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邻家小说网 > 小说库 > 医院风云

更新时间:2021年12月16日

医院风云(司徒浪子)最新章节_医院风云全文在线阅读

医院风云

作者:司徒浪子分类:校园小说类型:其他

尊严,男人的最后底线。妇产科医生凌海亮从单纯到堕落,在经历了世事的虚假浮华、痛彻心扉的灵魂拷问之后,最终幡然醒悟浪子回头,成为了一名有良知的官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056

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睡了一会儿然后去接着看下午的门诊。W W. VM)

休息了接近两个小时,人可舒服多了。

我发现酒精有一种作用,那就是它可以让人体全身的神经、肌肉出现酸软,并且还会通过体液将这种酸软传递到人的大脑,让人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出现昏昏欲睡的情绪。治疗这种难受状态的最好办法就是睡眠了,即使是五分钟的时间也很有效果。

休息了接近两个小时,现在感觉舒服了许多。我最开始当医生的时候将门诊当成锻炼自己、熟悉业务的最好途径,而现在却成了一种义务——上门诊是每一个医生的职责,那么多不需要住院的病人总需要医生去处理。

大医院的医生收入比较高,但是太累了。试想一下,一个医生每天的门诊量在一百个病人左右的话,那会是什么样一种感受?

进入诊室前,当我看见那一长排等待看病的病人的时候,顿时头都大了。

慢慢看吧。我在心里叹道。

都是一些常规病人。问诊、检查、开药。这些过程让人感觉麻木。

“下一个。”我懒懒地道。

“医生,今天又是你值班啊。”一个病人风风火火地进来了。

我看了她一眼觉得有些面熟……也许是以前来找我看过病的病人吧?我心里想道。

“声音小些,这里是医院。”我批评她。

她急忙将她咧开的嘴巴合拢了回去。

“坐吧。哪里不舒服啊?”我问。

“你不认识我啦?我以前找你看过病的。我的运气可真好,今天又碰到你了。你的医术很高明。哎呀!我的运气真的是太好了。”她坐了下来、嘴里像放机关枪一般地说个不停。

我心里暗暗好笑,心想我看过的病人可多了去了,我怎么会记得你呢?

“说吧。你哪里不舒服?”我再次问道。

“我没有不舒服啊?”她回答。

我心想,你没有不舒服那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那你需要我帮助你什么?”我微笑着问她。

“哎呀!您就是态度好!我没有生病,我来检查一下我是不是真的怀上孩子了。”她仍然语速很快地在对我说,“上次得了那种病过后我就再也不干那工作了,干了半个月结果被那病一下就把挣的钱花完了。不划算,身体也受不了!所以我就干脆去开了一个小店然后结婚啦。医生,我最近发现自己该来月经可是却没有来,有时候还想呕吐。麻烦你看看我是不是怀孕了啊?如果真的怀孕了我那男人不晓得有多高兴呢。”

这是那种话多的病人,这类人在医生面前很随意。我估计她平时为人处世也是这样风风火火、话语极多的状况。还有一种人会是这样,那就是小姐,因为她们已经没有了羞耻之心。

小姐!我忽然想起来了。她就是我刚当医生不久的第一次门诊时候来我诊室看病的那位小姐!是她,让我的其他病人消除了对我的疑虑;是她,让我在第一次门诊的时候没有了紧张和尴尬。

我仔细地朝她的脸上看去……不错,确实是她。我的心里很是高兴,甚至有些激动,急忙去吩咐护士:“给她验一下尿,用早孕试纸。”

“她是你熟人啊?”护士问。因为一般情况下病人的检查都是要到检验科去作的,只有熟人我们才会在这里直接测试,因为这项检查很便宜。

“哪那么多话啊?”我不满地看了护士一眼。

“去厕所接点尿来。”我对这个病人说,“对了,是接你自己的尿啊,你可别去厕所随便弄些尿液来。”

医院里面类似的笑话很多,有时候确实是医生没有交待清楚。

她也笑了:“你不说我还真的会去接别人的尿呢。哈哈!医生,你认出我来啦?你真的把我当熟人啦?”

我微笑着朝她点头。她很高兴地去了。

我去看她门诊病历的封面,那里有她的基本情况:余琼 二十八岁 自由职业

早孕试纸检测的结果她确实是怀孕了。

从妊娠的第七天开始,孕妇的尿液中就能测出一种特异性的激素——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这种激素简称为HCG,早孕试纸的原理就是检测孕妇的尿液中是否有HCG存在。这种检测快速、方便、灵敏、特异性高,所以医院经常使用。

“恭喜你。”我微笑着对她说。

“我真的怀孕啦?”她高兴极了。

我点头:“我还得给你检查一下。”

“太好了!我真是运气好啊,碰到了你这么一个好医生。”她的话发自于她的肺腑,我完全能够感受得出到。

“嗯。情况不错。”检查完后我告诉她。其实我最担心的是因为她以前从事的那个职业可能会对她怀孕产生什么影响,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还一切正常。

“那我今后每次都找你检查可不可以?”她问我。

“当然可以啦。这样吧,我把我的电话告诉你,你来之前给我打电话就是了。”我说着便将自己的手机号码写到了她的病历上面。

她连声道谢然后离开。我看见护士正疑惑地看着我。

我朝护士笑了笑然后对她道:“对不起,刚才我态度不好。”

“可是她好像不是您的熟人啊?”护士似乎并没有在意我刚才的态度。

我给她讲述了自己第一次门诊的那件事情。

“所以我得感谢她,因为是她让我有了一个好的开端。人这一辈子最应该感谢的就是自己的每个第一次的引路人了。托儿所的老师,小学、中学的班主任,临床实习时候带自己一起做手术的人等等都是我应该感谢的对象。而她,却是让我成为一个真正的妇产科医生的最重要的人之一。”我讲完了那个故事后这样对护士说。

“凌助理,您真是一个好医生啊。”护士听了也很感动。

她的这句话让我感觉很舒服。

“你也会成为一名出色的护士的。”我鼓励她道。

“您得多教教我才是。”护士说,兴奋得满脸通红。

我伸出手去:“来,拍一下!”

“啪!”护士的掌心与我的掌心拍在一起发出了一声脆响。“耶!”我学着小孩子的声音大叫了一声。

“凌助理,您真好!”护士再次被我感动了。

下班前范其然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让我马上到他办公室去。我说我在看门诊呢,他说他已经让黄主任安排人来替我了。

我只好按照他的指示快速地往他办公室跑去。

我发现自己现在对他有了一种敬畏,以前在他身上发生的事情好像已经距离我非常的遥远。

“你给我谈谈你们科室的黄主任。”我到了以后他忽然问我。

我怔住了。我没明白他这话时什么意思或者有什么意图。

但是我必须回答。“很不错啊。学术上在本省妇产科学界也算知名的了,管理水平也还可以。”

“她的品行怎么样?”他问。

我更加地疑惑了,心想这个问题可是说大也大、说小也小的啊?我只好含糊地回答:“她一个女同志,又是我的领导,我怎么知道呢?”

范其然在点头。

“学校那边在征求我的意见,准备提拔她当副院长。”他终于说出了事情的原委。

我觉得这件事情可不是我该说话的了,我看着他笑了笑却没有再发表意见。

可是范其然却非要我说话:“你认为她合适吗?”

我心里忽然一动:“我老师是什么意见?”

“他没有给我说这件事情。”他摇头叹息。

“您可以主动问他啊?我觉得这件事情应该由他拿主意才好,因为我们医院的这种人事安排可是由学校那边的领导定的啊。”我提醒他道。

他猛地一拍他的大腿:“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

我笑道:“您这是当局者迷呢。”

他“哈哈”大笑道:“是啊。这人啊就是有这个毛病。好啦,就这样吧。”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我愣了半晌,我觉得这件事情来得太忽然了。

你自己的事情不也是来得很忽然吗?我在问自己。

不关我的事!我这样一想便释然了。

我很奇怪。我今天在上门诊的时候整整一天就只是在刚才接到了范其然的那个电话,但是我现在在办公室不多久却一连接到了两个电话。

第一个电话是皮云龙打来的。开始的时候,我看那号码不熟悉本来想压掉的,但是自己现在正无聊于是还是去接了。

“凌助理,你好!我是九阳药业的皮云龙。”

“你好啊,皮总!”

“别这么叫我!听上去像患了水肿病一样似的。呵呵!我们俩可是很有缘的啊,干脆我叫你凌大哥,你叫我皮老弟得啦。”他笑着说。

“客气啦。皮总,请问我有什么事情可以为你效劳的吗?”我没有接受他的建议,但是语气却很客气。

“看来凌大哥不大喜欢我啊。凌大哥,我想今天晚上请你吃顿饭可以吗?我真的很希望您能够赏光呢。”他没有理会我的不接受,自顾自地称呼起我“大哥”来了。

“范院长和我一起吗?”我问道。

“不,就您一个人。”他回答。

我犹豫了:“这……”

“小弟我是很尊重您的,我迫切地希望您能够给我一个机会。”他说得很诚恳。

我无法拒绝。想到他的背景以及今后的那个可能的合作我也不应该拒绝。

“好吧,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我答应了。

“太好了!……”他告诉了我时间和地点。幸好不是那个什么白鹤湖。

“我来接你?”他问我。

我忙道:“不用了,我自己开车吧。”我害怕今后有人说起今天的事情来对我不利。

他接下来说了一句话让我很是心动:“今天您别带美女来了,我这里安排了人的。”

但是我还有着一丝的清明:“不用安排那些,我不喜欢!”

他“哈哈”大笑着压断了电话。

我拿着电话不住地笑,我也觉得自己刚才那句话太过假惺惺了。我心里不断地浮现起那天看见的他身边的那两位美女的形象……

当我正不住意淫着的时候电话再次响了起来,是黄主任打来的:“小凌啊,是我。”

“您好。”我客气地道。

“今天晚上有空吗?我想请你吃顿饭。呵呵,你到我们可是好几年了我还没请你吃过饭呢。”她说,很客气。

我心里一动——她肯定是为了那件事情,肯定是下午的时候范其然让她安排人顶我的班,才让她意识到了范其然要和我谈的事情与她有关。可是,她找我又有什么用处呢?我随即又否定了自己刚才的那个判断。

“黄主任,您可千万别这样说啊。您可是我的领导呢,应该我请您才是啊。都是我不懂事,这么些年了也没请过您,实在是抱歉!我看这样吧,明天晚上、明天晚上我请您好吗?”我说到这里忽然发现自己的话很是不妥,自己这样说好像是她来找自己要饭吃似的,于是急忙又道:“我今天晚上有点其他的事情,实在对不起啊。”

“可是我这事情有点急。”她说。

我心想,估计就是那事了,但是…… 我忽然有了主意:“这样吧,我马上到您办公室来一趟。您看可以吗?”

“我到你办公室来吧。”她说。

我急忙道:“那怎么可以!还是我到您那里来吧。”

“不,我这里说这事不大方便,麻烦你等我一会儿,我马上过来。”她说完便压断了电话。

我急忙往范其然的办公室跑,因为我忽然想起了皮云飞请我吃饭的事情,我应该给他汇报一下才是。

“你去吧,趁机了解一下也好。”范其然听了我的汇报后回答说。

“可是……”我觉得皮云龙没请他一起去似乎不大对劲。

“去吧,他们找你是很正常的。那天我不是说了吗?我准备安排你来管这件事情的啊?”他笑了起来。

“这样不好吧?”我仍然有些疑虑。

“好啦,我今天晚上有一个应酬,你去吧。当成公事去就是啦。”他说着便站了起来,“走,下班啦。”

我随即说了一句:“黄主任马上要到我办公室来。”

“她的消息倒是很灵通。”范其然淡淡地道。

我的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发现黄主任已经坐在里面了,刚才出去的时候我没有锁门。

“晚上你真的有安排?”她问我。

我点头道:“嗯。范院长安排的一个公务活动。”

“我的那件事情你听说了吧?”她问得很直接。虽然已经有了准备但是我被她的这个问题难住了,不过我只好点头。

“范院长给你讲的?”她又问。我再次点头。

“他什么意见?”她接着又问。

“不知道。”我回答,“他只是给我说了这件事情,其它的并没有说什么。”

“我不知道自己行不行。”她说,“我好像听说学校那边的意见不大统一。”

我心里一动,忙问道:“我老师是什么意见?”

她叹道:“可惜他不是正校长啊。”

我顿时明白了,这件事情一定是我导师提出来的……可是我还自作聪明地让范其然去问我的导师,真是傻啊。

黄主任刚才的这句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学校那边的一把手不同意她当这个副院长,范其然为难就为难在这件事情上。“可惜他不是正校长啊。”黄主任的这句话说明了我导师在这件事情上已经无能为力。可是,她来找我干什么?我心里很是疑惑。

正想着,即刻就听到她说道:“我来找你呢就是看能不能麻烦你给钟副省长说一下我的这个事情。”

我大吃一惊:“这不可能!”

“为什么?你不是和他关系很好吗?”她很激动。

“您不是也认识他吗?上次他爱人生孩子的事情你不是也帮了忙的吗?”我反问她。

“我给你老师说了,你老师其实和钟副省长很熟的,但是他不愿意打这个电话。”她说。

难道是我导师让她来找我的?我心里想道。

“我觉得你帮我打这个电话最合适。听说范院长当上我们医院一把手的事情也是你去找的他。还有小月的事情。”她说。

我急忙否认:“没这回事情。我怎么会去给钟副省长说这些事情呢?他又不分管高校和医疗。”

“那怎么办?”她很着急。

我不禁苦笑:平时看这人很干练的样子,在这件事情上怎么显得如此幼稚?

“对不起啊黄主任,我真的不能去对他说这件事情的。您想想,他是我们省的副省长,怎么会来管我们医院的这种小事情?还有,他爱人的事情如果在其他医院也会一样的处理的,怎么可能把这件事情记在心上?我老师不愿意打这个电话就是这个道理啊。”我替她分析道。

“那你帮我出出主意。你年轻,又聪明,你肯定会有办法的。”她的话近乎于哀求了。

我心里有些不忍。但是我实在是不愿意再去找钟副省长的麻烦了,如今,想到上次的那件事情我心里都还在憋屈得慌。

可是在口头上我却不好直接拒绝她,想了想后我才说道:“这样,您让我好好想一想再说。行不行?”

“好吧。小凌啊,我可是一直对你很不错的。我真的很希望你能帮我这个忙,今天既然你还有别的事情,那就麻烦你好好帮我想想,一定要替我拿个主意啊。”她站了起来。

我看了看时间,忙道:“行。我尽量想办法。”

可是,她接下来的话让我很头疼:“我晚点给你打电话吧。十点钟左右,我估计你那时候已经吃完饭了。”

皮云龙安排的地方是一家高档酒楼,这完全在我意料之中。他在酒楼门口处迎接我。他身旁没有那两位美女的踪影,我的心里不禁有些失望。我上前去握住他那只已经伸出来的手,抱歉地道:“对不起,在办公室耽误了一会儿。”

“大家都忙,理解。”他朝我微笑。

我敷衍地道:“是啊。”忽然发现在他面前好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了。

“走,我们进去。”他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动作很是优美、潇洒。

确实就我们两个人吃饭。这样也好。我心里想道。

但是桌子太大了些,我觉得如果是两个人吃饭的话还不如到小餐馆舒服。我看了看环境,说:“就我们两人?那我们干脆去找一个小地方吃饭得啦。这里反而不舒服。”

“我也这样想。”他笑了起来,“但是小地方不能体现我对您的尊重啊。”

“我喜欢轻松的环境。比如……哈哈!那天我们吃小面的地方。”

他也笑了:“我早上喜欢吃小面。味道浓烈,吃了过后一整天都舒服。”

“那我们换个地方?”我说。

“好,换!”他随即站了起来。

很快地,我们就到了一家装修雅致的小店。

“还是不要到路边摊去。那种地方太嘈杂。”皮云龙对我说。

“这地方就很好。我们坐靠窗的位置。”我笑道。

“好,麻烦您先坐一会儿,我去点菜。”他将我引到一个靠窗的位置然后离开。

我心想坐在这里就可以点菜了,干嘛还要到其他地方去呢?但是他已经离开了,我不知道他究竟要搞什么名堂。

打开手机,手机上面有一则短信:若要一辈子高兴,做佛;若要一阵子高兴,做官;若要一个人高兴,做梦;若要一家人高兴,做饭;若要一帮人高兴,做东;若要两个人高兴,****。别离开我,我想和你一起高兴。

是唐小芙的短信。我很疑惑:你这荡妇已经上了范其然的床还来撩拨我干什么?

将这条短信删掉,本来还想去删掉她的手机号的,可是却发现她的号码已经深深地印在我的记忆之中了。

我在心里叹息着对自己说:何必呢?她只是别人的老婆而已。

皮云龙回来了,他笑着说道:“这里有几个菜还不错。”

我没有去问他干什么去了,只是对他笑着点了点头。

“喜欢喝什么酒?”他问我。

我笑道:“只要是酒,我都……不喜欢。”

他大笑:“哈哈!酒这东西确实不好。喝的时候爽快,晚上回去后难受。”

“喝多了会难受好几天。”我接着说。

“但是不喝酒好像又差了点什么东西。”他笑道。

“那就少喝点。”我点头。

“哈哈!我们俩像在说相声。你看我们配合得多默契!”他大笑。

我觉得也是,心情顿时愉快了许多。

“那我随便叫酒啦?”他说。我点头。

菜看上去确实不错:水煮兔、干烧青蛙、清蒸鲈鱼、椒盐虾、上汤娃娃菜,最后上了一个汤——老母鸡炖山珍。

“我是肉食动物,喜欢吃肉。”他笑着说。

“我也是。”我笑道,“只要有一顿没有肉的话我就心慌得厉害。”

“茅台?”他问我。

“这地方喝茅台不好吧?小糊涂仙得了。”我说。

“这倒也是。“他点头道,“上大学的时候,有一个老师是从海外回来的,有一次我请他喝酒,结果他提议去路边摊吃烧烤。可是他坐下来后却忽然提出来要喝XO,没办法,我只好让我老爸的司机马上送过来。吃着路边摊的烧烤,喝着几千块钱一瓶的XO,周围的人都在看着我们笑。我自己也觉得他太好玩了。”

我笑了起来:“所以很多事情都得是对等的。什么样的菜配什么样的酒,什么样的地方配什么样的酒都要基本合适才可以的啊。比如这次你们公司与我们医院的这件事情吧,太不合理的话可是要出问题的,那可就不是被别人笑话的问题了。”

“凌大哥,我这样叫你你不反对吧?我今天其实并不想和你谈那件事情,就是想和你交个朋友。你想想,这么大一个城市,那么多的人,就在那么一个小面摊上我们相遇了。我们每个人这辈子会遇上很多的人,但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都只是与自己擦肩而过而已。但是我们可就不同啦,我们现在又见了面,而且都还记得起那天的情景。这就是缘分啊。你知道我那天吃面的时候,我看到你是什么样的感觉吗?”他给我倒上酒,说道。

“什么感觉?”我也想知道。

“你很忧郁。”他说,“忧郁得让人看不见天上的阳光。”

我在心里在叹息:你在我的眼中却是那么的阳光啊。嘴里却在说道:“你到了我这年龄就和我一样了。哦,你倒不一定啊,你可是什么也不愁的。”

“来,凌大哥,我敬你一杯。”他端着杯子对我说。

我们喝下了。

“也许其他像我这样的人会什么事情也不做,只需要享受就是了。因为我的父辈已经有了花不完的财富。但是我不愿意。我希望有自己的事业,能够自己去打出一片天地来。所以我才创建了这个医药公司,所以我才不愿意去从事父亲的那个行业。”他说得很快,我看得出来他很激动。

我点头,心想你也算难得。同时也在嗟叹自己没有他那么好的命。

“我很欣赏你这一点的。”我真挚地道,“不过这次你提到的这件事情可是非同小可啊。你想想,几十个亿的营业额,上十个亿的利润。这么大的事情万一要是出了什么问题的话,那可是要害很多人的。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尽量地将利润看薄一些,尽量地给医院一些优惠的条件。你不是说了吗?你并不缺钱。同时呢,我们还要充分研究法律,看这件事情是不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所以,我还是那句话,事情是可以操作的,但是一定要双方互利互惠,达到共赢的结果,并且在这件事情上任何人都不能出事情。我估计这件事情可能还牵涉到上层,所以你也应该好好思考一下,千万别给你父亲以及你父亲的朋友增加任何的麻烦才是啊。”

“听您这样说我很高兴。”他又去倒了一杯酒,“凌大哥,我发现您真的很聪明。呵呵!有些事情我不方便说,但是我相信我们能够达成共识的。”

“好啦。我们今天不谈这件事情了。这件事情太过复杂,包括你们供货的年限、建筑的周期、装修档次的要求等等,这些问题都需要我们去各自核算。我已经表态了,只要是范院长同意了这件事情,我就不会反对。”我不想再谈这个问题,因为继续谈下去已经毫无意义。

“好!我们今天就不谈这件事情啦。来,我们喝酒!”他很高兴。

他当然应该高兴啦,因为我刚才的那些话已经向他透露了我们的部分态度了。

这顿饭吃得很随和,我的感觉也非常的轻松。

“我今天晚上还有点事情,我看我们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后来,我看了看时间然后对他说。

我整个晚上没有具体地去称呼他,因为我不知道自己应该称呼他什么。皮总,他听了肯定会生气,不管是真生气还是假生气,但是这样会让气氛变得尴尬起来;小皮,我不愿意这样叫他。所以我就干脆去回避这个问题。

“我安排了活动的。”他却笑着对我说,“一会儿我们去洗温泉。有美女相伴哦。”

“算啦,温泉很不卫生。”我摇头拒绝。

他很奇怪:“温泉怎么不卫生啦?我认为那可比其它的洗浴方式卫生多了呢。”

我把自己今天看门诊的时候的那件事情对他讲了,说道:“你看看,这多不卫生啊。”

他顿时笑了起来:“凌大哥,你说的那是一般的温泉。今天我们要去的地方可是在一个高档小区里面呢。我父亲在开发那片地方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几个温泉的泉眼,于是就在那里建造了一处高档的温泉洗浴中心。那个地方必须是会员才能够进去的,里面除了大的浴池以外还有一些单独的浴房,就像别墅一样,是独立洗浴的地方。这些地方的浴池可是要随时消毒、随时换水的,您就放心好了。”

原来是这样。

“但是……”我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单独的浴池?还有美女?那不是太容易犯错误啦?”

他悄悄地对我说:“不是小姐。”

我的内心开挣扎起来,忽然就想起了那天他身边的那两个美丽的女人。不能去!我在心里警惕地对自己说。

“今天不行。改天吧。”我拒绝。

“凌大哥,你放心好啦,我不会让你犯错误的。我们公司的小孙和小傅孩子等着我们呢。”他笑嘻嘻地对我说。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道:“我们两个人必须在一起才行。”

他“哈哈”大笑着说:“行!听您的!我今天一直陪着您就是。”

出了小餐馆,皮云龙将手朝我伸了过来:“车钥匙给我吧。明天我叫人给你开到你们医院去。”

“算了吧,今天这点酒我开车还是没问题的。”我笑着说。

“我让我驾驶员给你开回去,我们坐我那辆车,酒后开车很不安全。驾驶员还一直还等着我们呢。”他的手一直在朝我伸着。

我只好将自己的车钥匙交给了他。

出去后发现一辆白色的宝马停靠在路边。

“把这车开到医科大学的附属医院去,明天下午你将车钥匙给凌助理送过去。”皮云龙对从车上下来的驾驶员说。

驾驶员连声答应着去了。

“怎么样?你来开我这车?”皮云龙问我道。

这车确实不错。我开始还有些小心翼翼,脚上不敢把油门轰得太大。但是慢慢地我就发现这车开起来就是不一样:车速平缓,力量均匀但是噪声却很小。我发现自己操控起这车来有一种难言的畅快感,仿佛有一种韵律在伴随着自己的手和脚……忽然就感受到了柳眉那次对我讲过的那种境界。

皮云龙说的这个小区我知道。我可是经常在关注房屋价格的人,不过这里的房价让我望而生畏,从来都不敢奢求。

“现在这地方的房价已经达到市中心的几倍了。”下车后皮云龙向我介绍说,“怎么样,凌大哥,有没有兴趣买一套?”

我急忙摇头:“这里的价格太贵了,我可买不起。而且面积太大,不是别墅就是花园洋房。”

他笑着说:“这可是我老爸开发的楼盘,我让他不赚你的钱就是。”

我心里一动随即问道:“多少钱一个平方?”

“开盘价的百分之八十。可以吧?不把这几年涨价的部分算进去。”他笑着说。

我即刻计算了一下,如果按照他说的这种算法的话,那价格可就太低了,低得我顿时动心起来,不过我还是有些警惕:“我开玩笑的,我住这样的地方不合适。”

“呵呵!像你这种身份的人就应该住这样的地方啊。凌大哥,你千万别认为我这是在贿赂你。刚才说的那个价格我老爸可是一点都没有亏本的。怎么样?你如果有兴趣的话我这几天就去给你把手续办好。不过,你可得准备好钱啊。”

说实话,我确实被他的话打动了。

可是,这算不算贿赂呢?不行,我得去看看法律条款再说。我心里确实拿不准。想到这里,我说道:“我得回去清点一下家产再说,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这么多钱呢。”

“行!您回去看了后再给我打电话吧。”他大笑着说。

皮云龙带着我到了一片开阔之处,在灯光的照射下我看到前方是一片绿茵。灯光有些泛绿,这让地上的草地显得更加的漂亮。草地看不到尽头,因为远处是一栋栋房屋的房顶,可以清楚地看见草地与那些房顶之间有着一个很大的凹陷地带。前方应该有一个缓坡。

草地的中间有一条由石头砌成的小路,皮云龙带着我朝这条小路走了过去。

果然,我们走了大约四百米后我就发现前面是一个缓坡。我们拾级而下。

很快就到了一处低矮的房屋面前。这栋房屋是这一片单独的房屋中最低矮的,好像是日本风格的建筑。

“就这里。”皮云龙说。

进去后即刻就看到了两位美女,她们正笑吟吟地在看着我们。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