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邻家小说网 > 小说库 > 依依风铃声

更新时间:2021年11月21日

依依风铃声(麦田农人)最新章节_依依风铃声全文在线阅读

依依风铃声

作者:麦田农人分类:历史小说类型:其他

推荐你一部麦田农人写的婚恋情感小说,一起来看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因为赛里木湖离霍尔果斯口岸已经不太远了,所以,本来打算第二天带着倚雯途经果子沟再到霍尔果斯边贸口岸逛逛,让她领略一下真正的边塞风光,但倚雯不想耽搁太多功课而急于要返回成都上课,因为她这次是请假出来的,而且已经超假了。于是,我们便一同乘机返回成都。回到成都,我先把倚雯送到学校,然后回总公司回复工作。我和倚雯约定下个星期周末再见。

有爱的日子是快乐的!有爱的日子是滋润的──有爱的日子是令人骄傲的!这种感觉,就像自己瞬间伟岸高大得可以将整个世界、整个地球──乃至整个银河系都踩在脚下一样。我想,当初古希腊伟大的百科式科学家阿基米德讲出‘给我立足点,我将移动地球’此话之时,一定也和现在的我一样──“醉生梦死”于热恋之海吧。否则,他也不一定能说出如此豪情万丈、不知深浅的惊世之语吧?因此,我与阿老之间可能的、唯一的区别就只是:人们并不知道激发阿基米德说出这样震撼环宇、颠覆认知的、他的真命天女是谁而已!由此可见,那些说人类渺小、卑微如蝼蚁、微生物之流,是多么的狭隘与偏激啊!

时光如梭,转眼功夫,与倚雯见面的周末就到了。

清晨,当我开着公司的小车到达倚雯学校的时候,倚雯已等在门口。今天她穿了件雪白色连衣裙,肩挎一个银色小包,腰间画龙点睛般地系了根银白色窄边腰带,此带刚好将她凹凸有致、苗条而性感的身段淋漓尽致地勾勒了出来。脚穿一双白色高跟凉鞋,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如瀑布般披在身后,仿佛出水芙蓉一样清新、纯洁、典雅而高贵,娉娉婷婷,袅袅娜娜,飘飘逸逸地站在学校大门口那排垂柳之下。老实说,漂亮的女孩儿就是与众不同,穿什么都好看──哪怕浑身上下只披一条破麻袋,也能像明星大腕般鹤立鸡群而引领时尚风流!所以说:美,是明丽耀眼的;美,是有感染力的;美,更是有毒药性的!这不,我发现,但凡经过此地的路人或正开着车的司机──无论男女,几乎都无一例外地要回头看上几眼飘逸、美丽如天仙般的倚雯,才会一步三回头、三步五回头地、恋恋不舍地慢慢离开。更有甚者,竟因此而差一点与路边的大树“亲密接触”,从而引得周边的路人哄堂大笑,赶紧如醉汉般满脸通红地逃之夭夭了!难怪,告子曰:食、色,性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尚美之道,千古之风!此话,乃亘古之真理是也。我从心底发出这样的感叹!于是,为了疏导交通而不让此截路段出现交通、人流堵塞而造成堰塞湖现象,我急忙向倚雯招手叫道:“倚雯,倚雯,这边,这边!”倚雯看到后也立马心领神会,赶紧向我车边跑来。上车后,倚雯一声没吭直接就抱着我爱意浓浓、缠缠绵绵地深吻了起来。之后,才扑闪着她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无限柔情地对我说道:“农,两天不见,我好想你啊!”“我也想你,雯!现在我才真正体会到‘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含义,那真正是度日如年,坐立不安──数着分秒熬光阴啊,没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我真情实感地描述自己这几天的感受。此时,倚雯的脸颊绯红,一双明丽动人的眼睛里荡漾着满满的爱意。怪不得阿兵常说,要想知道一个女人是不是真的爱你,你只需要盯着她眼睛看看就OK──毕竟,眼睛就是心灵的窗户嘛!而且,恋爱是女人最杰出──最不可思议的美容师!由是观之,此话非假!看来,阿兵的道行确实如深山老妖般功力深厚,非同凡响,不是一般人所能抗衡与相提并论的!“今天我们到哪里玩,雯,请‘示下’?”我从自己的遐思中走了出来回到正题上。“没有‘示下’,只有回家!”倚雯轻快地边说边在我头上轻戳了一下。

倚雯的老家在一个离成都有两百多公里的小县城乡下。当我们抵达那座小县城的时候已近中午。本来我打算先在小城里吃点东西再去乡下的,可倚雯说她昨天就已和她大爸、大妈说好,等我们今天回去一起吃午饭。于是,我和倚雯就到商店买了些牛奶、香蕉、苹果、白酒和饮料等等作为礼物带给她大爸一家。又经过大约二十分钟的车程,最后,终于到了。由于到她家还要走一段小路,而且只能步行,所以就只好将车停在路边她一个远房亲戚的空地上,我和倚雯提着礼品沿着山边如九曲黄河般弯曲的羊肠小道慢慢向坡顶走去。翻过山坳,眼前出现一片相对开阔的平地。平地之上满是或长或短、或方或扁的小块绿油油的稻田。而稻田旁边的空地上,稀稀疏疏地长有几棵绿绿的桉树。这块硕大平地四周靠山脚一线的地方,则零零散散地座落着十几座式样各异的、四周都拥满了郁郁葱葱竹林与杂树的农舍。此时,这些农舍的房顶都无一例外地冒着仿佛轻纱一般的缓缓的、袅袅的、蓝蓝的炊烟。偶尔,从这些农舍里会传出几声狗吠、鸡叫之声------站在山坳口,倚雯指着村头最靠近里边的一座农舍说道:“老农,你看,那就是我的家!”走下坳口不远的地方,一条宽约十几米、清澈见底的小溪出现在我们面前。倚雯沿溪边上下跑了好几遍都没看见哪里有桥通过。于是,她气喘吁吁地、有些歉意地跑到我跟前说道:“老农,咋办呢?我记得以前这哪里是有个小木桥的嘛,为啥现在却没有了呢?”倚雯满脸的一筹莫展和无可奈何。她一边跺着脚上的黏土,一边东张西望着,满心渴望能在视线的极限处出现一座过河的小桥。见此情景,我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嗨,雯,就别找了,也别着急了,我蹚水背你过去吧──这有什么难的!”“你行吗?”倚雯满脸疑问。“开玩笑!别忘了,我也是从乡镇上走出去的。而且,我从小还是个游泳健将呢!因为,我老家房子旁边五步开外,就是滚滚东逝的岷江水,知道吗?”我边说边脱掉鞋袜,并挽起裤管示意倚雯往我背上趴下。刚开始,倚雯还真有点害怕,在我背上不停地嘱咐我慢点,小心点,生怕我就背着她跌倒到溪水里。可到后来快到岸边的时候,她却又靠到我耳边甜甜地悄声说道:“农,我突然间好想你就这样背着我像电影里的男女主角一样走啊走,一直走到路的尽头,天的穷处──就像王维写的那样‘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那该是怎样的一种幸福与快乐呀!”“你的幸福就这么简单,这么朴素?”我笑着问道。“当然啦,时刻与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这本身就是一种幸福呀!其实,幸福就是简简单单,平平淡淡地和自己爱的人以及爱自己的人一起生活、过日子呀!”倚雯清脆而愉悦地答道。“那──那我们现在就开始这样一种生活吧!”我佯装要继续背着她朝前走的样子,倚雯一下子就从我背上挣脱了下来,“咯咯”地笑着说道:“别闹了,等改天你再背我吧!现在我们得赶紧快走,我大爸一家还等我们吃午饭呢!”穿过村子,最后一家便是倚雯老家封闭式凹字形三合院房子。此时,倚雯大爸、大妈和堂姐倚霁已等在大门口,倚雯便将我一一短介给他们。走进院落,一大桌香气扑鼻的饭菜早已摆好在堂屋大门口外的地坝上。倚雯大爸热情非常地挽着我的手边走边对我说道:“别管她们,等她们娘仨先摆一会儿龙门阵{就是聊天的意思}再说,你先陪大爸喝两杯!”倚雯的大爸跟乡村里许许多多的种地汉子一样──真诚、好客、老实、本分、简单、木讷。酒过三巡之后,倚雯大爸的话匣子才渐渐打开,说话、语速也比刚开始顺溜畅通多了,黢黑多皱的脸上也星星点点地冒出了些许的汗粒。他掏出香烟抽出一支递与我,我连忙摆手示意:不会。他随即竖起大拇指,一边将香烟递往嘴边含着,一边笑微微地说道:“好样的!年轻人最好不要抽烟,抽烟一点都不好,既费钱又害健康!”“说的比唱的好听!什么都晓得就是不戒掉!”此时,大妈、倚雯、倚霁刚好从里屋出来听见大爸与我的谈话,大妈便趁机教导政训大爸一番。而大爸并不生气,“嘿嘿”地干笑了两声继续道:“我这不正夸奖我们雯子{大爸管倚雯叫雯子,倚霁叫霁子}男朋友不抽烟是好样的嘛,怎么反倒说起我来了呢,是吧,老,老,老”大爸对着我连说了几个老字都没能把我的名字叫全,还是倚霁反应快,立刻插嘴道:“爸,人家雯雯的男朋友叫老农,记好了,别弄忘哦!”“哦,对,对!老,老农。老农?”大爸眉头微皱,仿佛自言自语,“这个名字好生奇怪啊,我怎么老觉得总是在叫我一样呢?因为,我才是真真正正、地地道道、正正宗宗的种地老农嘛!”话音未落,我便和大妈、倚雯、倚霁哈哈大笑了起来,可大爸好像并未受到我们一点儿的影响,继续一脸认真地说道:“我感觉这样称呼人好生别扭,好生坳口呀,简直太不方便了!哎,雯子,你男朋友还有其他什么好叫一点的名字没有呀──比如什么小名呀、俗名呀或者学名呀之类的?”“哦,大爸,他还有一个名字叫安德烈!那您就叫他安子吧,这样就顺口好叫了!”这也太出乎我意料了──倚雯竟然像慈禧太后赐名给宫中小奴才一样,立刻就将我父母翻了好几天《新华字典》才好不容易启上的名字给篡改得“人仰马翻”,面目全非!我真是苦不堪言,“爱恨交加”啊!唉,没办法,谁叫我喜欢人家呢!这也叫: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吧!不过,值得庆幸与高兴的是:倚雯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迅速意味深长地投以我倾城一笑,暧昧一瞥,让我倍感受惊又受伤的幼鹿般的小心脏收获了些许的安慰和满足。难怪,古人常曰:祸兮,福之所倚嘛!哈哈------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