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邻家小说网 > 小说库 > 道似无情却有晴 又名贵妇离婚之后

更新时间:2022年01月14日

道似无情却有晴 又名贵妇离婚之后(杨真)最新章节_道似无情却有晴 又名贵妇离婚之后全文在线阅读

道似无情却有晴 又名贵妇离婚之后

作者:杨真分类:种田小说类型:豪门世家

杨安靠坐在床头。在顾礼潜移默化地影响下,杨安的品味也提升了不少。于是顾礼就将自己的置装大业全权交给了杨安打理。即使有时他看上了某件心仪的男装,也会打电话让杨安去买。有次,杨安无奈地问他,为什么非要费事地让我去买?顾礼笑得很是欠扁,“老婆,这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答的。因为是老公要求的所谓情趣,做人家老婆的焉能不从?!虽然嘴上不说,但那时的自己心里很是甜蜜。

不知为何,她最近总是想起以前的事,而以前越幸福,眼前的痛苦就会加倍。这种掺了蜜的苦涩,回回刺激地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仿佛在抽筋。心脏会抽筋,很搞笑的说法,但蛮形象。杨安很有嘲笑自己的心情。

晓宛冲完澡,坐到杨安面前,“L大的招待所建的还真是不赖。”晓宛突然伸手轻拍杨安的脸,“你看起来不太好”。

杨安挑眉。

晓宛瞪眼。

杨安败下阵来,“我很好,能吃能睡。我还在网上发简历找工作呢。”

捏了捏杨安没几两肉的脸颊,傻妞,我是透过你在瞪顾礼那个混蛋。你们俩挑眉的动作、疑问的神情真是该死的一样,晓宛很不爽。

“这是顾礼给你的财产,相当大地一笔。这男人还是有点儿可取之处的。”晓宛递给杨安一张财产清单。

杨安连看都没看就放在了一边。

“好吧,你够酷!”晓宛扁了扁嘴,“唉,我赚十辈子都赚不了这么多钱。”拿出包里的文件,“这些文件需要你签字。”

杨安接过文件,除了存款,顾礼还给了她一些不动产、股票甚至还有一个马场。签完字,杨安躺在了床上。晓宛收拾好文件,拿出给杨安带的吃的,放到了冰箱里。

“顾礼给你的那笔存款,他说会打到你的账号上,还有存在XX银行保险箱里的首饰也归你。”晓宛躺在了杨安身边。

“他这次应该是大放血了吧?”

杨安没出声。她其实并不晓得顾礼究竟赚了多少钱,理财的事情也是顾礼在做。如果不是这次离婚,她都不知道自己名下已经有了那么多财产,再加上顾礼这次给她的,他应该是大放血了。是在补偿她?她翻身把自己埋进薄毯里。

“真受不了你!那么热竟然还盖薄毯?”晓宛一脸崩溃。

杨安不理她。她们是大学校友,只不过一个学中文,一个学法律,一个比另一个大四岁。如今晓宛仍待字闺中,杨安却已结婚、离婚还有了一个儿子。晓宛上大学的时候是个十分乖巧的小女生,在从事律师职业多年后,她成功转型为御姐。杨安分外怀念当年那个一脸怯生生地叫师姐的小师妹。时光真是无比残酷的东西。

“我会在F城待几天,我在休假。。”

杨安转过头看她,晓宛起身拿杯子倒水喝,杨安知道这个女人在不好意思,她本质上是一个非常容易害羞的人。不过,一个三十岁的女人别扭的样子实在让人很想扁她。

杨安再次把自己埋回薄毯里,她是文明人,绝对不会用暴力解决问题。

北京顾礼办公室

刘律师将离婚证放到顾礼的办公桌上,然后拿出一张纸,“这是给杨安女士的最终财产清单。”顾礼接过放到一边,瞄都没瞄一眼。

“只剩下一些财产还没有过户到杨女士名下,其他事项都已经处理完毕了。”

“辛苦你了。”

望着顾礼略显苍白的脸色,刘律师犹豫了一下,但想到终究是人家夫妻俩之间的事,身为外人的自己总是不好劝的。“应该的。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先走了。”

“好。有事儿再联系。”顾礼起身与刘律师握手。

“顾总,工作还是不要太拼命地好。”刘律师终究是忍不住开口劝说。

“谢谢你,刘律师。”顾礼平静道谢。

打电话叫秘书送刘律师出去后,顾礼才拿起了那张清单,这些钱应该够杨安生活了。等她不够的时候再想办法给她好了。

拿起离婚证,他放到了柜子的最底层,以确保它不会轻易地出现在他的眼前。如今,它是他最不想看见的东西,至少目前最不想。

秘书敲门进来,“顾总,按照您的吩咐,这是您接下来的两个月的行程安排。”

他接过来,逐项浏览。很好,他会在未来两个月完成一次小规模的环球旅行。

杨安问晓宛,“晚上吃四合一凉皮好吗?”

“如果马路上挂满了空调我就出门。”晓宛躺在床上装死。

“他们送外卖。”杨安简直被打败。她是来陪我的吗?她是来折磨我的。

“吃。”晓宛活过来了。

杨安打电话叫外卖。

等晓宛开始吃的时候,她几乎是生机无限了。“实在是太好吃了。真香!”

“吃这些够了吧?”

“OK”

杨安有些好笑地看着吃得满嘴麻酱的晓宛,伸手抽了一张纸巾给她。

“晚上凉快了,咱们去操场上溜达溜达吧。”

“嗯,你吃完了就去帮我开个房间。”

“为什么还要再开个房间?”

“跟你睡,势必只有两个结果,NO.1我被热死,NO.2你被冻感冒。”

“明白了,我这就去。你吃完后收拾干净。”杨安一向耐热,但很畏寒,而顾礼就是一个移动的火炉,他非常怕热。在夏天如果房间里没有空调的话,他连一秒种都待不下去。但他们晚上睡觉的时候,顾礼一般都会给空调定时,如果热醒了,就会爬起来把窗户打开。有时早晨醒来,见顾礼热得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的样子,她都会很内疚。她曾提出来分房睡,但顾礼压根不理她。

晓宛收拾完,就把自己贴到了墙上,据说这样有利于消化,可以减肥,但真是TMD累。不经意间看见床头柜上的财产清单,她叹了口气,顾礼真是个让人搞不懂的男人。一个出轨的丈夫,你能认为他爱自己的妻子吗?可他给杨安的财产,却多的令人咂舌。如果单单是补偿,那这份愧疚可真是够重的。回想起那天她依约去办公室见他。他坐在沙发上,呃,在他的胃部放了一个和他外形、年龄超不搭的麦兜热宝。

“杨安一定要离婚吗?”他嗓音蛮干哑的,手无意识地抚摸热宝。

“我已经坐在这里了,这就是答案。”晓宛没打算给顾礼好脸色。

顾礼低着头没出声,把热宝放到茶几上,他起身走到冰吧前给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放了几块冰,冰块敲击玻璃杯壁发出清脆的响声。顾礼背对着她仰头干了那杯酒,手指无意地轻敲桌面。

“杨安想要些什么?”

“她希望润润由你和她轮流享有监护权。”

“我答应。”顾礼没有回头,“桌子上有份文件,是杨安的财产。你回去让她看看,如果有别的要求再和我说。我一会儿还有别的安排,就先这样。”顿了一下,“杨安就拜托你们这些朋友照顾了。她••••••”顾礼猛地止住声,回过身来,点头致意后就快步离开了办公室。

呃,晓宛想,她现在这种状况似乎就是传说中的英雌无用武之地嘛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