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邻家小说网 > 小说库 > 红绫春迟玉簟秋

更新时间:2021年12月25日

红绫春迟玉簟秋(绛薇尘)最新章节_红绫春迟玉簟秋全文在线阅读

红绫春迟玉簟秋

作者:绛薇尘分类:仙侠小说类型:豪门世家

“你在此处等着。”方铭睿听后,不假思索地将双手里的几包货品交给了她,便奋力追随了去,只落下这一句话。苏绫钰觉着有些怅然无措,一边暗自揣度着事情的来龙去脉,另一边双腿却像不受控般,踱步到了“江墨铺行”门前。“小姐。”她猛然抬起头,才发觉自己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绫钰见眼下这情形,不自禁地跟着追了起来。

“钰儿,方才那人是?”

“我原有件贵重的物件置于他那,本是今日来取的,不知他为何见了我要这般逃跑……”苏绫钰喘息着,眉眼中流露出几分焦灼。

“你在此处等着。”方铭睿听后,不假思索地将双手里的几包货品交给了她,便奋力追随了去,只落下这一句话。

苏绫钰觉着有些怅然无措,一边暗自揣度着事情的来龙去脉,另一边双腿却像不受控般,踱步到了“江墨铺行”门前。

“小姐。”

她猛然抬起头,才发觉自己近乎撞到了何人,定神细看,竟是昨日那个眉宇清俊的翩翩少年。

“那镯子该是来还了吧。”

苏绫钰将事情的原委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只见那双原本清透皎洁的眼渐渐黯淡了下来,眼波里泛着微红涟漪:“实不相瞒,那枚胸针原是一位好心肠的婆婆留给我的,她的眷属已逝,她便一人独居异乡,我把她当作在法国这三年来唯一的亲人。后来她不幸感染重病,便把丈夫生前赠予的那枚胸针给了我,那是她一生所珍爱的东西。我这样讲确是唐突了些,实在抱歉。今日我已将镯子归还。只是,若能找到周昭,还望他能体谅我的心事。”

他竟也有些诧异,一时语塞,顿了顿便说:“料不到是如此珍贵的罕物。昨日之事,由于周昭的自作主张,我已将他打发走。我如今暂且替店主打理这店,如若小姐方便,可否告知我小姐的芳名?日后我若得到周昭的消息,便即刻知会小姐。”

“那有劳先生了,我就住在西街边的苏府。”

“苏小姐?”他迟疑了些。

“苏绫钰。”她莞尔一笑,“如何称呼先生呢?”

他怔住了,料想不到眼前这位美目流盼的姑娘竟是那苏易卿的女儿,胸中顿生些复杂,却将就着随口说了一句:“我嘛,苏小姐可以称我程枫。”

“铭睿哥——”苏绫钰瞧见了方铭睿的身影,还有他那被风吹拂过有些泛红的双颊,但身旁却无一人。

“钰儿,实在抱歉。”

“没关系的,刚刚我跟这家店的程掌柜说过了……”苏绫钰一语至此正欲转身,却不见他的踪影。

适逢正月十五,元宵灯市乃是御州城每年的盛会,各家各户张灯结彩,街市喧嚷,皆是一派绚丽非凡的气象。苏府的府邸沿街向东,直到街巷口的方家府邸,成为了整座灯市最为繁盛的一段。

苏府内,管家廖叔正协调着一众家仆们紧锣密鼓地筹备着,为着迎接总督军的大驾光临。平素幽静雅致的府邸,霎时铺陈了红焰般的地毯,高悬着各式的玲珑纸灯,委实添了不少喜气。苏府的大门敞开着,三个壮汉将十几个瓷器胚体陆续搬进内厅,绿攸和几个女佣则拿来几匹新纺的素绢和绣棚。苏绫钰看这情形,便吩咐张妈,将前些时日自己与方少爷买的炖品一并拿去厨房烹制。

“今天的苏府真是金碧辉煌啊,看来晚上是有一出好戏可以看了。”徐徐的脚步声响起,前来的是沁春茶庄的赵老板和朗月阁的范老爷。

“赵老板和范老爷今日光临府上可是早了些呀。”苏老爷正观着府里的家仆各司其职,确是未料到两位的到来。

“今日苏老爷可是要大展风采的,这出好戏我们怎能错过,特意早来了些看看府里是否需要些人手。这位姑娘是?”那赵延武年约四十,却是话里暗藏玄机,令苏绫钰有些不喜。

“这是小女苏绫钰,刚从法国回来。来,钰儿,见过你范伯伯和赵五叔。”

那赵延武眯着眼,嘴角笑扬得诡谲,上下打量着苏绫钰:“这姑娘倒是生得俊俏。”

“爹,这总督军的仪仗何时到呀?”

“莫约再有两个时辰抵达御州。钰儿,你携铭睿将晚些时候要用的器皿取来吧,绣女和彩绘匠人该是快到了,一会儿带他们去后院打点一下。”

苏绫钰遵循了父亲的嘱咐,径直沿着长廊去了后院花园。才没一会儿功夫,江家的人就运来了自家的白匹,还有一些始成形的瓷胚,紧随其后的是八名佩戴流苏、身着彩锦绣衣的绣女和三两个工匠。江御承今日着了一身靛青色棉纺长褂,迈着疾步跨入苏府。远叔则在一旁催促着家仆:“你们可要按照苏老爷的吩咐,把这批器材运进府内,好生给我看管着——万不可出一毫一厘的差错。”

“江少爷今日筹备得可是十分周密呀。”苏老爷见这江御承毫不客气地迈入苏府,便也省去些繁文缛节,直言不讳道。

“苏老爷抬举了。今日之事,定数全权在督军手中,你我且只保管这其中万无一失便好。”江御承笑着应说道。

“绿攸,你先带着范老爷、赵老板,还有这位江少爷,去前厅歇坐吧。”

绿攸也颇有几分机灵,待苏老爷话音刚落,便引着三位贵客沿着主道步入厅室,端来上好的铁观音,一一斟茶。

“早就在这御州城里听闻江少爷的美名,江少爷真是一表人才啊,我赵某笃定今日订单之事定是胜券在握。”三人方才在屋内坐定,还未顾得上寒暄几句,那茶庄的赵延武便见势奉承起来,眉眼含笑地看向江御承,而后啜饮了口茶,便又对站在其身后的仆从投递了个眼色。

江御承年少立业,诸如此类的阿谀之词该是听闻得多了,自然知晓回话的方式,轻笑了一声,便说道:“赵老板客气了,赵老板弱冠之年便子承父业,将沁春茶庄经营得有模有样,委实令后生佩服。”

“还真是后生可畏啊,江少爷,今后朗月阁和江墨铺行在生意上得多加照应才是。”范老爷也谈笑道。

良久,只见绿攸疾步跑来:“二位老爷,江少爷,总督军的车已经到苏府了,苏老爷请三位随他一同前去迎接总督军。”

七八辆黑色长轿车横卧在苏府门前,气势恢宏,引得全城百姓纷纷驻足围观。位居中间那辆轿车的车门被骤然推开,一位身披戎装的年轻将领即刻下车,身姿矫健,望向人群中似乎最为德高望重的苏老爷,言道:“您就是苏易卿老先生吧,我是李廉。督军今日有军务在身,遗憾不能亲临御州城,特意派我前来参加此次中秋灯会。”

“原来如此,总督军军务繁忙,无法亲临御州诚然遗憾;但李将军千里迢迢光临敝宅,实乃苏家的荣幸。烦请将军府内就坐。”苏老爷敞开衣袖,躬身示意将军进入前厅。

霎时,从车内涌下十几名士兵,从内厅到院落包围了苏府。苏府内的家仆们皆不敢喘大气,沿着那铺设于一地的红毯为将军开辟了一条道路。只有那绿攸生起了胆子,跟随着苏老爷迈进了厅堂。

彼时那个接了赵老板眼色的仆从,却蹑手蹑脚地从人群中游离开,悄然往南向的后院走去。江御承留意到这人的可疑行径,寻思着事情的原委,正迈开步子准备跟了去,却又被赵延武按住了肩头:“李将军,您方才说‘江墨铺行’的老板,正是这位江公子。”

待与李将军、几位御州商会的富商攀谈交游之后,江御承借机暂且离开前厅,只身来到后院。后院的两间厢房没有上锁,偶尔有苏家的家仆进出,大概是整理些展出的器具,却不见任何鬼祟的踪影。

“你们先去歇息吧,一会儿得老爷指示,我再来唤你们。”苏绫钰从后花园东面的厢房缓缓走出,正欲去寻母亲,却隐隐瞧见不远处伫立着的挺拔背影,莫名有些眼熟,迈着轻步凑上前去,便颇为惊诧地发觉是他:“程先生?这么巧,你怎么在此处?难道是,那周昭有下落了?”

江御承虽早有料及会遇上苏绫钰,却似乎亦惊讶于这突如其来的相遇,于是他清了清嗓子,镇定了神色说道:“今日恰逢总督军将领光临御州城,我便随江家少爷一同来府上准备。料不及遇上苏小姐,真是巧合。至于那周昭,很抱歉暂时还没有消息。”

“哦没事的,”苏绫钰眼瞳里略过一丝憾意,沉默些许,便又含笑道,“程先生,你来后院是要看看江家运来的器具吧?喏,都在西面的这间厢房里,我带你去看看吧。”

两人便向西厢房走去。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