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邻家小说网 > 小说库 > 未婚夫是阎王爷

更新时间:2021年12月08日

未婚夫是阎王爷(猫咪耳朵)最新章节_未婚夫是阎王爷全文在线阅读

未婚夫是阎王爷

作者:猫咪耳朵分类:种田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夜灵身子娇小,比起庄天佑来足足矮上一个头。庄天佑抿着嘴唇,目不斜视地盯着她的后脑勺,一步步地紧跟着,无人看见,他手上的纸人已被他捏扁了脚。赵子豪贴在庄天佑身后,两手紧紧勒着那圆滚的腰,将脸埋在庄天佑的肩膀,干脆来个眼不见为干净。即便是这样,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经过大堂的安检门后,他们走进了一条长长的通道之内。

通道内的空间比起大堂狭小了很多,那些烟雾从墙壁之中渗透出来,卷卷曲曲的,在赵子豪眼中就如同进入了虫子窝。

夜灵身子娇小,比起庄天佑来足足矮上一个头。庄天佑抿着嘴唇,目不斜视地盯着她的后脑勺,一步步地紧跟着,无人看见,他手上的纸人已被他捏扁了脚。

赵子豪贴在庄天佑身后,两手紧紧勒着那圆滚的腰,将脸埋在庄天佑的肩膀,干脆来个眼不见为干净。即便是这样,他的潜意识里,还是感觉到自己满身上下都有虫子爬过一般。

“你们两个还不赶紧来帮忙?两个大男人在那边搂搂抱抱地也不怕别人笑话。”

秦大娘沙哑的嗓子吆喝起来也挺有力度的。

赵子豪这才发现他们已经不再前进了,抬头看了看,发现已经进入了厂房制作间。

制作间里头有着几张大桌子,桌子上整齐地摆放着机器,机器边上还放置着为数不少的发钗发簪。经历过刚才通道的恶心,如今空间大了,烟雾也稀疏,看着反倒没刚才刚见时那般惊慌了。

香炉、米、聚宝盆等都按照秦大娘指示的位置放好后,赵子豪下意识就寻找起庄天佑来。没办法,在心中惊慌的时候,面积大又足够分量的总能让人觉得心安一些。

一过眼,就看见庄胖子已经拖着凳子走到夜灵坐着的位置后面坐下了,他二话不说有样学样也坐了过去。

“你这小子溜得真快。”赵子豪坐下小声说道。

庄天佑没有反驳地嗯了一声,说:“奶奶说了,二小姐是高人,要好好跟着她。”

“哈?你奶奶说的跟着应该不是你所理解的意思吧。”

“那是什么意思?”

“就是让你好好跟随二小姐做事的意思。”

“没错啊。”庄天佑白了赵子豪一眼,道:“我就是这样做的。”

“哎,不是……”

“别吵了。”夜灵淡淡的声音响起:“要开始了。”

赵子豪泱泱地闭上了嘴巴,看向了秦大娘。

这时的秦大娘刚好在香炉上插了香,嘴上念念叨叨的,往聚宝盆里烧了一把纸钱以及写着张太太丈夫生辰八字的黄纸。她沙哑的声音缓缓地低喃着,那音调听起来像是和谁说话一般。

饱满的大米在在她高举的手上散落,发出了“沙沙”的声音。

秦大娘手心向下,轻轻地按在桌上,闭上了双目。

不一会儿,众人感到空气的温度下降了些许,那桌面上的米粒忽然弹跳了起来。

“她没有拍桌子。”庄天佑惊讶地说道。

“问米,是召灵术的一种,白米的跳动是那边给的信号,示意施术者已经跟地府联系上了。”夜灵清冷的声音仿佛将空气的温度更降低了些,她解释道:“一般来说,纯阴之命的人更容易跟地府作联系。只要通过特定的咒语可以请来鬼差,给上一些贿赂就能让鬼差将要找的人带来,俯身在施术人身上。逗留的时间嘛,就看鬼差的心情以及施术人本身的道行了。”

夜灵的话音刚落,两人便见聚宝盘里头的纸灰不知被何处吹进的风一卷而起,慢慢散落。

众人屏息看着。

片刻,秦大娘双目睁开。

张太太立刻快语连珠地说道:“老公,是你吗?我求求你,不要再乱来了好吗?我真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你就是生我的气,也不该拿工人来发泄啊。”

秦大娘摇了摇头,刚想说话又被张太太打断:“那你要怎么样才肯收手?这生意我可是投入了许多钱的,若然就此停下的话,光是违约金就能让公司倒闭。我答应你,完成了这几个订单我就不做了,可好?”

“不。”秦大娘摆了摆手。

张太太见状,立刻变了脸色,她声音低沉地说道:“若你执意如此,那可别怪我下最后的狠手了。”

“我是说,我不是你老公。”秦大娘急道。

张太太愣住了。

不是她老公,那秦大娘请来的是谁?

看得专注的赵子豪有着同样的疑问,他冲口而出道:“那你是谁?”

“我是秦大娘。”秦大娘站了起来,轻轻一叹,对夜灵说道:“二小姐,虽然我道行不高,可问米从未失败过。这次鬼差没有告知此人已投胎,但也没将人带来,这样的情况我从没遇到过。”

“那现在是怎么回事?他是化作了恶鬼,不愿和我沟通是吗?”张太太问道。

“不会。”夜灵走了过去,在桌上拿起了一支发簪,反复把玩着,说:“他即便不愿意,也会被鬼差带来。”

“所以,这是秦大娘道行不够吗?”张太太站了起来。

夜灵嘴角轻轻勾起,道:“的确是道行低,但比你之前请的那些人靠谱多了。”

张太太脸色一白,说:“你说得这么头头是道,看来你也会问米,那你来试试看啊。”

“我不会。”夜灵答得干脆。

“不会你在这里叽叽歪歪做什么?”张太太瞪了夜灵一眼,转头对秦大娘说:“大娘,你的徒弟要好好管教才是。”

“她不是我徒弟。”秦大娘再次解释道。

夜灵淡淡一笑,插话道:“我在这儿也只是碍事,先走了。”

夜灵要走,赵子豪和庄天佑自然要跟着,秦大娘也不可能留下。

张太太见状,急了。赶紧拉着秦大娘的手臂,说:“你看还有没有什么办法,现在天快黑了,待会儿他可是又要来杀我。”

“杀你?这么严重?”秦大娘摇头说道:“我就只会问米、打小人,其余的事情可就帮不上忙了。”

“不能啊大娘,你得救救我啊。”她十指力度过猛,秦大娘痛呼出声。

赵子豪立刻回身将人扯开,说:“有话慢慢说,可不要动手动脚的。”

张太太抱歉地松了手,看了眼窗外逐渐暗下的天色,一闭眼,跪了下来,说:“大娘,天快黑了,求你救救我吧。”

“不是我不想救你,是你把能救你的人气走了。”秦大娘指了指已经走到通道口的夜灵,说:“我就是知道你情况严重才请来了高人。你要知道,这道行是否高深可不能从表面去看,况且,你又怎知你所看到的是她真实的年龄?”

秦大娘是接手她奶奶的。奶奶教会施展术法,将外奴一事告知与她。她曾好奇,夜家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家族,能让这么多人为其所用,于是乎问过了奶奶。

可是奶奶对夜家也是所知的不多,知道的也是祖上口口相传的罢了。

据说,夜家有四位姑娘。

这四人道行高深,懂得各种术法,恶鬼妖灵见了也要退避三舍。

那时候年轻,她听说每隔上几年,在黑夜无星之日,夜家会派人送符纸前来,出于好奇便躲在角落处偷看。

那夜快要睡着的时候,忽见一只乌鸦叼来一道黄符搁在桌上便飞走了。

此时她一直谨记于心。

又过了几年,在下一个无星之日到来之日,胆大的她提前准备了一枝网枪。她偷偷地躲在衣柜里头,在乌鸦飞来之时,从柜门门缝中瞄准放了一枪。

一个银色的大网从枪口飞出将乌鸦罩了个正着。

她欢呼一声打开柜门,却见那乌鸦化作了一团黑烟从网孔中飘出,速度极快地直袭她的脸庞。

之后,她便不省人事了。

醒来时看见奶奶坐在床边,她惊慌失措地扑到奶奶身上想要寻求安慰,可奶奶却板起了脸将她狠狠地打了一顿。

后来,她才知道,她昏迷了三日三夜。在这段期间,她父母车祸去世,大伯的儿子在外面惹事被打断了双手,还有很多亲戚都遭遇了不幸。

奶奶说,这都是她给害的。

从此,她对夜家便有了惧怕之心,但同时,心中的好奇也更加强烈了。

祖上口口相传夜家有四位姑娘。这四位姑娘的道行到底有多高深?还有,这四位姑娘是和他们这些外奴一样代代继承呢,还是说,由此至终……

“秦大娘,你在发什么呆呢?”

“啊。”秦大娘回过神,看见赵子豪正担忧地看着自己,笑说:“没事儿,二小姐走了么?”

赵子豪指着通道里头两站一跪的三人,说:“还在那边求着呢。”

他为了让自己不去在意那些灰烟,伸手拿了一旁桌子上的发钗在手上转了转,说:“这玩意儿挺漂亮的,我看二小姐刚才看了许久。”

发钗颜色古旧,顶端为菊花形状,那菊花金边蓝底,看着别有一番清雅脱俗。

秦大娘接过手来看了看。惊道:“哎哟,这可是古物。”

“古物?”

“你看着。”秦大娘用手心小心翼翼地捧着发钗,指着上头的蓝色花瓣说:“这叫点翠发钗,上头这些蓝色的是翠鸟的羽毛,制作起来可繁琐了,要一根一根的粘。这可是个奢侈物,以前宫中的娘娘们可喜欢了,平民可没多少买得起的。”

“没想到秦大娘对古董还有研究。”

秦大娘一抬下巴,说:“当然了,老娘看过的宫斗剧比你吃过的米饭还要多。”

赵子豪忍着笑,问:“很值钱吗?”

“当然了,这东西能保存到现在还很完整的不多了呢。”

赵子豪哈哈一笑,伸手将秦大娘转了个身,指着机器旁边的一对发钗说道:“敢问娘娘,这堆值多少钱来着?”

看着眼前一堆陈旧的菊花点翠发钗,秦大娘微微一怔,道:“原来这张太太是做这些造假的生意,怪不得赚这么多钱。”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夜灵和张太太商谈完毕,带着庄天佑那个跟屁虫回来了。

赵子豪看夜灵微微笑着的模样,心想肯定是要了个不错价格。眼看着四周还在飘浮的灰烟,他狗腿地上前问道:“二小姐,可要准备点什么?”

“不用。”夜灵寻了个椅子坐了下来,慵懒地靠在椅背上,说:“等天黑吧。”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