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邻家小说网 > 小说库 > 幸福不是情歌

更新时间:2021年12月10日

幸福不是情歌(偏不偏执得狂)最新章节_幸福不是情歌全文在线阅读

幸福不是情歌

作者:偏不偏执得狂分类:赘婿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她自认为自己可以高傲的在好朋友面前向她宣布对吴庚霖的占有欲,但是,她却觉得输得一败涂地。她自认为,她可以大言不惭的在长安面前与他亲亲我我,她自认为,她可以故意制造出伤口疼痛,好让他在长安面前不顾及她的存在赶紧跑上来体贴入微的问候她的状况……如...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安好可不是什麽木头人,她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看出了自己最亲爱的朋友喜欢自己的男朋友。

对於好友喜欢自己男朋友这种狭路相逢的烂桥段她不是没有在偶像剧中所看到过,但是,现如今她却觉得心口那里痛痛的。好像什麽东西被挖走一般,有种说不出的疼痛感。她认为,长安一定会去找她摊牌。但是,让她大失所望的是她没有来。这让她脑袋中事先想好的该怎麼说该怎麼做的那些话那些该怎样回应,全都泡了汤。

她自认为自己可以高傲的在好朋友面前向她宣布对吴庚霖的占有欲,但是,她却觉得输得一败涂地。她自认为,她可以大言不惭的在长安面前与他亲亲我我,她自认为,她可以故意制造出伤口疼痛,好让他在长安面前不顾及她的存在赶紧跑上来体贴入微的问候她的状况……如此多的她自认为,以及她可以自信满满的认为他爱她。但,她却无法进一步向她“宣战”。

因为可以熟络到了解甚至知道对方会说什麽,所以,她更不可以甚至不可能说出那些恶毒的话来。她无法忘怀她们相遇认识的那一天,她永远都记得那一天。

她在诚品走了好久好久,都未看到自己所中意的安妮宝贝的书。由於她不是一个喜欢麻烦人的人,所以她一遍遍的走著。

那天风和日丽,到现在回味起来,她认为一定是上帝对她们的眷顾才会让她们彼此相遇。更加可以大言不惭的说她们“情投意合”,也对,她们都喜欢安妮宝贝,都喜欢看书,喜欢英国文化,喜欢西方哲学,喜欢……好看的人。

那天,她走到一个角落。正巧看到安妮的一本《莲花》,安然的躺在了书柜上。她踮起脚尖欲想把它拿下来的时候,与此同时,一双手也碰到了她所想的那本书上。她转过头,看到长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两人因此而成为了铁哥们、麻吉、好朋友。后来才知道,她叫何长安。性格和她一样的闷闷得,但是安好却可以在阳光和闷之间转换的游刃有余。她们熟了之后,她不止一次的说过,她的闷是对外人以及不喜欢的人闷得,所以她都会在她面前展示的很二很二。那时候的时光多美好,没有吴庚霖,没有爱情,唯有友情,以及那颗甘愿为彼此两肋插刀的心。

她就这样回想,笑容不知不觉的爬上了嘴角,甚至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甚至曾经心安理得的接受她的祝福。可是,却没有好好的在意她的心情,她的看法。

伴随著一阵轻敲门的声音,把她遥远的思绪拉了回来。她抬头一看,是医生。医生脸上神色凝重。她小时候曾经对妈妈说自己要当医生,救死扶伤,可是,现如今看来都是一种奢侈。医生,如此崇高而令人敬畏的职业。

他们能够将处在濒临死亡线的人们拉扯回来,他们日日夜夜站在救死扶伤的天乏术了。可笑,真可笑。在她选择继续爱他,并且他们相爱如初的时候,上天又与她开了一记玩笑。可,这个玩笑开得她几乎透不过气来。

她强扯微笑,对医生淡淡的说道,“多谢你的建议,我想我会与家人一起商量的。”

这样如此好的天气,太阳照了进来。但她却无暇顾及阳光的温暖照人,她只想就这样陷进去,陷在他们之间的回忆。

这世上回首之间,便是人走茶凉。安好在此刻觉得就算再温暖的太阳也无法融化她体内的寒冷,就算人鬼相隔,就算人鬼殊途,她还是要继续爱他下去。可是,为了他们说过的要一起白头偕老,她还是决定去国外治疗看看。就算有那麼一线生机,她还是要死死抓住,拼命不放。就算是为了他们的未来,就算是为了他。

可是,就算再怎麼努力的拼命的与自己内心抗争,就算再怎麼忍住不哭,就算……有太多的“就算”,也无法填补她现在整个身躯的寒冷。她此刻,真真正正的感到了怕。她怕电视剧里时常上演撕心裂肺的戏码在她自己与他身上发生,她怕他那麼坚强、那麼爱她,她怕自己到时候舍不得离开他。

时光就这样巧妙的在一点一滴中,悄悄流逝。

期间吴庚霖来看过她,她装作睡著了。她还是不敢泰然自若的面对他,她怕自己忍不住下一秒泪水溃不成军、覆水难收。所以,她努力让自己做到呼吸平稳,努力从始至终的保持同一个姿势。

后来她感觉到他揉了揉她额前的碎发,又轻轻的叹了口气,轻轻的在她耳边说道,“真好,感谢上帝,让我们又再在一起。”

他呵出的热气,让她的耳朵痒痒的,她很想伸手去抓,但是下一秒,他却含住了她的耳垂。感觉像是个含著糖的孩子,轻轻的微笑,舌头时而舔了舔她的耳垂,像是不经意的划过一般。

她此刻顿时觉得世界安静的可怕,可失眠的人是可耻的。而他仍旧不依不饶的,她再也忍不住了,她翻了个身,拍了拍他的脸,慢慢的睁开眼,装作睡眼惺忪道“哎呀!吴庚霖,别吵我睡觉!”

他终是不舍的把嘴离开了她的耳朵,低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戏谑的说道:“吵醒你了喔?”

她回头,对著他笑了笑,“也没有。只是在闭目养神罢了。”

他慢慢的靠在她床边,看著她低垂的眼眸,漫不经心的说道“安好,等天亮,我就要去出差了。你有,什麽想要的东西吗?我买回来,送给你。”

她听到此,感觉心口像是利剑穿心。瞥眼就看到了他放在一边的行李箱,看到他面容憔悴,知道他忙的很,但还是来看她。可是,这又能怎样呢?再怎么贪恋他,但还是要离开。

正寻思著,这是不是个绝佳的时机,离开他,毅然决然的离开他。可是,还是不舍,怕自己前一秒踏出他的世界,下一秒就后悔至极。

於是她强打自己逐渐衰弱的斗志,淡淡的笑了笑,下一秒便轻轻在他耳边说道:“我不要什麽礼物,只求白头偕老。”

是啊,只求白头偕老。如此简简单单的要求,在她看来也只是奢侈。她多想谈一场不分手的恋爱,说好了不分手就不分手,一直谈到地老天荒,那该多好啊!可是,有些爱情,终究,败给了时间,无所依归。

只可惜,早知道浮生若梦,恨不得一夜白头。她怕时间太慢,日夜担心失去他。

“我想你呀。”他轻轻笑了一下,脸颊渐浮两片绯红,“出差的时候我只会想你一个,怎麼样?”

她点点头,玩笑似的说道,“你,那麼优秀,被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你每次都在她们面前说‘我爱你们’的时候,我都在想,我怎麼办呀?”

他抱住她,收紧了手臂的力道,在她耳畔呵著气低语道,“被我喜欢呀~”

未了之情,纠缠心绪。既是残余,何必执念。略微整理,再寻爱情。朱砂之痣,自会褪去。

可是,她要怎样忍心才能丢下知道真相后痛心疾首的他?若人生为棋,我愿为卒,行动虽慢,可谁曾见我后退一步。

她也不愿离开他,可是眼看著死神步步紧逼。她无法再拖下去,必须立刻做出一个决定,那便是离开他。她想一个人去承担这项所有的苦痛,她甚至曾经连患上癌症的结果都不想告诉他。要不是当初他的闻声句句刺痛她的心,要不是他一副痛心疾首的追问分手原因、步步紧逼不肯放手,她断然是不会告诉他这令人战栗的消息的。

她欲言又止,下一秒却只能在他脸颊上蜻蜓点水一般,然后害羞的低下头。他看著她,感觉仿佛又回到了当初。那时他们细水长流,真恨不得一刻也不分开。

他抱紧了她,脸贴了上去,鼻子摩挲著她的碎发,呢喃著:“安好,我恨不得抱紧一点,好把你印在心上,手上,身上。

所以,这是他吴氏情话吗?听起来温温润润的,但是她却倍感心痛。再怎样情话绵绵不想离开,但是他还是要离开,动身出差去。

听说这世上有种花的名字叫朝颜,清晨开放,日上三竿便合拢,等待明日太阳初升。生命无论绽放的多美丽,多绚丽夺目,总有凋零的一天。

她深知,是该离开了,彻彻底底的与这个男子断了关系。她怎麼会忽然想哭?难道她也有悲伤逆流成河的忧伤了?她又不是林黛玉,不会一直柔柔弱弱的。

她打了个电话给远在美国的父亲,告诉他大致的情况,希望他尽快订到机票,并且告知母亲会陪她过去。

想起要做了断,她就不忍心,不忍心日后从他人口中得知他知道后的举动。从前她相信,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但现如今,好像他的念念不忘,是不会再有回响了。

此刻,她觉得想念一个人是美好的,美好的让心愈发疼痛。那些过往仿佛放电影般历历在目,不停倒带,而如今,却是物是人非……清晨,想念疯狂的在心底驻扎,而后开出繁华。想鼓起勇气拨通他的电话,然而在下一秒却颤抖著双手将电话放到床边的桌上。她只能呆呆的看著那些他过往传给她的甜蜜简讯,字字刺在心房上。

此刻她想问,没有心是不是可以不那麼疼痛,可是,没有心她又该怎麼继续苟且偷生。念藉此,她不禁失声痛哭。

安好唯有将他托付给她,最好的朋友长安。

长安在听到她带著些许哭腔和她讲电话时,她感觉到了一丝不安。安好在电话中带著几近求她的口吻,说:“长安,你过来一下,好不好?”

可是那时候,她的思绪正源源不断的涌出来啊,她怎麼可以让那些思绪离开她的脑袋呢。所以,她唯有拒绝,“安好,不好意思,我正在写稿子。能否,明天?”说完,不自觉的嘴角扯动,什麽时候起,她与安好说话竟如此生分?是因为他,还是?

“不管你在忙什麽……算我求你了,长安,能不能过来一下。我真的有很重要的话对你说,医生说,我的病情很严重。我怕,不久於人世……”她的语气从始至终都是带著些许的哭腔,让长安心软了下来。

“好,你等我,我马上过来。”她收了线,整理了一下自己便叫了辆计程车,匆匆往医院赶去。

长安赶到病房的时候,看到安好自行拔了之前插在血管里的点滴,虚弱的下床。她急忙上去扶她,正巧看到放在一边的行李箱。她把安好扶到沙发面前坐好,赶紧坐在她旁边循声问道,“安好,你是病好了吗?为何看到你面容如此煞白?你刚刚电话里说医生说你的病情有所恶化?到底怎麼了?”毕竟是亲如姐妹的挚友,她有事,她长安怎能忍下心去不管不顾?

安好没理会她极其迫切的询问,自顾自的说道,“以前我总认为,也许我们有个不堪回首的过去,过去的我不可理喻,他无法容忍我的无理取闹,但也足够庆幸的是,我们还有个洁白无瑕的未来……可是,最终他活在我的任性里,我执拗的不认输。上帝啊,你怎能如此残忍,我现在都看不到我与他的未来。昨天晚上,他临出差之前还问我要什麽礼物。我信誓旦旦的要他给我一个白头偕老。可是,命运弄人,是我不愿认命,才想不顾一切的拉他一起陪我入地狱。现如今,是我错了……长安,之前医生对我说,癌细胞早已扩散。我想现在它们正潜伏在我的五脏六腑之中,我已经没有勇气在他面前歇斯底里了。刚刚与我爸介绍来的美国权威医生谈过,这种手术只有百分之三十的存活率……长安,我怕……我从小到大都不怕什麽的,可是,如今,我却怕的要命……怎麼办……”

看著她理智的陈述出此番话,她悲喜交加。悲的是,只有百分之三十的存活率,癌细胞早已扩散,恐怕这里的医生早已抑制不了癌细胞的肆无忌惮;喜的是,还有一线生机。去美国,说不定可以存活。在美国接受最好的治疗,最好的药物,最先进的技术,可以存活下来。可是,时间是几年呢?要知道,吴庚霖还在等她,等她病好了。给她她所要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翻滚不断的情绪,拍拍她起伏的背,平静的说道:“去吧!这,也许是最后一线生机。去治疗好自己,健健康康的回来。重新,投入他的怀抱。但是,时间是几年呢?”终究问出自己心中所想,她终是太伟大了,怕时间太长,长到他会另交新欢。

“不知道,也许,两年,也许四年……一切都是未知数。”她平复了一下情绪,淡淡的说道。

短则两年,长则四年,更长的还是未知数。怎麼可以?此刻她也开始痛恨命运的造化。但是她还是问出了心中所念及的那人,“那,他怎麼办?”她问的小心翼翼,深怕触及到她的敏感地带。

她勾了勾嘴角,维持上扬的姿势,“交给你了,长安。我知道,你也喜欢他,对不对?”

她竟然会知道她喜欢他,她曾一度以为她瞒的很好。可是,照现在看来,只能摊牌了。

“对!”她不否认,“我是喜欢他。自从他在手术室外几近奔溃的痛哭之后,紧皱双眉,用沙哑的语气问我‘长安,你说,安好会活著出来的。对不对?’。从那时候起,我就喜欢上了他,安好,你说我该怎麼办。好几次,我都想利用酒精来麻痹自我的时候,他会再次出现在我的眼前、我的梦中。你说,我倒是该如何?”

说出来真的很舒服,但是下一秒她却怕安好生气。她怕她会与她反目成仇,老死不相往来。

但是下一秒安好却舒了口气,笑著说:“不用刻意的忘记他。是你自己曾经对我说的啊,越无法忘怀,那不如永远记住。长安,我打算把庚霖交给你。我离开以后,我想假以时日,在你们的朝夕相处之下,他会爱上你的。”安好努力让自己做到语气欢快,让长安听起来这是个不错的主意。

可是,长安不是笨蛋,她当然听得懂她话中话。她便站起来,怒不可遏的说道:“安好,你怎,你怎可以这样待他。你难道不知道他心中真真切切的想的都是你?你却如此坦然的说要把他让给我?你怎麼忍心看到他一个人痛苦?”

是啊,安好她也不想,可是,这是为今之计。不得不这样,将他交给她,好像这样她才会心定,然后心甘情愿的去接受治疗。因为长安的性格和她如此之象,假以时日,他真的会爱上她吧?想到这里,她竟开始不自信起来。她不自信,这盘棋会不会如她所预想的那样一帆风顺。

她笑得更加开心,云淡风轻的说“怎麼不忍心?只要一想到,你对他很好,我就安心了。我便也能放心的去接受手术了”,说道这里,下一秒眼神立刻黯然失色,长长的睫毛垂了下来,看上去令人很是心疼,“长安,答应我!永远都不要告诉他我去美国干什麼。我怕,我怕万一死在手术台上……再也见不到他了……答应我,好吗?”

好吗?最后两字几近求人的语气,让她不禁心疼。重新坐下来,把她抱住。拍拍她的肩膀,泪水在下一秒掉了下来,“你放心,我只让他一人爱上我!我不会让他去爱别人!”

长安说的信誓旦旦,安好也放了心。

“那你回去吧,我这也准备准备,等下我妈开车来接我,和我一起去美国。”她交代完最后一句话,站起来给了长安一个大大的拥抱。

她迎上她的拥抱,感觉似乎就要分道扬镳,竟有些许的寒冷,略带些许沙哑的声线说道“有阿姨陪我就放心了。”

而后,她们各自都放开了彼此。从今以后,她只能在冰凉的电脑屏幕上看到让她熟悉的容颜了,安好,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回来,届时我会把吴庚霖完整的交还给你。

她还是带著些许忧伤的情绪离开了病房,只怕再待下去只能徒增悲伤。等长安走后,安好从抽屉里拿出事先问护士要的笔和纸。开始给他写信。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