶多算你一声哥,这叔我当不了,留着孝敬别人吧。”

秦时杰眉中的烦躁更甚,似乎忍到了最后,往后一仰躺在了椅背上,耷拉着眼皮,很是任性一般。

“我管不了那么多,反正这人我娶不了,你看着办。”

贺珵扫了眼挂表,他很讨厌在一些无意义的事情上浪费时间,更讨厌和人说理。

“行,那麻烦你等着,我下班了再说行吗?”

秦时杰很骄傲的扬眉笑了笑,看的贺珵恍了一愣,听着他慢悠悠的宛如老大爷般张口“不急,我包了你一天的时间,别的我倒没有,就钱倍儿足”

他右腿往左膝上一搭,果真悠闲自在一般“没事儿,贺医生,我其实也没那么急,今天不行就明天,明天不行就后天,我这一个月的钱花剩下了,也够包你一个月的。”

秦时杰笑的矫黠,眉挑的像跳,贺珵吐出一口浊气,强忍下自己满心的烦闷,侧颈看着旁边的小窗,他待的是一家私人医院,收费却又不高,秦时杰这嚣张的话,让他没法质疑。

秦时杰看着他,脸颊上笑得两个笑涡,看起来倒十分乖戾,贺珵偏头露出的脖颈雪白,和他那身白大褂有种奇异的一致,偏偏发梢乌黑,遮着眉头,掩住躁意,只像是生闷气一般,秦时杰笑着往前探了探,隔着桌子,嗅到了他身上消毒水一样的气味,不苦,有些香。

“贺医生,你那个妹妹,还没你长得好看呢。不过爷不想娶她不是因为人不好看,是我爸妈太烦人。”

贺珵闭口缄默,收回目光低着额,下巴垂在衣领上,很是放松一般。

“都新世纪了,还搞什么父母之命,我就不是什么志者,哪知道怎么对人好。”

“贺医生,你交女朋友吗?”

贺珵舌尖触了触唇,润色两弧“不交。”

秦时杰即又谈到“那你就不知道,交了女朋友是多麻烦了。”

“整天守着等着,快成了陪娘娘逛花园的小太监了。”

“这要结了婚,小爷我怕不是要连个人都难当了。”

贺珵打喉息里窜出了一声笑,是被他声情并茂的一番话讲压在了笑穴上,秦时杰见他笑了,爽飒的眉目也带了些飘扬。

“贺医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

贺珵吐开了一口气,这事与他实在没关系,这秦小少爷一看就没经过“家”事,让他理解贺珵的苦衷,贺珵只觉得比去跟贺涵说别嫁闺女还难,不由揉了揉眉心。

“秦少爷,我跟你未婚妻实在没什么兄妹间的关系,行医讲究对症下药,你衬这病尚未入骨,早些另寻高明吧。”

秦时杰听话扬起的眉由垂下大半,像家里的哈士奇,贺珵看着想。

“你要是真觉得救人一命,现在赶快出去,一上午的时间,要耽误多少病患你知道吗。”

秦时杰盯着贺珵看了一会儿,好像还在纠结,最终轻飘飘又不容置疑的给贺珵下了话“行,那你给我找个地儿住,我不乐意回家。”

“你不是有钱吗?”贺珵的素质快被削磨尽了,想到刚才说着包自己一月的小少爷,真是笑也无奈。

“那不是吵架被赶出来没带那么多吗”

贺珵与人约了时间,懒得和他多纠缠,于是穿上外套拿起车钥匙,秦时杰就一脸不羁的跟在贺珵身后,宛如一个保镖。

贺珵将人送到一个酒店,开了半个月的房间,在秦时杰的吐槽声中全身而退。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