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邻家小说网 > 小说库 > 白月光偌

更新时间:2021年12月01日

白月光偌(沃特艾蜗)最新章节_白月光偌全文在线阅读

白月光偌

作者:沃特艾蜗分类:都市小说类型:都市言情

白月光,照天涯的两端。越离散,越期望余生可相伴。可世俗总是不道欢,用悲伤尽抒离散。于是离散也将摊开一幕心衫,笼你的人生若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古城里总有风声,席卷而过千里的红尘。往事里总有喧闹,痴缠而过酒里的伤淳。

我从未觉得自己是一个痴情的人,也从未觉得自己见过痴情的人。而今日,在这个平行的时空,我读到了痴情是什么。

木兰玺读过这些网页上的信息,嘴角微微颤抖。我误以为他是为网上如浪潮般的评论而吃惊,不料的是,他的目光始终停在页面的某一个角落。我透过他的目光方向,瞥见了那个角落。

那是一个评论,评论者的名字也有头衔。仪姿公主,皇族公主。我还是挺差诧异,这家伙不去思索那些评论的风向,而聚焦目光在这个评论上。重点是,这个评论没有什么内容,只要简简单单一个哭笑的表情。

从木兰玺的表情上我可以看出,他和这公主一定有一些故事。莫非是一段暗恋,我心里是这么想的。毕竟我也知道这个时空对门当户对这件事,达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执着。就算这木兰玺非常英俊,这公主该也不会对他暗许芳心。

“木兰玺,不知你看了这些评论有何想法?”

木兰玺被打断了思绪,把目光按回了我的身上。他首先没有说话,好像在思索着接下来要以怎样的语气和我叙说。毕竟,如果我没有犯罪的话,严格意义上,算是他的上级。木兰玺整理着自己的语言,最后和我说:

“从目前的消息来看,错的不是你。我会联系家族的人,讨要一份解决方法。”

“没问题,那这段时间,你就住这里吧。”

木兰玺没有拒绝,我就当他默认了。我对着金玉摆手,示意这里没有她什么事情了。然后我就看着她和海寻一前一后走了出去,对于他们两的事,我心知肚明,眼下也没有说什么,拿起跟前的茶水。

“不知你对皇室公主的事情了解多不多?”我好似无心的一问。

“问这个干什么?”木兰玺的神色突然紧张了起来,我知道自己问到了他心坎某个地方,那种八卦心理瞬间暴涨起来。

原来冷漠至极的督问使,心里也有这么柔软的一面啊。我立马想好了托词,对他说道:“是这样的,我准备去参加皇室的姻缘会。想提前知道公主的一些消息。”

“皇室公主,每一个都是天之娇女。”木兰玺平静的说着话。

“我听说仪姿公主更是不凡。”我说着这句话,偷偷注视着木兰玺的反应,而后发现他的脸色果然发生了变化。

“仪姿公主很好,如果是你的话,我也放心。”木兰玺说完这句话就一口喝下了跟前的茶水。可那杯不是冷酒,而是滚烫炽热的黄茶。木兰玺瞬间就被烫到,咳出了嘴里的茶水。

“还好吗?”我给他递过一张纸。这个时候,我真的发现自己不理解这个人。我肯定他喜欢着仪姿公主。可他说的话,怎么这么像“把自己心爱的女人托付给更好的人”。

“我喜欢她,但是我们之间没有可能。他是公主,我是督问使。他是皇亲贵族,我是一个下人。”木兰玺用最平静的话语,说出了他心里最卑微的话语。

说句老实话,就以目前的相处来看。我觉得这个人太坦诚了。以他的性格根本就不适合当督问使,他应该做一些技术性的工作,而不适合勾心斗角。

“你的医术是从哪里学的?”我问道。

“我以前是皇室御医的学徒,本来会成为调药师的。”他回道。

我一下就理解了,调药师才对嘛。这家伙这种坦诚的性格,又对事情严谨到不行,就应该去做调制药品,这种对每一毫克都要求精密的工作。

“那你怎么会知道这仪姿公主呢?”我继续问道。

听了这个问题,他迟疑了,最后和我说:

“这是我的隐私,我不会说。”

我大致也知道,他说不会说的事情,你费再多口舌,他也不会告诉你。我便不再纠结这个问题。

“那你知道魏冷翠吗?”我问出了我真正想问的话,毕竟,这魏冷翠才是我真正的目的。

“你为什么会知道她?”木兰玺的表情再次发生了巨大的变动。我便知道,这家伙一定知道很多事情。

“可以和我说说她吗?”我问道。

“如果你去姻缘会是为了她的话,请一定要放弃,如果你想活命的话。”木兰玺给我的回答让我大吃一惊。

怎么会涉及性命呢?看他说得这么笃定。这魏冷翠究竟是谁?

“如果你信我的话,就不要去见她。甚至不要靠近她,如果她过来找你,你也要远远避开。”木兰玺说得很诚恳,可每一句话都使我更加疑惑。

“为什么?”我继续问道。

“这是皇族的秘密,我不会告诉你。”

听了木兰玺的话,我真的想把桌子上的茶案拍在他身上。这家伙说话总是不说完整,把别人的好奇刚勾起来,他的话立马戛然而止。

“这魏冷翠身份很特殊吗?”我把问题的深度往回扯了一点,这是我套问的常用手段,借此推出更多消息。

“很特殊。”木兰玺沉默了一会,给出了我肯定的答复。

这个时空的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先是被种下了玄黄针,之后又被各种伤害针对,而将与他发生姻缘的魏冷翠好像也不是很安全的人。

我不禁想到,如果我没有来到这个时空,那他会经历什么。身体种下玄黄针,金玉被逼婚。他应该会以性命相搏吧,他应该拼着放弃自己的权力席位,也要保护金玉吧。

我可以想象得到,这个时空的我会遇到怎么样的事情。从中我也读到了一丝悲凉。我没有再和木兰玺说话了。木兰玺也闭上了眼睛,好似在闭目养神。我准备离开,可木兰玺在我转身后说出了一句话。

“我会为仪姿公主终身不娶,如果你希望接近她,就不要去伤害她。否则,我是没有牵挂的孤家寡人,即使拼上性命,也定会让伤害她的人,身陨。”

我听了他的话震惊了。这家伙疯了吗?为了一个女子做到这一步。其实不用问,我也猜得到。他之所以放弃皇宫御药房平稳的生活,转而去做一个整日奔波的督问使,肯定是因为这个仪姿公主。

“值得吗?”我不禁问道。

木兰玺没有说话,风吹过他面前的茶水,在上面泛起微微的波光。他永远都是这样挺直腰杆,像一株风中的竹子,每一枝节都硬直。

我还想说什么,但想了想,发现自己也没什么好和他说的。毕竟无论是在我曾经的时空,还是这个时空,我都没有真正意义上谈过一次恋爱。在这方面,我能做到,就是不去打扰他的心事。

我对张目白招手,和他一起走出了这个房间,把空旷留给了身后的木兰玺。

“老大,这木兰玺可真是痴情。”张目白在我身旁说。

“可这种痴情,最可怕的是得不到回馈。而是终其一生,都在目送自己心爱人的远走。即使她快乐,你所尝到的也只是一份守候孤凉的欣慰。而若她悲伤,你此生都会为此疼伤。”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