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我真的不想再被柴刀了

《我真的不想再被柴刀了》第六十五章 死性不改

时间:2021年12月31日编辑:即将到来

就在这时,一条腿毫无征兆的突然伸到了羽生语的脚跟前。咣当——没注意到的他一下子摔倒在了的地上,地板很硬,额头直接磕碰上去,脑子晕了几秒,随即,一股火辣辣的痛楚从额头处传来。紧接着,充满戏谑的声线在上方传来,“哎呀呀,不好意思啊语同学,我就是想伸个腿舒展舒展,真没想到你会跑过来.........

中午,南长的食堂内一如既往地的拥挤吵杂,加上今天校长额外又开了一次荤菜免费吃的活动,导致食堂里的人流比以往还要多了几倍。

羽生语端着打好菜的餐盘,正在寻找哪里有空闲的座位。

看着盘子上满满当当的肉,他不禁露出淡淡的笑容。

——真好啊,今天又可以打包点带回去给姐姐吃了。

一想到姐姐因为营养不良而越发瘦小的身材,羽生语拿着餐盘的手指渐渐泛白。

但很快眸中那抹黯然转而被坚定替代。

一定要好好努力,然后跟着清悠他们一块学习,争取把成绩提上去,然后考上一个好大学,等毕了业从事工资较高的单位,就可以养姐姐了!!

暗暗想着,视线正巧在不经意间瞥到一个空出来的座位,眼睛顿时一亮,他加快脚步朝那赶去。

就在这时,一条腿毫无征兆的突然伸到了羽生语的脚跟前。

咣当——

没注意到的他一下子摔倒在了的地上,地板很硬,额头直接磕碰上去,脑子晕了几秒,随即,一股火辣辣的痛楚从额头处传来。

紧接着,充满戏谑的声线在上方传来,“哎呀呀,不好意思啊语同学,我就是想伸个腿舒展舒展,真没想到你会跑过来。”

听到这属性的声音,羽生语的身体瞬间僵住,无法抑制的恐惧从心头升起。

宛如的机械的缓缓抬起头,对方醒目的黄发以及满脸标志性的痘痘映入眼帘。

——吉刚胜平

“没事吧语同学,有没有哪里伤着了。”一边,注意到少年脸上明显闪过的惧怕,黄毛笑的更加灿烂了,很满意对方这种反应。

“要不要送你去医务室看看,毕竟....”声音拖长,他走到少年跟前,故意踩在一块肉上,来回用力扭踩,“我们可是好朋友啊,语同学。”

白色肥腻包裹的肉直接被踩扁,浅色的汁水流出,紧绷的肉块早已变成一摊软塌塌的烂肉。

“没事,不用了。”

低低的声音从牙缝挤出来,羽生语死死咬着牙齿,尽力让自己的身体因为惧怕而开始颤抖。

用手撑着地面坐起,他慢慢将地上散落的肉块捡起来放在盘子里,随后忍着剧痛,勉勉强强的站起来。

膝盖好像磕破了,额头那也有点严重,等会自己去医务室处理一下

心中计划着,羽生语把肉块倒在垃圾箱内,一瘸一拐的走向食堂窗口,重新排队打菜。

吉刚胜平没有什么动作,依旧站在原地,笑着注视少年瘦弱的背影,那笑,充满了不怀好意。

...

缄默无言的跟在长长的队伍后面,羽生语死死拿紧餐盘,嘴唇上开始苍白。

吉刚胜平出院了,他这次出来肯定要想报复我,该怎么办,去找清悠吗?

不,不行!!!

他爸是南长的主任,不可以连累清悠!!

清悠现在本来就因为学生代表的事被推到风浪口,不能让他因为我这件事而出现负面的消息。

嗯,所以..

还是不要告诉他了吧。

拿着餐盘的手渐渐松开些,羽生语枯黄的脸露出微笑,原本明亮的眸子却开始黯淡无光。

没事的,没事的,之前,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

只是被打而已,身体疼几天忍忍就好了,不会有事的

一定不会有事的,吉刚胜平他们,有可能欺负我几次就不会再...

嘭——

陡然,背脊好像被人用拳头狠狠捶中

羽生语痛苦的闷哼一声,踉踉跄跄的被挤出队伍外面,差点就要再次摔倒在地。

“我的天呐,真是抱歉啊语同学,我就伸个懒腰,是不是不小心碰到你了。”小胖子福柴石森表现出担忧的样子。

“要不要送你去医务室休息休息,毕竟.....”憨厚的挠挠头,可狭小眸子里的恶意毫不掩饰,“我们一直都是好同学呢,语同学!”

如出一辙的说话方式与笑容,脚步一瘸一拐的往后倒退几步,羽生语枯瘦的脸开始失去血色,只感觉自己身处寒冷的冰窟里。

今天,他们是有备而来的...

不行,得赶紧离开这里,肯定还有很多吉刚胜平的小弟分布在各个队伍里等着自己。

步履蹒跚的想要转身离开这人挤人的食堂,这时,左侧突然被不知名的东西猛然撞倒。

砰——

背面着地,传来一阵又一阵的绞痛,羽生语死死抿住唇,不让自己痛呼出声,额头,因为剧烈痛楚迸沁着冷汗。

“实在对不住了语同学,刚刚跑的太快了,一时没刹住车,抱歉抱歉。”皮肤黝黑猥琐男池畎启走过来歉意道,“要不要送你去医务室。”

羽生语没有回答,闷哼一声,脸色惨白,表情十分痛苦。

他这一副快要死过去的样子,让周围不少买饭的学生驻足好奇围观。

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语同学不小心倒在地上,你们不扶一把也就算了,还在那看,怎么,语同学手如果不小心被踩到你们负责?”小胖子福柴石森从队伍里走出来,语气很不友好,煞有其事的对着那群围观学生说道。

毕竟人家是校霸的小弟,不是一般人能惹的起的

再者说了,地上那个少年是他们的朋友,只是不小心被撞倒在了地上而已,很正常的事情。

周遭打量的视线瞬间全部收回,不再关注这里。

“语同学啊。”

吉刚胜平慢慢悠悠的走过来,嘴角挂着戏谑的笑,声音听上去却充满了担心,“怎么这么不小心,一连摔倒两次,这样可不行,要是摔出问题怎么办。”

说着,他瞥了瞥身旁两位小弟,“来,把我们的语同学抬到医务室去好好治疗一番。”

听到指令,两人纷纷蹲下身,迫不及待的要把少年抬走。

“不,我不去。”羽生语忍着痛,动着身子想挣脱束缚。

但他毕竟是一个营养不良的瘦弱少年,力气哪有两个身强力壮的不良大。

不到几秒,就被他们用力按住,动都动不了丝毫。

“这可由不得你,给老子老实点。”福柴石森小声警告,狭小的眼睛里闪着凶光,语气,却难掩兴奋,“老大让你去医务室治疗是给你面子,别给脸不要脸。”

那个医务室里早就被他们放了一升被倒入十袋盐的污沟水,等会直接把这小子按住往他嘴里灌。

然后,再用小刀划开他的皮肤,把五瓶辣椒水倒上去。

啧,到了那时候,少年的表情一定很痛苦,那惨叫的模样,想想都很兴奋呐!!!

福柴石森开始急促的喘气,肥胖的身材开始激动的颤栗。

“羽生语啊羽生语啊。”吉刚胜平慢条斯理的蹲在少年面前,伸出手拍拍他的脸颊,“你以为自己找了多田清悠当靠山就以为我拿你没办法吗?”

“他现在都自身难保了,拿什么来罩你。”

羽生语瞳孔猛的收缩一下,死死抿着唇,紧紧盯着眼前的黄毛。

——清悠自身难保?他到底什么意思!

吉刚胜平见状,笑的很灿烂。

“看来你还是不明白现在的局势,崎岛山田的影响力在整个日本影视圈都不小,更何况他那些狂热女粉丝,你的多田靠山不过成绩好了点,影响力连人家大明星十分之一都没有。”

看着少年眼里最后一丝光点消散,吉刚胜平笑的更加灿烂了,又或者,是更加的肆无忌惮。

对了对了,就应该是这幅绝望的表情才对啊!!

“语同学,从今往后,再也没有人能保护你了,多田清悠也不行,他现在,跟个废......”

砰——

嚣张嘚瑟的话还未说完,一股巨力陡然从背部传来,没反应过来的他直接被踹飞出去,犹如一条死狗躺在地上。

——卧槽,反了,谁他妈敢踹老子!!

怒不可遏的他直接站起来,正想教训这个敢阴他的孙子时,一道不咸不淡的声音,慢慢悠悠响起。

“赤,艮平,你们不能走慢点吗,还让我不小心撞倒别人。”

这个声音

操!不会吧.....

浑身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吉刚胜平僵硬的抬起头,俊美修长的少年笔挺的站在他面前,嘴角,还挂着那抹让人惊惧胆寒的笑,“黄毛同学,哪里伤着了,需要我再送你去医院一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