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科拉泽沃的传说III命运的终点

《科拉泽沃的传说III命运的终点》第八十九章 兑现诺言

时间:2021年12月21日编辑:杰克

一个黑影突然从一旁的箱子后冒了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捂住了莎拉的嘴,随后几个黑影快速跟上将莎拉的双手绑了起来,一切都是那么的迅速,几乎在一瞬间就完成了。莎拉扭动着身子,歪过脑袋看清了那个劫匪的脸,哈肯,是的,阿尔斯手下的重要船长之一,他正四处东张西望着,警惕的环顾着四周.........

莎拉走出了舰长室来到了甲板上,这里一个人都没有,现在以是深夜多数人都在睡觉,甲板上值班的水手也不知道跑到那儿去了,大概在开小差喝的林丁大醉吧。

但这也无所谓,反正北风之怒号现在停靠在暗港外的海湾上,任何敌人想要打击到它都需要穿过一整个阿尔斯的防区才行,所以在这儿大家都是安全的。

但莎拉却没有正在想这个问题,她在考虑阿尔斯的提议,海盗之王,这个人们既熟悉又陌生的称呼,从纳沃利死后就再没有一个海盗王了,迷雾海重归割据状态数年后又出现了一个新的海盗王,而且还是个女海盗王?

老实说阿尔斯最适合坐上这个位置,他狡猾,机智而且有着不可挑战的威信,尤其是在打赢这场战争之后,但现在?自己来?

是的,这种问题自古以来都是一个很复杂且困难的问题不是吗?这个问题可以引发战争,可以导致一个国家的陨落,甚至是殃及大半个世界的浩劫。

所有的统治者们也许都需要经过这一关,就和渡劫一样,渡过此劫方可成王。

阿尔斯也许已经渡过一次了,所以他干什么都心定了,但莎拉?该死,自己半个月前还只是一名冒险海盗而已,如今却要登上王座?

莎拉哀叹道抚着桅杆,但现在可不是让她感慨这件事的时候,因为另一件事找上了门。

一个黑影突然从一旁的箱子后冒了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捂住了莎拉的嘴,随后几个黑影快速跟上将莎拉的双手绑了起来,一切都是那么的迅速,几乎在一瞬间就完成了。

莎拉扭动着身子,歪过脑袋看清了那个劫匪的脸,哈肯,是的,阿尔斯手下的重要船长之一,他正四处东张西望着,警惕的环顾着四周。

还没人发现自己,但莎拉却呜呜的叫了起来,哈肯恼火了起来,用手掌摁死了莎拉的嘴,“闭嘴!我们不会伤你!乖乖听话!”哈肯压低声音喊道,随后掏出了一封信递给了一旁的手下。

“塞到船长室门缝里,小心点!被发现就完蛋了!”他小声地嘱咐道,而那名水手点了点头,蹑手蹑脚的摸到了船长室门前,准备将信塞入门缝,但刚刚准备动手他就被门猛地拍在了脸上。

他捂着流血的脖子坐在地上,惊恐的看着门里站着的人。

“就不用写信了,我知道了。”阿尔斯打趣的笑着,哈肯看着他脸铁青了下来,立马反锁住莎拉的脖子,掏出枪指向了阿尔斯的脑袋。

他的手下们也拔出了武器齐刷刷的指向阿尔斯,枪栓上膛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在甲板上响起,霎那间接近十把枪已经指着了阿尔斯的脑门。

“我不知道你身上还带着什么!”哈肯喊道,随后把枪口顶在了莎拉的脑门的,“但我敢肯定她没有!”

“我给过你机会,看来你不打算接受。”阿尔斯打了个响指,哈肯立马发线影从桅杆上落了下来,拔出剑横在了一名水手的脖子上,而德莉莎则从船舷外翻了进来端着一杆长枪指着另一人。

而在舰桥上丽莎则坐在舷上拉着箭矢指着哈肯自己的脑袋。

这是一场伏击,但现在到底是谁在伏击谁却完全搞不清楚了。

“我告诉过你在这条船上没有任何事可以逃过我的监视,你以为我在说笑?”阿尔斯摁着剑柄,哈肯则神经紧绷,手指死死地扣在扳机上,他看上去并不算很冷静,随时都可能把莎拉的脑袋打开花。

莎拉呜呜叫着,她的嘴被布蒙住了,她看着阿尔斯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却说不出来,但其实也不要用说出来,反正阿尔斯看得穿她的想法,还有哈肯的。

“基德让你绑了莎拉,然后胁迫我去他设的陷阱里,的确是个好计划。”阿尔斯打趣的说道,而这却让哈肯愣住了。

“间谍!你在他那儿有间谍!”哈肯惊呼道,阿尔斯则嘲弄的笑着,指着自己的脑袋,“间谍?需要吗?你的思维在我眼中就是透明的,恐惧和怯懦。”

“你觉得我不可能打得赢基德,打赢这场在你看来实力悬殊无比之大的战争,你想要保命,所以加入了基德那边,和其余一些人想的一样。”

阿尔斯在哈肯面前走动着,剑鞘在腰间晃动着,他的低笑声无比充斥着讽刺的意味,“基德找上了你,说服你做了他的间谍,我去找黑胡子就是你泄露出去的,你和你的同谋本以为我会死在炮火中,然后基德许诺你们可以瓜分我的一切,让你们成为人上人,新秩序的大人物。”

阿尔斯停了下来,看着基德冷笑着,那在任何人看来都会让你感到深深恐怖的笑容,“但你们始终没有高清一点,你们,在对付谁。”

阿尔斯身上渗出的恐惧让哈肯满头都是汗,他不知道自己找怕什么,阿尔斯只是个人!只是个人!他没什么可怕的!对!只是个人!

想到这儿,哈肯抬起了枪对着阿尔斯扣下了扳机,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干,人在极端的恐惧之下总是会做出许多超出理性的事,而哈肯也显然如此。

他完全不知道阿尔斯身上有没有魔法造物,也许可以瞬间反弹杀死自己,或者别的东西,但几乎是人类对于恐惧的本能,逃跑或者殊死一搏,他的本能选择了后者。

阿尔斯的头向后撇去,但他却没有倒下,哈肯看见了那些飞溅的鲜血,他打中了阿尔斯的脑袋,但他却还站着!

不仅如此,阿尔斯慢慢的扭回了脑袋,随后哈肯便看见了超出自己认知极限的可怕事物。

阿尔斯的脸被打的血肉模糊,半张脸都炸开了,骨头暴露在外,肌肉也在蠕动着,那些东西足以让一个人作呕。

他本该立刻死去,但哈肯和他的手下们接下来便目睹了超出人类理性的过程,阿尔斯的脸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肌肉正在重新连接,粉碎的骨头正在之间长回来,弹丸被那些复原的脸部结构挤了出来,铛铛的摔在了地上。

随着那表皮彻底复原,阿尔斯的连恢复了原装,没有一丝一毫被枪击的痕迹。

“恶魔!恶魔!”哈肯大喊道,用他最后的理智想到了他所能想到最贴切的一个形容词。

“你们总是这样。”阿尔斯笑着,手一挥突然数只绞绳齐刷刷的袭来,栓住了哈肯所有手下的脖子,他们被一个个吊了起来,在绝望的尖嚎中一个个的被绞死在了桅杆上。

没有人为他们执行绞刑,而是这艘船在执行,哈肯看着自己那些吊死在头顶,以各种狰狞面目死去的手下们。

他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有的人疯狂的挥砍着,斩断了袭来的绳索,但立马又会有新的补上,宛如恐怖故事里的怨魂一样,无穷无尽。

现在只剩下哈肯一个人了,他甩掉了自己的枪,用匕首顶在了莎拉的脖子上,他是多么的惶恐,以至于根本没有把握好力度,莎拉的脖子上已经被割开了一道小口子流出了血。

阿尔斯皱起了眉头,看向了哈肯,“莎拉,闭眼。”他冷冷地说道,莎拉愣了一下,但当她看见阿尔斯扯住自己眼罩时便立刻毫不犹豫的闭上了眼睛。

阿尔斯一把扯下了眼罩,那骇人的邪眼睁开了,那燃烧的邪眼瞬间充斥了哈肯的思维,那是最远古的恐惧,在人类还未理解什么是真正恐惧时就已经存在的恐惧。

哈肯无力的瘫跪在地,松开了莎拉,后者立马便跑开了,哈肯看着走到自己跟前的阿尔斯,甚至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阿尔斯扶起了他的脸,看着他的眼睛,“我说过,背叛我的人会知道什么叫真正的恐惧,死亡?”

阿尔斯轻声说道,“并不是。”

他说罢,哈肯尖叫了起来,那尖叫声响彻了整个海面,所有的人都被吵醒了,甲板下一片骚动,但这骚动的起因很快便结束了。

哈肯的眼睛喷射出了黑色的光,几乎在一瞬间他便变成了一具干瘪的尸体倒在了地上,那是比死亡更加深层的湮灭,从灵魂上的毁灭。

阿尔斯重新戴上了眼罩,拍了拍自己的袖子,莎拉看着地上的哈肯一时间都没意识过来什么,片刻后才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

“你对他做了什么?”莎拉问道,“把他的灵魂撕裂了,彻底的湮灭掉,一种独特的死法。”

阿尔斯说道看向了德莉莎,“我们的朋友就位了吗?”他如此问道。

德莉莎看着哈肯也琢磨了半天,她点了点头,“就位了。”

“那我们去结速这荒谬的一切。”阿尔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