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邻家小说网 > 小说库 > 误你倾城

更新时间:2021年10月29日

误你倾城(慕时涵(千叶飞梦))最新章节_误你倾城全文在线阅读

误你倾城

作者:慕时涵(千叶飞梦)分类:古言小说类型:青梅竹马

江润州有两个儿子,长子江缙,次子江解。江缙前半生继承父亲的衣钵,酷爱研究厚重的书本,从文学青年到哲学博士斯斯文文过了四十年,著作等身。04年江缙辞职美国研究所的工作回国,在众人大跌眼镜的错愕中宣布弃文从商,以国外强大的资本力量为支撑,在强手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中午,江宸的父亲江缙匆匆赶到,厅中不少宾客见到他来,都笑着近前寒暄。

说起来自民国至今,江家历经政治风浪却能保持长盛不衰,这与江家各代传奇人物的奋斗不是无关。江缙这一辈也是如此。

江润州有两个儿子,长子江缙,次子江解。江缙前半生继承父亲的衣钵,酷爱研究厚重的书本,从文学青年到哲学博士斯斯文文过了四十年,著作等身。04年江缙辞职美国研究所的工作回国,在众人大跌眼镜的错愕中宣布弃文从商,以国外强大的资本力量为支撑,在强手云集的电商市场长袖挥舞,硬生生从国内最大的B2C的电商手上分得一杯羹,近些年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已从电商市场外触及高新科技研究、房地产、医药等众多行业。与此同时,他弟弟江解在宦海浸沉数十载,步步扎营,也到了今日手握一方权柄的地位。

两兄弟在各自领域成绩斐然,今天的宾客名义是为江润州拜寿,其实不少也是冲着二人而来。

说起来也怪,江缙虽已从商多年,行人处事却仍是文人做派,并不善周旋人际。正被众客围得脱不开身时,江晴笑盈盈地过来解围,低声在旁说老爷子今天身体有些不适,一上午都没有从书房下来。江缙闻言忙暂辞宾客,去往楼上。

楼梯转弯的玄关处,见到乔萝正扶着叶楚娟下来,江缙不免怔了怔

乔萝自然不想被卷入此间的暗潮汹涌,说了声:“爸,妈,我先下去招呼客人。”便下了楼。

叶楚娟望了江缙一会,上前一步,伸手整了整他的衣领。江缙头微微一挣,似颇有不适,却终究没有避开。叶楚娟只当不察,温婉一笑:“领带有些歪了。”放下手,默然片刻,柔声道:“上去吧,爸在等你。”

江缙欲言又止:“楚娟……”

“我知道你这一个月在忙什么,你不必解释,”叶楚娟通情达理地微笑,“今天是爸的寿辰,有些事现在不适合谈。我会在家里等你,你随时可以回来拿走属于你的东西。”

她平静的言辞下没有任何情绪的波动,唇边的浅笑也一如她素日待人的谦和有礼。江缙望着她却是一脸震惊,再想拉住她时,她却抬手借拉披肩的动作避开,绕过他慢步下楼。

.

下午的时候客人渐渐多起来,江缙也终于将江润州从书房请出,满厅的宾客这才有了恭贺祝词的对象。乔萝本就不热衷应酬,见如今的局面已无须自己在这里勉力支撑,便藉由又回到凌鹤年那。

凌鹤年和几个老友已去了江宅,冯阿姨给乔萝开门,陪她一起到客卧。

江宸仍安稳睡着,冯阿姨拿走他额上敷着的湿毛巾,在冷水中镇了镇,又重新给他敷上。

“小宸中午起来喝了碗粥,吃了药又睡下了,”冯阿姨悄声告诉乔萝,“之前量过了,温度低了些。”

乔萝轻声说:“谢谢阿姨照顾他。”

冯阿姨笑着摇摇头,出了房间留他二人独处。

乔萝坐在床边,看着江宸的睡容。

江润州已过世的夫人是中葡混血,因而其后代都是头发卷曲、轮廓深刻,带有明显洋化的特征。江宸病中虚弱的脸色极为雪白,衬着他浑然天成的俊美五官,不知为何竟让乔萝想起了传说里中世纪那些终年不见天日的贵族吸血鬼。

睡梦中的他忽不安地动了动,手伸出被外,将额上湿巾拨开。

乔萝皱眉,手背贴上他的额头,见温度的确低了很多,便将湿巾放回盆中。

再看向他时,他的脸庞已微微朝□□侧,眉眼对着光亮的方向,渐渐舒展。乔萝想,是不是只有在这个时候,两人相处时他才能褪去所有逼人的尖刻与刺人的锋芒,安宁沉静,一如初见的时候?

乔萝在房中蹉跎了半日,直到傍晚的时候江宸醒来,她还在百无聊赖中翘起指尖在桌前坐弹琴状。感觉到身旁有人注视,她侧过头,对着他大梦初醒的目光,一笑:“醒了?”不等他回答,叫来冯阿姨,又给他打了一针,这才拿了从江宅带过来的干净衣服,对江宸说:“你去洗个热水澡,再换衣服吧,晚宴快要开始了。”

江宸并不去接衣服,只静静看着她的眼睛,指望能从里面找出她今天事事反常的缘由。然而她只从容淡定地笑着,让他并不能得其要领,修长的手指揉了揉眉,他说:“谢谢。”接过衣服,进了浴室。

乔萝耐心地在外面等着。

十五分钟后,果然见他只围着一块浴巾,不顾发上、身上水珠直滴,就走到她面前。

反应着实有些慢,看来真是烧糊涂了,乔萝心想。

江宸盯着乔萝,眉目一时黑得凛冽,慢慢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还没和我说?”

“对,有件事是想和你商量下,”乔萝微笑以对,“寿宴后趁着全家人都在,不如通知一下长辈们我们要离婚的事?”

江宸不敢置信地盯着她,恼火:“今天是爷爷的寿辰!”

“可是爷爷已经问过我了,我不得不说实话,” 乔萝脸上满是抱歉和无辜,说,“就是那本杂志,不仅你注意到了,爷爷也注意到了。”她看着神色僵冷的江宸,轻轻一笑:“杂志的前一页是你爸和童依依占了满幅的大照片,你不会没看到吧?”

“你是故意的?”江宸这才从前事中彻悟,眼中的愤怒一点一滴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寒流下骤起的风暴,正将他所有的情感冰封。

“对不起,我让爷爷失望了,”乔萝低下头,真心诚意道,“江宸,事已至此,我们拖不下去了,放手吧。”

“放手?”他冷笑,看着她,厌恶而又痛恨地,“你别忘了,是你欠我的,我还没有开口,你没有资格要求我。”

乔萝无奈地说:“是我欠你,我会还你。你要我怎么还?”

“怎么还?”江宸伸手抬起她的脸,猛然低头,唇压上她的,辗转反复,肆意纠缠。他因发烧而舌根发苦,根本感受不到昔日在她唇舌间品撷过的甘甜。唇与舌在激烈的针锋相对中互不避让,直到她在他刻意发狠的嘶咬下发出轻微的痛呼,他才停下来,头靠在她肩上,灼热的呼吸轻扫她颈侧的肌肤,炙得她阵阵发抖。

他说:“我要你做一个妻子该做的,你能吗?”

乔萝说:“只是这样?”手指轻解衣扣,竟是毫无迟疑的。

“小乔!”江宸紧紧握住她的手指,终于开始绝望,“你以前从不是这样。”

“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可以都给你,”乔萝悲哀地说,“可是阿宸,我的心早已经死了,你没有必要再和我纠缠在一起。”

“心死?”江宸垂首,将她抱入怀中,“如果我能让你心不死呢?你还能不能重新爱?”

乔萝默默无声,江宸的唇贴着她的耳边,轻轻说:“如果我说,孟秋白的死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别的女人。你的心还会死吗?”

.

顾景心和叶晖到江宅时,晚宴差不多要开始了。主桌上没看见乔萝,顾景心四处寻找了一大圈,才终于看见通往花园的昏暗小道上,江宸拖着乔萝的手正快步走来。两人入了大厅坐到江润州身边,江宸笑着不知道说了几句什么话,江润州先前恹恹无神的脸色明显高兴起来。

顾景心坐在隔壁的桌上,见乔萝顾盼之间分明是有些魂不守舍,江公子对着父母的垂问也是心不在焉,而江缙夫妻虽坐在一起,相处却是若即若离。顾景心按捺不住八卦的心,对叶晖说:“你看江家一家脸色都怪怪的,难道乔萝和江宸分居的事长辈们都知道了?”

“那是人家的家事,”叶晖低声叮嘱她,“你多什么心。”

顾景心轻哼:“要不是因为乔萝是他们江家的媳妇,我才懒得管。”话虽如此,她的眼睛还是时不时飘到主桌上去,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心中只觉好戏登台一般的精彩,又对叶晖压低声说:“我回国之前听说有个姓江的有权有势的人在外包养了个女明星,这人底是江公子的亲爹还是他的亲叔啊?”

“顾景心!”叶晖脸色冷下来,瞪她一眼,“你能不能少说两句?”

顾景心笑嘻嘻地看着他的反映,恍然大悟状点头:“我明白了。”

叶晖拿她无可奈何,说:“你安静些吧。”

顾景心飞扬一笑,不以为然,想了想,低头在手机上迅速敲了一条短信发出去。

寿宴开始前,江润州高举酒杯,对来客表示了感谢,又说了些回忆过往和勉励后辈的话,在众人的掌声和乐队的奏曲中饮了满满一杯酒。而后晚宴正式开始,江晴找的是擅长上海菜的大厨,咸淡适宜的精致菜式让江润州颇为满意。

酒宴过半,来回敬酒的人渐渐多起来,顾景心在满厅热闹中找了个机会拉起乔萝说:“走,去透透气。”

乔萝这时酒已经喝多了,浑身轻飘飘的,像被牵线的木偶一般,让顾景心极容易地便拉了出去。

“你要先走?”站在花园外的小道上,被夜晚的秋风一吹,乔萝终于有点清醒,见顾景心背着包,不耐烦地用脚踢着路边石子,便知道她想做什么。

顾景心果然抬头朝她笑:“我让松风开车来接我们,叶晖的生意和里面一些人有关系,估计一时半会还走不开。对了,苏可的那个什么男朋友回来了,你知不知道?正好今晚大家可以一起见面聊聊,你和我们在一起,肯定就没有那么多心事了。”

乔萝摇摇头:“景心,我还不能走。”

“你不走?”顾景心奇怪,“你不是告诉我今天江老头肯定会问你和沈宴的事,你还要借机告诉他你和江公子已经分居多年,就要办离婚手续了。难道你没说?”见乔萝低着头沉默不答,顾景心挥挥手,大大咧咧说:“就算没说吧,这里面现在已成了纸醉金迷的名利场,你我都不适合这样的场合,也帮不上什么忙,早走为妙。”

“景心,我知道你是好意,可我走不了,”乔萝轻轻叹了口气,“我和江宸刚答应了爷爷,这两天留在这里陪他。”

“这样藕断丝连的是什么意思?”顾景心皱眉,“难道你和江公子又不离婚了?”她伸手摇摇乔萝,提醒她:“萝萝,你根本不爱他不是吗,又何必为难自己?你可不要犯糊涂啊!”

“正是为了不再糊涂,”乔萝看着轻雾漫起的夜色,慢慢说,“有些事,我不想再逃避。”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