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邻家小说网 > 小说库 > 系统它总是装死

更新时间:2022年01月14日

系统它总是装死(冉月流光)最新章节_系统它总是装死全文在线阅读

系统它总是装死

作者:冉月流光分类:仙侠小说类型:灵异神怪

顾松拜访目的终于脱口而出,她自认为完成了自己的任务,整个人又放松下来。这时,才忽然察觉到自己口中干渴不已,立时对外面叫道:“茶水呢,叫人端进来。”她还记得,之前顾诗让自己丫鬟去泡茶了。听到顾松发话,耳房那边一阵慌乱的杯盏响动,这边房门却应声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个花会,不知二姐姐有何打算?”顾诗只好自己开口,一个花会总不能就府上几位姑娘一起玩玩,那多没意思。但府上没有男丁,总弥漫着一种闭门远离世俗的气息,她早就察觉,顾府跟外面大抵是没什么交际的。她们这些庶女就不提了,但顾松这个嫡幼女都日日在府里与姐妹们耀武扬威,也没听说过在外面与手帕交做客之类的。

“这不必你操心,”顾松一扬首,“邀请花会的名单早就准备好了,因大姐姐不在这次花会全权由我主持,听说你字写得不错,所以请柬就由你来写了,对了,这是我私章。”她解下腰间一个荷包,将其扔在了顾诗的木案上。

顾松拜访目的终于脱口而出,她自认为完成了自己的任务,整个人又放松下来。这时,才忽然察觉到自己口中干渴不已,立时对外面叫道:“茶水呢,叫人端进来。”她还记得,之前顾诗让自己丫鬟去泡茶了。

听到顾松发话,耳房那边一阵慌乱的杯盏响动,这边房门却应声而开。一队锦衣华服的丫鬟从外面进来,都是顾松的人,她们进入耳房处准备,梨很快被挤在后面,完全看不见人影。

每个姑娘面前都呈上了一杯看起来一模一样的茶水 ,一些细小的茶梗微微起伏。顾深一动不动,顾诗也毫不在意,端起杯子一口饮干。倒是顾松盯着杯子皱了半天眉头:“三妹妹,你连几个套杯都没有吗?”三个姑娘竟上了三个不同的杯子,平日自用还罢了,用来待客可是颇不体面。

“我这里人少,本就没多少东西,”顾诗听着她计较这个,心里也有些无奈,“去岁本有一套几只圆底荷叶纹的瓷杯,却被个笨手笨脚的小丫鬟摔碎了,只能将就着用了。”她屋里丫鬟不多,偶尔也会让粗使丫鬟们进来帮忙,那些人只有把子傻力气,一向笨手笨脚的。

听了这话顾松才不再纠缠,略抿一口,却对顾深道:“你也是,留在跟着三妹妹一起做请柬吧,你前些日言语不慎,开罪了祖母,本要禁足一月的,为着花会之事,我才提前把你弄出来做个帮手。” 顾诗也是这才知晓,顾深被罚之事,只是现下不好追问。

顾松起身欲走,忽而又转头对两人道:“这次府上会来不少外人,你们也仔细盯着些,别弄出事来。 ”顾诗年纪尚小不会待客,这话显然是对顾深说的。

那顾深虽对顾松年纪明明不如自己,却仗着嫡女的身份肆意干扰她的生活不太甘愿,却也不敢抗命。只每日辰时便赶到顾诗的院落,害得顾诗不得不每日提前一炷香下榻,好在现下不需要去祖母出请安,否则怕得更早。

“深姐姐为何每日都来得这样早?”顾诗不满的抱怨,为了区别府中两个排行事啊,杨二姑娘和杨三姑娘不都是一家子人吗,怎么还要分别写请柬,这不合礼数……后面的宋大姑娘和宋二姑娘也是。”

“之前三姐姐好像说过,似乎是因为花会不打算邀请太多人,所以在请柬上,就打算一人一份以示郑重了。”顾诗也漫不经心的答道。

“还有这说法也是新奇了……”

顾诗本以为在花会之前,大概是不会发生什么大事了,毕竟府上连雷打不动的祭祀都推迟了,先前在家庙附近闲话的几个旁支亲戚似乎也已被遣返,自己就帮着随便做点杂事,等着花会就行。

事实证明,所谓意外比她猜想的还要多,在顾芜离去之后,各种牛蛇鬼神一一冒头,即使顾诗身居内宅之中,也感到了其余波。

也是大清早的,皇宫竟然来人了,为了迎接皇上来使,顾府打开了紧闭多年的正门,还把所有姑娘都叫去做背景板,就连被分配了活计的顾诗顾深也不例外。

由于去得晚,位置就比较靠后,顾诗也没有硬挤上去,只隐约听见断断续续的几个词:“……将罗知府之子罗溪……赐婚予顾氏女松……”尖细的音色无疑代表皇帝身边的内官。

突然其来的旨意令人摸不着头脑,顾诗默默思量着,知府之子与顾氏女的搭配表面上是没啥问题,说起来也是门当户对、郎才女貌的,但总感觉跟皇上赐婚的旨意有种奇异的相斥感。

果然,整个院子里一片沉寂,完全没有一般赐婚圣旨颁布后喜气洋洋的氛围,从因年纪大而被免礼的老夫人,到底下持扇侍立的小丫鬟,全都面无表情的盯着那个内官,她们的脸颊在背光处显得格外惨白。

卓太监被看得毛骨悚然,总感觉现在自己身边围着一堆假人,忽然他想起了京城里从前朝流传下来的传说,浑身鸡皮疙瘩接二连三的冒出来,站在正午炽热的阳光下,却完全没感到一丝半毫的温度。

放眼望去,这顾府全是女子……似乎又与那传说对上了,卓太监被自己的想法惊了一跳。

“是卓总管吧,”顾氏道,“ 可要在我们府上,一并用了朝食?”

“多谢老夫人好意,杂家还需尽快向圣上复命。”卓太监本就不敢在这地方多待,更别提用餐了。他好像明白为何宫中老人,都不愿意跑顾府传旨的原因,只令身后的随从把赏赐的宝物都放下,就急急慌慌的撤走了。

他人走了,这事却不算完。

顾氏老夫人一进正院,就令人把门关上,问顾松:“这是怎么回事,你订婚的事怎会令皇帝知道?” 她们家任何消息都是严禁外传的,更别提嫡次女择夫订婚这样的要事。

“我……我也不知道,”顾松脸色也有些难看,“罗溪之事应只有我母亲,还有他父母知道才是。”她也是出身顾府,自然明白自身因为婚约的原因,与罗溪联系过于紧密,万一有心人拿这事做妖,那是最糟糕的情形了。

且按理来说,自己母亲失踪多年,罗溪父母在之前订婚时就已经立下了誓言,均不可能把此事透露出去。

“这次皇帝圣旨一下,多半整个京城人都知道罗溪是你未婚夫了,”顾氏老夫人叹了口气,脸上也带上了些不舍,“还是把婚约退了吧,我顾氏女不能立于危墙之下,你毕竟不是你姐姐。”

顾松一听‘姐姐’二字,脑中仿若闪过一道霹雳:“还有我姐姐,对啊,她也知道我的婚约之事。”

“趁着此事还未完全定下来……”顾氏老夫人似没听到她话,只继续自己的提议。

“不,不,”顾松态度异常坚定的打断她,“我不退婚,还就要定了罗郎了。”

“那……”顾氏老夫人仔细打量自己孙女的眼,确定自己不能扭转她的意图,便果断放弃了,“那你的婚期恐怕要提前了。”

顾松这才破涕为笑。

而另一边的顾诗也不了解顾松的情况,但是她作为“姑娘”的一员,却从赏赐中分得了宝物,那是一对羊脂白玉的镇纸,其上还有麦穗随风摇摆的图案,大概是做“五谷丰登”的寓意,顾诗一见就爱不释手。

旁边的顾深大概是看不过她的热情,故意插话道;“你可见了之前祖母脸色没,不知那罗溪是何方神圣,竟让皇上为他做媒。”

“这你应该去问顾松,”顾诗把白玉镇纸小心的放入一个匣子里,又让梨把东西都收起来,“罗溪这名字,好像见过的吧。”她说着开始翻找木案上胡乱摆放的一叠请柬。

“瞧,就是这个吧,”顾诗把找出来的请柬递给了顾深,“先前我已经让人把请柬都封装起来了,不过单看扉页也足够了。”

那请柬扉页上果然手书了“罗溪亲启”四字,那字迹飘逸豪放,明显不是出自顾诗她俩的手笔。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