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邻家小说网 > 小说库 > 叮咚,你的死期到了

更新时间:2021年11月15日

叮咚,你的死期到了(雉水客)最新章节_叮咚,你的死期到了全文在线阅读

叮咚,你的死期到了

作者:雉水客分类:重生小说类型:幻想空间

“你怎么还没走?”栾子期朝着那人瞪去。说话之人穿着玄坤派统一的道袍,懒洋洋地靠着墙。五官有些平常,但眼中含笑,乍一看,让人好感倍增,当然前提是他不说话……他冲着栾子期挑眉,“等你啊,等你一起去解救男主角。”男主角?这个人一下子就道出了祈樾的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抱着一堆从华尧仓库中寻得的法器,栾子期伸出脑袋,确定玄坤派的喽啰们都走干净了,才小心翼翼地伸出一只脚。

没走几步,就听到熟悉而讨厌的声音,“清风公子,这是去给祈樾收尸吗?”

“你怎么还没走?”栾子期朝着那人瞪去。说话之人穿着玄坤派统一的道袍,懒洋洋地靠着墙。五官有些平常,但眼中含笑,乍一看,让人好感倍增,当然前提是他不说话……

他冲着栾子期挑眉,“等你啊,等你一起去解救男主角。”

男主角?这个人一下子就道出了祈樾的身份?难道和他一样是个穿书者?

接着,他就自来熟地搂着栾子期的肩膀,说道:“我叫薛琛,和你一样,莫名其妙地成了魔尊里的人物。你应该知道这本书吧,我可喜欢这本书了,我猜你也看过,要不然不可能赶祈樾走……”

栾子期嫌弃地挣脱了薛琛的手,自顾自地向山下走去,没想到这个聒噪的家伙竟然是自己的粉丝,那又怎样,依!然!很!讨!厌!

天快黑了,山下的森林绵延无际,要找一个人不亚于大海捞针,头疼啊……

吉莲岛上,明月一直皱着眉头,只有随着华尧真人见客的时候,才挂上乖巧的笑容。

到了晚间,华尧也发现了小徒弟的不对劲,问道:“在担心清风?我呀,就是太宠着你们了,别人的徒弟刚筑基就被打发下山历练了。不过是看家这种小事,他肯定不会搞砸了的,再说还有祈樾陪着他。”

“可是,师父,”明月有些迟疑,但咬了咬牙,还是说道:“师父,我们还是早点回去吧,我今天下午有一阵感觉几乎透不了气,我总觉得清风出事了。”

华尧皱起眉头,明月比起清风是有些淘气,但绝不会拿清风的安危开玩笑。他们是双生子,也许清风是真的出了事,明月才有所感应?但枕风崖的禁制绝非一般宵小能破的,想了想,华尧说道:“明天午宴之后我们便回去罢。”

以往华尧都要在吉莲岛上待上十天八个月,这次刚来就要走,足以证明他对清风这个小徒弟还是很重视的。

明月点了点头,心中暗暗祈祷,清风你可一定不要有事,我可只剩你一个亲人了。

在黑暗中跌跌撞撞前行的栾子期可不知道远方的明月正担心自己,他现在只觉得当时自己脑子一定抽了,要不然为嘛要来找祈樾?

先不说他根本不知道祈樾在哪里,而且任何法术都不会,他只能完全靠步行。且为了防止被同在林子里搜寻的玄坤派众人发现,他连任何照明的法器都不敢用。两眼一抹黑的栾子期不禁猜想到,也许此刻玄坤派的人已经把祈樾给杀了,而他他还像个傻子似的在林子里瞎转悠。

比起狼狈的栾子期,薛琛则不紧不慢,就像在自己后花园散步,不远不近地跟着。

终于,有一段路平坦了些,栾子期加快了步伐,想要将薛琛远远地甩开。

“喂!”身后的薛琛好像在说什么,但栾子期完全不想听。

突然,身后袭来一阵猩风。栾子期本能地向前滚去,身后的佩剑也飞出剑鞘,挡在了主人的身前。

在微弱的剑光下,栾子期可以看到在他原来停留的位置有一个巨大的蛇头,它仿佛已经把栾子期当作腹中餐,贪婪地吐着信子。

这不是普通的蟒蛇,栾子期握着佩剑,慢慢后退。这条巨蛇的身体上覆盖着纯黑色的鳞片,而三角形的蛇头上有两个凸起,泛着血红色。这应该是他笔下的黑昙蛟,一种低级妖兽。虽然不过低级妖兽而已,真正的清风说不定还有可能杀了它,空有皮囊的栾子期只能听天由命了。

黑昙蛟昂起头,再次向栾子期扑来。

慌乱间,栾子期连忙躲在了树后面。黑昙蛟直接将树拦腰撞断,轰然倒塌的树冠并没能阻断黑昙蛟的追击。

栾子期奋力向前狂奔,根本不敢向后看,所以说,他就应该乖乖地待在洞府之中,逞什么英雄!

不知跑了多久,栾子期才后知后觉地发现黑昙蛟貌似没有追在他后面。

迅速扭头,真的好像不在!

栾子期闪到一棵树后面,再次探了探头,好像真不在!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看来运气不错,黑昙蛇有新猎物了。

突然,一个人影慢慢逼近。栾子期将露在树干外的衣角拽进了阴影。连黑昙蛇他都对付不了,玄坤派随便出一个人都能碾死他。

“别藏了,是我!”

竟然是惹人嫌的薛琛,栾子期松了口气,才从树后面钻了出来。

“你刚刚跑什么跑,不过是条黑皮蛇,一剑就能杀了的玩意儿。”

栾子期这才注意到,薛琛手中提着的剑,还在滴着血。因为经历了一场打斗,原本束好的头发此刻有些散乱地披着,给平常的五官平添了一份妖魅,妖兽的血染红了他袍子的下摆,这样的薛琛站在如同鬼影的灌木丛旁,就似嗜血的修罗刚刚结束了一场战争,俊美而又残忍。

怎么同是穿书者,差别就这么大呢?

“切!”栾子期决定继续无视这个救命恩人,扭头就走。

但薛琛突然把他一把搂住,将他禁锢在怀里。

“干嘛!”

薛琛捂住栾子期的嘴,轻轻嘘了一声。

“谁在那里!”

“李师兄,是我,刚刚杀了条黑昙蛟,有点累,歇会儿!”薛琛朗声回答道。

来者嗤笑了一声,“一个低级妖兽而已,真是个废物。”

清风不过十三四岁,个子不到薛琛的下巴。此刻被他搂在怀里,耳朵正贴着薛琛的胸。规律的心跳声一下一下地传到了他的耳朵里,有点烦,却又有点安心。

“哎,我说,人应该走了吧,快把我放开!”

薛琛在怀里掏了半天,拿出一个红色绸带,绑在了栾子期的手上,然后才退到一边。

栾子期看着手中的绑带,莫名其妙,“这是啥?”

薛琛冲着他眨了眨眼睛,“定情信物咯~救了你那么多回,你要不要考虑以身相许?你还是挺萌的,我不亏。”

栾子期脸又黑了,不发一言,另一只手直接去扯红绸带。

“别别别!”薛琛连忙制止,“逗你呢,这绸带是是个低级法器,相当于GPS定位系统,这个林子这么大,你小小的一只,万一走丢了,我可找不到你。”

原来如此,原来是处于好意啊!可是依然不能掩盖自己被耍了的事实!栾子期依然不打算理这个所谓的救命恩人,扭头就走,不过这次,他到底没敢把薛琛甩开。这个林子里不知有多少妖兽,随便一只就能把他拍死,他可不敢拿自己的小命涉险。

等等,不对,栾子期突然停了脚步,空气间有一种很熟悉的灵力波动。

清风是天生的冰灵根,祈樾本来是水木双灵根,但在古仙人的秘境中,误服了一堆过期的灵丹,再在极寒深渊的折磨下,变成了冰灵根。

为什么水木双灵根会异变成冰灵根,十九岁的菜鸟写手表示任性,不解释!

现在空气中的灵气越来越浓郁,难道说,祈樾要化神了?

这都什么事啊,栾子期扶额,化神那得多大的动静啊,得了,玄坤派的人也不用熬夜了,马上就能抓到祈樾了。

“怎么不走了?”看到栾子期停了下来,薛琛问道。

“不找了,困了,回家睡觉!”

话是这么说,栾子期还是打算抢救一下自己的大儿子的,他深信祈樾还没蠢到没做任何准备。现在他赶过去,说不定还来得及。

“会御剑飞行吗?”

薛琛点头。

栾子期张开双臂,肉嘟嘟的红唇轻启,“抱我!”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