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邻家小说网 > 小说库 > 毒宠万兽太子妃

更新时间:2021年12月29日

毒宠万兽太子妃(凤色妖娆)最新章节_毒宠万兽太子妃全文在线阅读

毒宠万兽太子妃

作者:凤色妖娆分类:都市小说类型:都市言情

通晓百兽,能和百兽沟通,算不算特异功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地下斗,自然有各种方法来刺激斗的双方,好让场面更加彩一些,这笛就是其中的一种。

只听场中响起一阵尖锐犀利的笛声。

原本只是各自为zhan的野在听到这笛声之后,瞬间全都有如被抽出灵魂一般,齐齐停下了动作,转而仰头向望向墨的方向。

笛的声音倏然一,短促而激烈。

那些野们顿时狂吼一声,撒开四蹄往墨等人奔过去。

宗靖早在听到笛之时,便拼着受了墨一掌往后飞退,口中笑道:“太子殿下,若你还有命活下来,我们再一场不迟!”

说着话,形骤退,掠过洛尘边时不忘一记掌风攻出,趁着洛尘躲的瞬间,将宗岚也带出了场边,然后借着看台上扔下的绳索,飞而上。

当墨转过,看到的,就是百余只野,排山倒海一般,嘶吼着往他这边攻来。

“墨,这些群有问题!”洛尘飞到了墨的边,沉声说道。

它们的眼睛都是红的,明显是被什么刺激到了。

墨自然也看到了,此时,因为方才的斗,他腹部的伤口又再次开始血。

洛尘再次递了一颗药过来,说道:“吃下去。”

墨也没犹豫,直接扔到了嘴里。

这么多的野,同时朝他们冲过来,两人都是力zhan之后,虽然洛尘要好一点,但他们离斗场边壁有些距离,以他们现在的状,想要冲开群冲过去,太难。

现在的况,竟然只能硬拼。

“杀了这些野,亲亲会不会不高兴?”这种时候,墨竟然还有功夫说这样的话。

洛尘淡然说道:“你死了估计她会更不高兴。”

群虽猛,但也不看在他们的眼中,他们的体力就是再差,这百余只,还是可以应付的。何况他们后面还有四五十个人,这些人就是四五个人对付一只,也以为他们分担去不少的麻烦。

野越奔越进,两人目光也全都集中在它们上,体的状看似随意,但已经做好了迎zhan的准备。

周围看台上的人早已地大叫起来,下去了几个人,对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同的,只不过是斗场里增加了几个角而已的,反正他们来这里只是为了寻找刺激,有这样的场面,对他们而言,只有高兴的份。

野的狂奔越来越近,百纳族的人都露出惊恐的神,他们虽然长山中,与山中动物也算是亲近,但他们更擅长的是与一些小动物交道,这种大型猛,他们真的应付不来。

但无论有多害怕,终于,那些野还是冲到了他们的前。

墨从腰间撤出一柄软剑,手中一陡,立刻迎风而涨,得坚硬笔直。

洛尘向来不怎么用兵器,他手中虽然有一些毒药毒粉,可是这里的地方太大,毒药毒粉起不到太大的作用,而且交织在一起,也很容易误伤。

场面,一瞬间混乱起来,看台上的人拼命嘶吼着,zhan飞在上面急得不行,可是斗场那么高的距离,一跃而下,他根本做不到。

但好在,那些动物的攻势虽然凶猛,但对墨和洛尘而言,还构不成什么威胁,两人举手之间,已经有十数具猛的尸体倒在了脚边。

“啊!”后忽然传来一声尖叫,墨略微分神回头看去。

这声音,他有些耳,正是之前和假云轻说话的那个孩子。

虽然,因为她的话,让墨降低了警惕,可是墨却判断得出,那个孩子说的话是真的,她之前必然是和云轻在一起。

能叫云轻叫云,想来云轻和她的关系也还算亲密,此时她刚刚踢开一只猛,可是一只又迎面扑了过去,让她根本躲闪不及,这才发出了尖叫。

墨只略一想,就飞过去,一剑把那只划成了两半。

茶茶惊魂未定,脸苍白的连话都说不出来,可是看清了是墨,还是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刚才那个人是假的……”

她是真的不知道,否则的话,一定不会说那种话,害得这个超美的子受伤。

墨对此,倒是并没有反应,反正,他也只是下意识救了和云轻相关的人,那个笨人,是肯定不喜与她有关的人死掉的。

这一分神,一只猛虎向着他扑过来的时候,再想躲,就有些太迟了,墨皱着眉头,正算硬扛一记,忽然一道掌上明珠风从旁边过来,将那猛虎直接掀翻在地。

“麻烦太子殿下先顾好自己,我虽救人,却不喜这种救法。”洛尘冷声说道。

若不是觉得墨出事云轻会伤心,他才懒得管墨。

墨面微沉,忽然手中剑脱手扔出,直接从洛尘颊侧穿过,将一只飞扑过来的猛钉在地上。

掠过去拔出自己的剑,口中淡然说道:“同样的话,孤王还给洛神医,洛神医还是先顾好自己再说!”

若不是云轻,根本不会与他合作,但即使是合作,两人之间还是各种不协。

眼见着猛数量越来越少,看台上的人又大声喝起来。

这场面,太无聊了,他们要看的是猛和人之间势均力敌血淋淋的厮杀,而不是一面倒。

斗场的人大概也是颇了解看ke的这种心si,一声法锐的笛再次响起,同时,会场三面的闸门同时开启,竟又有百余只野一涌而入,场面,再次得狂乱起来。

并且,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一次的野,不再是单为zhan,而是有了章法,攻击之间此起彼伏,然有几分配合的意si。

墨和洛尘的压力立时大了起来。

这百园果然不愧是百园,用笛声驱,然能达到这个地步。

当墨和洛尘同时理掉手边扑上来的动物时,忽然之间,一丝细细的哨音夹杂在百的吼叫之中,不人注意地响起。

原本,也在努力抗衡着那些野的百纳人,此时突然同时呆滞了一下,然后,眼中的神同时转为深红,目光齐齐在被群围在中央的墨和洛尘上。

又是一声尖锐的哨音响起,那些人骤然转,往墨和洛尘狠狠地扑去。

所有人当中,唯一正常的,也就只有茶茶,她原本一边在努力地与那些野抗衡,一边注意着自己的父亲和,可是一转,却看到父亲露出杀人一样的目光,直往她边的这个俊美子袭来。

在来的lu上,有一只山豹挡在那里,可是她的父亲就好像没有看见一样,直直地撞了上来,而更恐怖的是,这一撞,被撞飞的不是她的父亲,而是那只山豹。

这是……怎么回事?

茶茶整个愣住了。

……

白静书一边用冰壁挡着小白大人,一边拿着冰锥往云轻毫不地刺下去。

可是,就在冰锥要挨到云轻的那一瞬间,云轻上陡然爆出一股极为巨大的能量。

磅礴的真气从云轻的上涌上,那冰锥刚刚挨到,就瞬间断成了四五截,崩的到都是,而白静书因为没有防备,也同样受到了牵累,顿时被弹了出去,狠狠撞后面的墙壁上。

“嗷嗷嗷……”小白大人突然激动地叫了起来。

是晋级,真的要晋级了吗?

不是从七阶晋到八阶,而是直接从地级迈入天级。

只有这样晋级的时候,才会起如此大的力量爆发。

云轻觉得体里面难受得要命,每一个细胞好像都被开,疼得她几乎想要尖叫。

先是疼,她觉得每个细胞都被硬生生地撑破了,一道一道细小的口子不住地累加,又汇聚成更巨大的疼痛。

然后是热,周的血液都好像岩浆一样,过那些细胞的时候,就像在本就的伤口上再用烙铁去烫……

最后又是冷,不是外部施加的那种冷,而像是失血过多,由体深蔓延而来的空虚至极的冷。

云轻在这巨大的痛苦中煎熬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这力量巨大到连她面上的易容都被震得脱了,露出一张清秀俊俏的小脸,而上的服,更是在巨大真气的爆发中,得破破烂烂,差不多只能蔽体。

白静书给撞的气血翻涌,看着云轻的样子,眼中却是惊骇。

从地级迈入天级,这种事她见不少人经历过,更甚者,她自己本就经历过。

可是,无论是她见到的,还是她自己经历的,都远没有这么骇人。

云轻此时的力量,该有多大啊?

那种念力在空气中震的感觉,连天级五阶的她,都觉得无法抗衡。

一抿嘴唇,不能让她顺利的晋级,如果她晋级了,那么圣宫一定会更重视她,到那个时候,哪里还有她的存之地?

这么想着,白静书从地上爬起来,手中淡蓝光芒一闪,再次凝出许多的冰箭冰剑,振臂一挥,全数往云轻招呼过去。

小白大人急了,狂叫着扑上来,想要嘶咬白静书。

可白静书却是手臂一挥,就将小白大人挥的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

“叫你一声圣,无非是看只剩你一只的份上,说白了,千百年前,你不过就是我们手中的小宠物而已。我有念力在,你以为你的毒素,伤得了我?”

小白大人愤怒地叫着,可是又不得不承认,白静书说的是对的,它能做的事,其实真的很少。

尤其到有念力之人时,它的存在就更显得微不足道,所以,它在最察觉到白静书的时候,才会尽可能的躲开。

可是,只这么一个耽搁,对于云轻来说,却是已经足够了。

云轻在晋级当中只觉得时间无限漫长,可是真的在现实当中,却只不过是短短的一小会儿时间。

在云轻好几次都以为自己会死掉的时候,那痛苦终于结束了,让她猛然张开眼睛。

一张眼,就看到下方已经糟糕到不能再糟糕的形势。

野,奴,密密麻麻,把墨和洛尘全都围在中间。

晋级开始之前的那一幕回想在云轻脑中,云轻一下子慌了。

她看到那个人用dao刺向了墨,他现在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一时间,什么也顾不上了,大声叫道:“小白!”

单在栏杆上一按,直接往斗场中跃下去。

白静书本来还想对云轻做什么,可是没想到她然自己跳了下去。

几步赶到栏杆边上,低头往下看过去,这个人以为她有墨和洛尘那样的手吗?这样的高度,摔下去非成烂泥不可。

看来不用她动手,这个人就自己找死了。

就在她想着的时候,一个白影嗖一声从她边窜下去。

小白嗷呜一声,直接追向云轻,尚在空中,体已经瞬间长大,成一只威风凛凛的白虎。

它是从侧面跃过去的,正好在空中和云轻上,稳稳地把云轻接住,然后向着场中就跃过去。

两侧看台上的直接看呆了。

“那是,白虎?”

“会飞的白虎?”

“然有人骑着它?”

“不会吧,什么人能以白虎为坐骑?该不会是神仙吧?”

云轻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可是,她就是觉得小白能够接住她。

墨看到这一幕,眼中顿时掠过一抹惊喜。

这个人,还真是会出风头,不过不可否认,他喜这种风头。

破碎的衫,有许多凌乱的布条,若是放在平时,必然是狈的,可是骑在小白的背上,那感觉就完全不同了,布条随着小白的跑动飞扬着,就仿佛是林中的仙子一样。

“宗靖王子,为何还没有杀了云轻?”看台上一隐蔽的地方,一人蒙着黑面,正是斗场的主人。

他略有些恼怒地看着宗靖。

宗靖微抿着唇,他留下云轻自然有他的用意,只是,没有想到,云轻竟会在此时念力升级,而且,还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阁下急什么,这么多的和奴,阁下认为云轻一个人,就能应付得了?”

“那是你没有看过云轻的能力!”那地下斗场的主人不悦说道。

宗靖没有再说话,只是眯着眸子看着场下,他也想看看,云轻的能力到底到了什么地步,又是不是真的能帮他jin ru那个地方,拿到他想要的东西。

小白一lu向前,对着迎上来的数只猛根本不放在眼里。

它为圣,天生对我百有一种威压,只是,现在的这些猛都被药物和笛声乱了心智,除了杀戮的之外根本感觉不到其他,因此,还是吼叫了一声,就向着云轻扑了上来。

云轻轻斩拍小白,小白子一顿就停了下来,在原地高昂着头鼎,脸上都是不屑的表。

就在那几只猛几乎快要扑到上的时候,云轻忽然伸出手,低沉而威严地喝道:“停下!”

念力,顺着云轻的以动作,往那几只野脑侵袭而去,然,它们都被药物和笛声控制着,然,它们什么都听不进去。

可是,听到云轻的话,却还是忍不住停住了脚步,眼中现出既挣扎又痛苦的神来。

笛的声音再次响起,的又急又快,那些猛们眼睛再次发红,本已停下的脚步微微移动,似乎又要扑上来。

“停下!”云轻再次喝道,声音,也比之前威严了数倍。

那些猛们不住地在地上刨着土,挣扎至极,云轻目光豁地抬起,一下望上看台的某个角。

她生平,最恨的就是用药物和手段对付动物的人,这会让它们都失去本心,沧为只知杀戮的机器。

她不会忘记,她上一世的时候,正是因为那只白虎被喂食了药物,而且在体被植入了刺激源,所以才会把她扑下了山崖。

本以为这种事是只有在她那个时代才会发生的,没想到在这个时代也有,而且,手段还要更恶劣。

这管这个百园是谁造的,她都绝不会放过后面的人。

笛的人没想到云轻突然看过来,那目光跟针扎似的,笛声瞬间断了一瞬。

云轻在这个瞬间看向面前的这些野,念力更是加一层,念头如细细的水一般分散到场中的每一个动物脑中。

“停下现在的动作,我会帮你们……”

她天生,就与动物们有着亲近感,她的话和念头,比任何东西都要更有效。

顿时,有一只小熊一下趴倒在地,对着云轻地方向匍匐子。

好像水一样,有一只做出了这样的动作,其他的动物,也纷纷都做出了这样的动作。

小白大人高傲地哼了一声,载着云轻往场中央的方向走去。

奇迹出现了,小白每走过一,那里的猛就会匍匐子,在云轻前恭敬地低下头。

墨与洛尘目中皆是露出惊讶又欣喜的光芒。

他们早知云轻的念力不同凡响,可是没有想到,上到天级之后,然会逆天的这么夸张。

这场面,简直是百臣服。

只是,猛们虽然臣服了,但那些奴们却并没有。

他们方才似乎是被云轻出现的场面震住了,攻击有了一时的停顿,这才能让云轻慢慢走过来。

可是,当一阵尖细而又似有似无的哨声响起,他们顿时像是又被上紧了发条似的,向着墨和洛尘大吼着攻击过去。

茶茶在一边死命地想要阻止她的父亲和,她哭叫着说道:“爹,,你们醒一醒,快醒一醒啊!”

可是没有用,他们好像已经什么都认不出来,只知道前面的墨和洛尘是他们的敌人。

似乎是觉得茶茶阻挡在前面很是麻烦,茶茶的父亲忽然两手一张,就握住了茶茶的左右双肩。

“危险!”云轻吓坏了,大声叫道:“茶茶,小心!”

此时,洛尘也看到了,他眼疾手快,顺手将边的一头猛死尸了出去,然后一伸手,把茶茶拉到了安全的地方。

茶茶的父亲拉茶茶没有拉到,却拉到了只死尸,但这对他也没有什么影响,他双手一分,只见空中瞬间血雨纷飞,那死尸竟被他直接拉成了两瓣。

一瞬间,看台上的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但紧接着,他们又呐喊起来。

刺激,今天的表演实在是太刺激了,以前,虽然也有奴,可是顶多是力气稍微大一点罢了,哪像这一次的奴,竟然这么厉害,简直有种万人敌的感觉。

墨和洛尘的面十分凝重,这些人怎么会这个样子?

方才他们交手的时候,墨和洛尘就已经发现了,这些人力大无穷,动作也十分敏捷,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好像没有痛觉似的,就算伤到了他们,他们也不会叫一声疼,就算断了他们的骨,他们仍能姿势怪异地站起来,好像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已经断了。

对付他们,除了杀了之外,毫无办法。

可是对着这样又大力又敏捷的人,想杀了他们,谈何容易?

云轻催着小白一lu急奔,很快到了墨和洛尘的面前,翻下来。

墨一见,顿时黑了脸。

“谁让你过来的?蠢!”不ke气地喝道,可是手中却是一拉,直接把云轻拉到了自己的后。

云轻心头暗叹,殿下,关心人就不能好好说嘛?难道非要用这个字表达才行?

想想,似乎每次墨不她把自己陷入到危险之中的时候,都会说这个字。

对于这一点,云轻也是无奈了。

“云轻,你不该过来。”洛尘也低声说道,显然对云轻自险境很是不。

但无论如何,云轻都已经来了,他们也不可能再把云轻赶出去。

而且,就算他们赶,只怕云轻也不会出去。

两人还有小白将云轻在中间,专心地对抗着外面的那些奴。

这些奴真的很难,除了杀了,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云,云……”

茶茶哭着跑到云轻跟前,拉着她的衫说道:“云,这不是我爹他们的本意,他们也不想这样的,你跟那两位子说说,不要杀他们,求你了,不要杀他们好不好?”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